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云水剑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释然_1

2020-01-17 19:26:01

云水剑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释然

叶风有些唏嘘,似乎这一幕离他已经太远太远了,格外怀念,他目光里闪过一丝温暖,抬手做了一个虚托的手势,而令“剑”惊讶的是俯下的身子竟是不自觉的直起,自有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驱动。[词*书/阁]cishuge

“贺喜家主武功又精进了”“剑”面色有些激动,要知道叶风之前解决魔门叛乱的时候功力还未突破第九层,武功不过比他们二人稍高一点而已,而如今却已是天差地别。从叶风这一手虚托的功力看,绝对要在一流高手之上。

叶风摇摇头,苦笑道:“算不得精进,不过是通过这次武功尽失的挫折,让自己对剑法的见解又深刻了点。”

“家主自然是天纵奇才……”要论对剑法的痴迷,这“剑”也算是痴狂,而且他不似别人分习得数种防身之术,他从头至尾只有这剑意一向,因而若是论剑,他绝对可以和华山岳掌门一较长短,但此时,其也不免流露出对叶风的羡慕之情。

“咳咳……我不服……”被部下搀扶起的东瀛头领怨毒地盯着他们,断断续续低喝着,“他们是谁?呵呵,想不到一直潜伏着,我竟然是毫无察觉……我不服,我想不通,为何你叶风手下还有这种高手?”

“阁下妄想来我中原兴风作浪,若只是这般情报能力,你也无怪乎失败了”叶风嗤笑一声,直言数落道,令得还剩下的东瀛人眼眸含煞,,但叶风毫不在意,抬手指着流水二人,自豪道,“但确实不能怪你,他二人素来低调,皆是我叶家云水楼的数一数二的刺杀高手,可以是我叶家的基石人物”

二人见自家家主就算功成名就后,也无一点架子,更是死心塌地,又得叶风如此推崇,不免皆是有些羞涩,唯唯诺诺地应着。

现在,这二人在魔门多日,也算得上是魔门的一分子,而柔儿贵为魔门圣女,自然是他们的上级。[词*书/阁]柔儿见这两个大老爷们露出这般羞怯的神态,不免有些脸上无光,娇喝数落道:“瞧你们两个的出息,都老大不小了,还露出这小女孩情态,平时的镇定去哪了?”

说话间,柔儿抬起柔荑狠狠地在二人的额头上敲着,虽然柔儿年纪小,但已然做魔门圣女数年之久,功力也早入了江湖黑榜,算得上声名鹊起,再加上魔门内部等级森严,二人被柔儿这般驳了面子,倒也不见恼怒。

婉儿看着好笑,将柔儿拦下,疑问道:“妹妹,你之前说‘他们,,还让我和风哥哥别担心,所依仗的就是他们吧,似乎风哥哥刚刚早就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了呢”

“这倒没有,多日不见,你们二人的隐秘功夫倒是愈发精进了,我也是刚刚知晓…”叶风摇摇头,赞叹道,“婉儿,我因为有云水剑法,对于周围气息把握稍好一些而已。”

柔儿略微迟疑,有些忐忑地望了眼叶风,眸子里尽是忧色,檀口翕动,欲言又止。

婉儿自然极为聪慧,见这妮子咬着嘴唇,不住地望着叶风,便是有了些许明悟,试探道:“恐怕是京城的那位通知他们的吧,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魔门这次是倾巢而出吧呵呵……以这个时候来解决事情,确实是一个好时机……

叶风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便是知道这次的事情恐怕又是那位算无遗策的“剑仙”的杰作,只是他要比柔儿要看得真一些,冷笑一声,道:“流水,是京城的人拿着柔儿的魔门圣女信物去魔门的吧?”

“不错开始我们还不信,但那人说得煞有其事,又将如今中原的局势道出,陈述利害关系,并拿出了‘一剑倾城,凌如是尚在人间的证据,并承诺魔门可以趁此机会返回中原。最终,在魔门内部再三权衡之下,我们便连夜赶路,直达洛阳了。”流水说得轻松,但恐怕也是有着一系列的纠葛,才让魔门长老们下定决心吧。

听到这里,叶风眼中的复杂一闪即逝,抬眼瞧着柔儿的笑脸,无奈道:“柔儿,你我都知道青姨多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而罪魁祸首就是京城的那对母子。那个女子这般做,不过是想对魔门做出补偿,也算是对青姨作出补偿。”

“师父……”柔儿俏脸上升起一丝黯然,紧走几步,将俏首枕在叶风的肩膀之上,喃喃道,“公子,我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与他们当面对质,为师父讨一个说法。可他们说为了你,现在他们还不能死,等到事了,他们会来负荆请罪,任凭我们处置……”

“这……”叶风心中一颤,有些默然,自他登上了叶盟盟主之位,便是知晓着身处高位的心态,因而他的处事方式也在悄然改变着,让自己努力达到一个上位者的气度。

可以说越是在高位上呆久了,就越是孤傲,可就是这样的两个已经在江湖上纵横多年的人,却是放下身段,为当年的过错忏悔。既然长辈们能放下身段,那他们做后辈的是不是也应该退一步,或许,这段恩怨是不是到了揭过的时候了?

叶风心中纠结,不免又想到家族人惨死的情景,曾起誓无论如何也要报仇的他悲哀的发现他自己终究无法将手中的剑真正指向那对母子,毕竟他们是叶风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亲人。

或许是柔儿猜到叶风的心中所想,又或者柔儿本身心中就是如此之想,声若蚊呐般地道:“公子,我觉得我们应该原谅他们……”

说着这话,柔儿又有些忐忑地望了眼叶风,见叶风脸上并无变化,松了一口气,便是又道:“不知怎的,我应该很恨很恨他们的,就是因为他们,师父郁郁而终,公子身负血海深仇,但当我当面看到他们哭泣,说事后任凭我们处置,我就恨不起来了……公子,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傻妮子……”叶风心中一叹,将柔儿拥入怀中,此时他所能做的唯有顺其自然,但他瞥了眼依旧不住颤抖的外族人,眼中渐冷,喝道:“流水,你们二人快点解决他们若是我没猜错,恐怕其余各处已经交手,既然对方早有准备,定有一番恶战,正好魔门弟子到来,这次轮到我们主动出击了”

“是”二人轰然应命,手持利器,一步步朝着东瀛人走去……

婉儿眉间有丝惆怅,望着拥抱着的叶风两人,眸子里有些幽怨。叶风有所察觉,偏头瞧见婉儿的神色,心中一沉,他方才记起了这女子也是身负血海深仇,那对母子也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念及此处,叶风放开柔儿,有些踌躇地望着婉儿,想要问问她的想法,却不知如何开口,沉吟许久,才不过轻道了声:“婉儿……”

婉儿轻轻摇着螓首,抬手捧着胸口,轻语道:“风哥哥,你不需要多说的,你应该清楚我一直都是听你的。不论你做何种决定,我都支持的我没关系的,说起来也是风哥哥最苦,因为杀害自己族人的人竟是自己的至亲……”

“婉儿姐姐说得对,嘻嘻,婉儿姐姐说的就是奴家想说的……”柔儿蹦蹦跳跳地跑到婉儿身旁,伸出纤手攥住婉儿的藕臂,还不忘吐了吐香舌,得意一笑。

叶风与婉儿面面相觑,不禁皆是哑然失笑,被柔儿这一打岔,倒是把愁绪消去不少。叶风望了望面前巧笑倩兮的两个女子,眸子里闪过一丝柔情,一股温馨在心中油然而起,是呢,他只需去做他认为对的事就好,不管怎样,他的身后依然会有几个倩影在等待他……

提供无弹窗的文字章节阅读和txt电子书免费下载

衡水市妇幼保健院
文山州妇幼保健院
承德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衡水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天津治疗早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