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韩昇中国在唐代就曾帮助朝鲜抗击过日本侵略

2019-06-07 22:56:37

  7月以来,先是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引起轩然大波,再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韩国中韩关系“秀恩爱”,还有中国首次允许媒体刊登韩国“东海”主张广告、中韩将联手拍摄纪录片《万历朝鲜战争》的消息穿插其间,有关东北亚三国的新闻话题接二连三,让人应接不暇。近日,早报记者采访了复旦历史系韩昇教授,听他解读古代东北亚的国际关系以及其中的关键人物唐太宗。韩昇认为,中韩关系从新罗时期开始趋于稳定,总的来说,和平友好相安无事一直到清朝的甲午战争。唐朝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把东亚各国纳入到以唐朝为中心的国际体系里,在这个体系里,无论朝鲜半岛怎么变,是新罗、朝鲜还是高丽,它和中国的关系都不会变。

万历朝鲜战争中,明军援助朝鲜抗击入侵日军的情景图

朝鲜名将李舜臣亲笔《崔希亮壬乱捷报》书目。

  东方早报:古代中国、朝鲜半岛以及日本之间的关系如何?

  韩昇:谈古代东亚中、韩、日之间的关系,尤其对朝鲜半岛,要分开来看。长期以来朝鲜半岛南部的新罗、百济是隋唐的盟友,而北部的高丽与隋唐有冲突。后来新罗统一了朝鲜半岛,并与唐朝达成了一种默契,就是唐朝允许它独立并统一朝鲜半岛,它则在唐朝的国际关系秩序里作为一个友好的国家而存在。

  中韩之间的关系从新罗时期开始趋于稳定,总的来说,和平友好相安无事一直到清朝的甲午战争。所以唐朝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把东亚各国纳入到以唐朝为中心的国际体系里。在这个体系里,无论朝鲜半岛怎么变,是新罗、朝鲜还是高丽,它和中国的关系都不会变,始终是稳定的、以儒家文化为基础的和平友好关系。朝鲜半岛的国家是独立的,也是中国历代王朝所保护的属国,任何重大的外来侵略发生时中国都会保护它。这种稳定的关系延续了1400多年,一直到现在。

  再看日本。唐朝以后日本逐渐强大,希望在东亚秩序里建立起以日本为中心的新秩序。征服朝鲜是目标之一,因为需要打通朝鲜半岛作为跳板。在朝鲜史书《三国史记》中可以看到,日本从倭国时代开始就有攻打朝鲜半岛的记录。到了隋唐时期,特别是发生在公元663年的白江海战(现在韩国锦江)一役之后,日本也被纳入了唐朝的国际体系。白江海战是一场东亚世界的大博弈,日本调集27000人、400多条战船—这在古代是不得了的大部队,和唐军决战。决战的结果是日本全军覆没,退回国内修筑工事50年,没有再侵略朝鲜半岛。

  直到丰臣秀吉时期,日本出现了大变局。丰臣秀吉是第一个以征服朝鲜半岛、进一步征服中国为目标的日本领导人。他提出了三部曲,先征服朝鲜半岛、再征服中国。后来的甲午战争也是一以贯之的思路。这是日本的战略选择,从来没有变过。

  朝鲜半岛是日本打通大陆的第一个跳板,但它又受到中国的保护,因此在这个背景下产生了中日力量的角逐,爆发点就在朝鲜半岛。

  如果丰臣秀吉征服了朝鲜半岛,中国的东北地区就会暴露在一个强大的、极端好战的倭国面前,下一步就是以中国为战场展开的争斗,这对明朝有直接的威胁。同时,明朝的国际关系体系会崩溃,因为明朝作为宗主国有保护属国的义务,一旦明朝的国际体系崩溃,东方世界也会大乱。

  中、日对朝鲜的政策很不一样。

  以唐朝为例。唐朝的对外政策很清楚,它希望和周边邻国有友好稳固的国际关系。当新罗独立并且承认唐朝的国际体系时,唐朝不仅承认它的独立地位,还在经济文化上援助它。新罗对唐朝的承认是通过朝贡来实现的。唐朝在厚赐的同时,也应对方国的要求,把典籍、历法、兵器和技术产品相赠,甚至派遣学者和技术工匠进行文化传播和技术支援。其实是为了建立一个稳定和平的国际环境。唐朝并不想在朝鲜半岛上获取具体的经济文化利益,相反,唐朝是输出的一方,并且保护朝鲜半岛的独立自主,条件是朝鲜半岛承认这个国际秩序,服从于这个体系。

  而日本对朝鲜的政策始终是掠夺性的战争,要获取具体的利益。比如丰臣秀吉就很明显,出兵朝鲜就是要征服朝鲜。朝鲜国家的历史书《三国史记》(高丽史家金富轼在1145年以汉文写成的正史,记载朝鲜三国时代的历史)、《三国遗事》(高丽时代僧侣一然所编撰,以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国为记述对象的史书)最好的版本,都在日本。

  东方早报:唐朝所要建立的东亚秩序是怎么样的?它如何能够结束长时间以来的战乱纷争,实现东亚秩序的建立与稳定?

  韩昇:唐朝始终想建立一个稳定的以唐朝为核心的国际关系体系,把唐朝力量所能及的地方都纳入其中。但唐朝并不想把开拓的土地并进唐朝作为直属领地。唐朝采取羁縻政策—这是一个比喻,就像给牛马套上缰绳一样,有所约束,能够驾驭。羁縻政策承认国家民族自治独立,唐朝不派官也不派兵,只要求你承认这个国际体系。唐朝版图三分之二是羁縻州,三分之一是直属州县。新罗是在羁縻体制下独立的。唐朝在新罗是设置了鸡林州都督府(注:唐朝在新罗领土上设立的羁縻都督府,都督由新罗王担任)的。羁縻体制建立以后,建立了稳固的、和平的、世界性的国家关系。

  维护这个国家关系的成本都是由唐朝来承担的。唐朝对于臣服的国家,很多时候不但不收税,反过来在经济文化上去支援它。经常来朝贡的国家都是周边国家。中国的王朝的回赠常常高于贡品。中国古代王朝以此向属国显示自己的富有和强大,第一让归属国有好处可拿,第二让他们不会有异心。这是维持和平的重要手段,后来的统治者,一直到清朝都在沿用这种办法。

  唐朝为了建立这个秩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因为它要承担的是世界义务。举个例子,吐鲁番出现动乱,唐朝去平息动乱,在军事上只需要5000人的军队,但是为了维持这5000军人的战斗力,需要有10万人的后勤部队。上千公里的长途跋涉,需要有人把粮食和水运去,一车的粮食,可能只有一袋是士兵吃的,其他的让后勤运输人员吃掉了。成本非常高。

  但是领导国际体系的国家确实有利益。对于唐朝来说,光是军费就省下一大块。如果周边不安宁,需要养几百万军队来防守。而且军队养多了,内政也会成为问题,军人跋扈,国内政治不稳,形成恶性循环。唐朝前期军费开支一直不大。到唐玄宗控制力弱了,周边国家乱了,才出了财政问题。

  在今天的新疆库车这个地方当年有个小国,向唐太宗“请求内附”—请唐做宗主国,他们做臣属国。唐太宗拒绝了。他讲了一个道理:如果我是一个好大喜功的皇帝,一定会接受。因为我可以昭告天下,看,远不可及的地方国家都主动来归附我。但为什么要拒绝他呢?因为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地方为臣属国,我们就要承担起保护它的义务。从唐朝派一支军队到库车这个地方去保护,这个成本是唐朝承受不起的。

  东方早报:你在新著《唐太宗治国风云录》中讨论了唐朝的国家向心力所在,唐太宗在对法制的推崇之外是否还在思想方面有所强调?

  韩昇:法制化是难能可贵的,但是法律只是底线,还要讲道德。作为一个国家,要有国家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唐太宗执政23年,国家工程一项都没有,和隋朝截然不同。藏富于民,工程让老百姓做,这就有了民营经济发展的空间。国家要做的是建立核心价值观。公平正义,就是唐朝的核心价值观。

  唐太宗认为国家的核心工作不是工程,而是把社会的诚信建立起来,把社会的国家认同做起来,把道德准则、依法守法的观念建立起来。通过恢复儒学、文化传统,把国家向心力凝聚起来。比如唐朝办的学校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从中央到乡都有学校;也是当时国际上最好的,唐朝的大学里一大半学生是外国人,可以留下工作,日本人都当了秘书监—那是唐朝宰相级别的官职。唐朝大量用外国人。

  这样从顶层设计、制度建设到国家文化三个方面,我希望能从唐太宗治国的经验中看到唐朝的盛世是如何奠定的。

黄石最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宿迁治牛皮癣的医院
青州最好的整形美容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