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毛泽东赞彭德怀诗的两个不同版本图

2019-04-10 22:03:30

毛泽东与彭德怀

毛泽东赞彭德怀的六言诗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收录在《毛泽东诗词集》中、在军中久已流传的版本,一个是1962年彭德怀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凭记忆写出的版本。这首六言诗的两个版本大体相同,但在字词使用上有很大差异,有一句完全不一致,总共24字竟有9字不同,如果加上位置的改动可说有11字不同。诗学界对此少有人细究,其实很有细究的必要。 《毛泽东诗词集》中收录的流传版本 《毛泽东诗词集》中收录的《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是个在军中流传久远、影响广大的版本,其诗云: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诗词集的编者在注释中介绍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时说:“中央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吴起镇时,宁夏马鸿逵、马鸿宾的骑兵跟了上来,毛泽东和彭德怀拟写了一份电报,主张给马家骑兵一个打击,以防把敌人带进根据地,电文有‘山高路远沟深’句。击败追敌骑兵后,毛泽东写了这首诗,首句即用电文句,但改‘沟深’为‘坑深’。据《彭德怀自述》1书第二○六至二○七页说,彭收到这首诗后,把诗的末句‘唯我彭大将军’改成‘唯我英勇红军’,然后将原诗送还了毛泽东。” 同时,编者又交代:“这首诗最早发表在一九四七年八月一日《战友报》(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主办)。”从注释可见,该诗入编源于1947年发表的流传本。 但为何毛泽东1935年10月在战场上写下的赞美彭德怀的诗在1947年被公之于世呢?可以提供的背景是,彭德怀率两万余西北野战军在陕北与胡宗南20余万大军周旋,于1947年5月歼敌一个旅获得“蟠龙大捷”,同年8月又歼敌36师主力取得“沙家店大捷”,使西北战场情势逆转,解放军从此占有主动。喜报4传,《战友报》(1947年8月1日)以《毛主席的诗》为题首次公然发表毛泽东赞美彭德怀的六言诗。不过,报社在编辑时并未向毛泽东索取原稿或经毛本人校阅,只是在按语中说:“这里搜集到毛主席在长征中所作的两首诗词”(另外一首是《清平乐·六盘山》)。《战友报》在编辑时却将史实弄错了,误以为该诗是毛泽东创作于红军突破腊子口战役以后。新中国成立初期,1954年庆祝八一建军节之际,《解放军报》沿用《战友报》刊登的原诗原注,将之再次发表。1957年,《东海》文艺月刊亦准备刊登这首诗,该刊编辑部于2月6日致信毛泽东要求校阅诗稿,信中仍沿用《战友报》的误注,把该诗说成是红军获得攻打腊子口战斗成功后毛泽东在发给彭德怀的作战电报中的诗句。百忙之中的毛泽东,则在1957年2月15日的回信中简单地解释说:“编辑部同志们:记不起了,仿佛不像。拉(腊)子口是林彪同志指挥打的,我亦在前线,不会用这种方法打电报的。那几句不宜发表。” 毛泽东的记忆显然是正确的,因此他不赞成《东海》发表是天经地义的。不仅如此,他经手编辑、文物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毛主席诗词十九首》也未将该诗收入其中,并且1963年出版的《毛主席诗词》也没有将该诗收入其中。当然,这或许与该诗的艺术品位有关,毛泽东当时只搜集、整理、修改他认为是上乘之作的诗词。但后来1976年出版的《毛主席诗词》,一样没有收入该诗。

这首诗正式收编入《毛泽东诗词选》是在1986年。该选集由长期任毛泽东秘书的胡乔木主持编辑,中央文献研究室的编辑人员根据多方可靠史料,证实毛泽东创作这首六言军旅诗的基本情节确凿无误后,便首次将之收入其中,并增加题目为“给彭德怀同志”。该选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自此,这首流传数十年的诗作正式入集。 《彭德怀自述》中回忆的版本

中医为什么可以治疗牛皮癣
怎样医治白癜风好呢
自我治疗早泄的方法与偏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