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太平天国两大宝藏之谜太平天国宝藏在哪里

2019-05-17 22:55:41

太平天国有两个至今未能解开的迷团:一个是天京藏宝之谜,一个是石达开大渡河藏宝之谜。 大张旗鼓的太平天国运动曾盛极一时,但到了后期,却腐化成风,日渐衰落,终究自己给自己敲响了丧钟。这场声势浩大的农民革命不仅没有促进当时中国社会的发展,反而给当时的中国社会带来了更大的破坏和灾难。

分析其失败的主观缘由,主要有:一是农民阶级的局限性。提不出切合实际的革命纲领,广大将士参加革命的目的其实不明确;定都天京后,领导者贪图享乐,生活极其腐化,特权思想膨胀,他们钩心斗角,争权夺利,造成人员分裂、政局混乱。二是战略上的失误。独师北伐,无后勤保障,犯了兵家大忌。客观缘由主要是:中外反动权势勾结起来,联合绞杀了太平天国。清廷有官军,有强大的地主武装,帝国主义有先进的武器,太平天国很难抵挡,其最终的失败在所难免。

搜遍全城无货财

1864年,太平天国的末日终于来临。首府天京(今南京)陷落后,湘军如洪水猛兽般地进入天京,地毯式洗掠全城达三日之久,可称得上是挖地3尺,捞尽了天国首府里所有的浮财。

因“历年以来,中外皆传洪逆(清统治者对洪秀全的蔑称)之富,金银如海,百货充盈”,湘军领袖曾国藩与曾国荃弟兄怀疑还有更多财宝窖藏在地下深处。

但曾国藩奏报同治帝搜查“贼赃”的情况,却说除了两方“伪玉玺”和一方“金印”,别无所获。

且看曾国藩写给朝廷的奏折:“逮二十日查询,则并没有所谓贼库者。询问李秀成,据称:昔年虽有圣库之名,实系洪秀全之私藏,并不是伪都之公币。伪朝官兵向无俸饷,而王长兄、次兄且用穷刑峻法搜刮各馆之银米。苏州存银稍多于金陵,亦无公帑积贮1处。唯秀成所得银物,尽数散给部下,众情翕然。另外则各私其财,而公家贫困等语。臣弟国荃谓贼馆必有窖藏,贼身必有囊金,勒令各营按名缴出,以抵欠饷。臣则谓勇丁所得贼赃,多寡不齐;按名勒缴,弱者刑求而不得,强者抗令而遁逃,所抵之饷无几,徒损政体而失士心。因晓谕军中:凡剥取贼身囊金者,概置不问;凡发掘贼馆窖金者,报官充公,违者治罪。所以悯其贫而奖其功,差为得体。然收复老巢而全无货财,实出微臣意计以外,亦为从来罕闻之事。”

曾国藩明明白白地上奏“克复老巢而全无货财”,顿时,物议沸腾,多以其奏为谎言。

朝廷对曾国藩还是十分信任的,曾折奏闻七往后,便迅速下达了一道“理解万岁”的批谕:

“逆掳金银,朝廷本没必要利其所有。前据御史贾铎具奏,故令该大臣查明奏闻。今据奏称:城内并没有贼库,自系实在情形。”

天京究竟有没有宝藏

忠王李秀成被俘后,曾国藩与曾国荃都审判过这位太平天国后期的“擎天柱”,其中有一条问:“城中窖内金银能指出数处否?”李秀成就利用自述来对付曾国藩。他在自述里十分奇妙地做了委宛叙述,然后分别引出“国库无存艮(银)米”、“家内无存金艮(银)”的结论,搪塞了曾国藩。天京城陷时,全城的口号是:“弗留半片烂布与妖(太平军对清兵的蔑称)享用!”

太平天国在南京惨淡经营10载,一直就有洪秀全窖藏金银财宝的传说和“金银如海”之说。攻打南京城的湘军十分相信这个说法,待到破城之日,湘军四处掘窖,曾国藩乃至还发布过“凡发掘贼馆窖金者,报官充公,违者治罪”的命令。就是曾国藩在给朝廷的奏报里,也公然提出过“掘窖金”的话。

按太平天国的财产管理制度,所有公私财产都必须统一集中到“圣库”,人们生活的必需品由圣库统一配给,百姓若有藏金一两或银五两以上的都要问斩。这类制度使得太平天国的财富高度集中,为窖藏提供了可能。“圣库”制度在太平天国后期“天京事变”后已名存实亡。

李秀成在临刑前的供状中说:“昔年虽有圣库之名,实系洪秀全之私藏,并非伪都之公币。伪朝官兵向无俸饷,而王长兄(指洪秀全)、次兄(指杨秀清)且用穷刑峻法搜刮各馆之银米。”这就说明“天京事变”后,太平天国政权由洪氏嫡系掌管,“圣库”财富已成洪秀全的“私藏”。而洪秀全进入天京后便脱离了大众,避居深宫,十年未出。如果没有其亲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天王府。其他异姓诸王遭到的猜忌更是愈来愈深。天王府成为洪秀全唯一信赖和感到安全的地方,如果要窖藏的话,最有可能就在天朝宫殿地下。

据历史文献记载,当年天王洪秀全在南京建天朝宫殿时,自然是倾“全国”所有,掠各地奇珍异宝于宫内,其他王府也都藏有金银珠宝。

天王府当时并没有被湘军全部毁掉,有很多还未烧尽,当年的核心建筑“金龙殿”仍然存在,百年来,从来没有谁对其地下进行过勘察。“金龙殿”下边到底有些甚么?天朝宫殿地下有没有藏金?真是扑朔迷离。

直到辛亥革命以后,还有军阀想要掘太平天国窖金发财,但不知甚么缘由,最后并未下手。

关于宝藏有以下两种说法:

湘军入城后,曾国荃的部队是最先进入天王府的,相传曾国荃挖得洪秀全的藏金而入私囊,为毁灭证据,最终一把大火烧了天朝宫殿。清人有笔记记载,洪秀全的窖金中有一个“翡翠西瓜”,是圆明园中传出来的,上有一裂缝,黑斑如子,红质如瓤,朗润鲜明,皆是浑然天成。这件宝贝后来竟然落在曾国荃手中。

当年湘军劫掠天王府时搜寻得很仔细,乃至连秘密埋在天王府内的洪秀全遗体都被挖了出来,焚尸扬灰,一大批窖金怎会发现不了呢?所以,曾国荃得窖金的说法有许多人愿意相信。

还有一种说法是蒋驴子、王豆腐靠太平天国窖金致富。近代学者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载:“宁俗好以绰号呼人。暴富人家,皆有绰号。如王豆腐,即其家曾业豆腐也;蒋驴子,即其先有人赶驴子也。”位于城南三条营二十号的蒋寿山故居主人,就被人戏称“蒋驴子”。蒋寿山,苏北淮安人,为人诚恳忠诚,清咸丰年间,随父流落南京以赶驴为业。太平军攻破南京后,“蒋驴子”投军养马。被忠王李秀成赏识,升为驴马总管。听说他得到了太平天国的窖藏而富甲江南,人称“蒋半城”。大富商王豆腐相传也是靠得到太平天国的宝藏而富起来的。

石达开宝藏之谜

除天京宝藏之谜外,太平天国还有一个宝藏之谜。

据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的《宝藏的故事》记载,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带领的太平军覆灭于大渡河前夕,把军中大量金银财宝埋藏于某隐蔽处。石达开当时还留有藏宝示意图,图上写有“面水靠山,宝藏其间”八字隐训。

抗战期间,国民党四川省主席刘湘秘密调了一千多名工兵前去发掘。在大渡河紫打地口高升店后山坡下,工兵们从山壁凿入,豁然见到三个洞穴,每穴门均砌石条,以三合土封固。但是挖开两穴,里面仅有零星的金玉和残缺兵器。

当开始挖掘第三大穴时,为蒋介石侦知。他速派古生物兼人类学家马长肃博士等带领“川康边区古生物考察团”前去干涉,并由“故宫古物保护委员会”等电告禁止发掘。不久,刘湘即奉命率部出川抗日,掘宝之事终于被迫中止。根据研究人员赴现场考核后判断:该3大洞穴所在地区和修筑程度,似非为太平军被困时仓促所建。石达开究竟在这里有没有藏宝,也成了历史未解之谜。

而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说法是,在重庆南川市铁厂坪有段传说,当年石达开西征途中曾途经南川,留下了一批宝藏,只要找到了1处名为“太平山”的位置,就能找到石达开宝藏。

为此,后来曾有专门采访过这两处地方。两地的文物部门都肯定了石达开部队在当地的活动,说:“至于宝藏,不好解释,找不到东西。”

和世界上所有藏宝之谜的复杂性一样,太平天国的两大藏宝之谜至今仍未解开。这仅靠文物部门的气力肯定是不够的,我们希望这些埋在地下深处的宝物能早日重见天日,以造福人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