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广东洪兵围攻广州军事舆图初考

2019-05-25 23:50:38

咸同年间的两广洪兵起事,是中国社会由古代向近代转型初期规模最大的会党起事。它用时10余年,泛滥两广,影响及于江西、湖南、贵州数省,对当时两广社会的各方面,乃至太平天国时期全部南中国的战局,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正是鉴于这一点,中外学者对此早有关注,论文、著述迭见。广州是咸同洪兵起事初期最重要的中心地带,各路洪兵蜂起之后,即对作为广东省会、南中国*与经济中心的广州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围攻,驿路断绝,内外震动,使广东当局者坐困孤城,号令几不能出城半步。洪兵围攻广州之役,实为咸同洪兵起事的高潮之一。[②]但对这1重大事件的研究,由于现有文献记载之不足,却相对简略。[③]英国国家档案馆

[6][7][8][9][10] ... >>

(The National Archive,U.K.)庋藏有两广洪兵起事舆图共十余幅,其中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这部分舆图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军从两广总督衙门和广东巡抚衙门所掳走清朝中文舆图中的一部分,由于历经展转,又大多没有记载绘制的作者和时间,因此学者一般较难查阅和利用,前人还没有重视。[④]本文简要介绍其中3幅,以期引发研究者的兴趣。

图1在英国国家档案馆的编号为F.O.931/1079,在线目录注为:1850s,Military map of Canton and environs with comments。原图手绘,彩色,尺寸为39×26 厘米,无方位标识

[6][7][8][9][10] ... >>

,以所绘广州省垣六门,可知约为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所绘范围,南起广州北门,北至江村、蚌湖、鸦湖,西自石龙、鹤冈等地,东到萧冈、峻冈一带,更东标注有“山外燕塘一带”、“白云山”、“黄婆洞山路”、“五雷岭”、“磨刀坑口路通燕塘”等字样和图示。图中绘有广州城北附近三元里、南村、江村、石井、金溪、石龙墟等地名百余处,用红笔加圈,并用红色标识主要道路,用点绘河流水面,注有流花桥、官桥、江村海等地,及“渡头”字样多处(详见附图)。

图一的核心内容,是关于“贼人”行军线路与驻扎情况的详细示意图。图中怀清社、升平社两处标注“贼巢”,萧冈注“贼寓所”,均加红圈。峻冈至望冈间道路注“贼或由此往来”。桥头市、官桥墟至江村渡头间、石井至小坪大坪间,及石门、莘村、海头间道路,均注有“贼由此来往”字样。从龙湖渡头往南到滘心再到浮山、亭冈、石井间的道路,有三处标注“贼来路”。三元江、南冈与沙滘墟渡头河面上注“贼船多泊此”。石门东南河面注“贼囗”2字,后面之字模糊不清,不能分辨。以上估计为绘图者所重点关注的区域,故图中做了大比例绘制。石龙墟、鸦湖、江村、官桥墟等处也是此图关注的重点,均标注出距广州城北门的具体里数,其中石龙墟旁注“自北门至石龙墟约六十里余”、鸦湖旁注“自北门至此约五十里余”、江村旁注“自北门至此四十里”、官桥墟旁注“自北门至官桥三十里”。另外的地区,则只按方位做了大致标识。

[6][7][8][9][10] ... >>

图的上方及左下角附有大段说明,图上方的文字为:

今之贼,陆路多由鸦湖、石龙、南村三路而来,水路多由金溪、鹤冈两路而来,结巢于怀清社及大坪、小坪、峻冈诸地面,分答刂于升平社、石井墟、张村及石门、莘村、亭冈等处。本无壁垒险隘可倚,第日间进剿,兵进一步、贼即退一步以回避,故难尽灭。惟择一合战天色,到三四更时分,令精兵假贼旗号,衔枚掩灯,突围其巢。如墟市则围社学闲店,村庄则围祖祠神庙闲厅。遇山路则握险以截其来往,遇溪涧则断桥梁以绝其犄角。而我兵则自有应援,或虚或实,令其不测,则贼可尽擒矣。况贼乏火炮,所恃藤牌以挡炮,竹枪以卫牌。如

[6][7][8][9][10] ... >>

图&n

[6][7][8][9][10] ... >>

bsp; 一

日战,我兵可用二丈余长大锋利钩枪,或用两人,或用1有力者持以标之,则牌可破而炮难挡矣。持长枪者,须预储枪刀于本队卒,迨标弃长枪后,即别取刀枪于队卒之手,齐同刀牌枪钯,随鸟铳后杀进过去,则贼技穷矣。至列阵可效鸳鸯三才阵法。○近闻贼往花县、从化处打单,被本(地)土人纠众数千截杀二百余人,现欲托花邑宋扌为谦讲和云云。似此正好着两邑贤绅,授以粮草兵器,令约期统率乡民从北而来,仍着伊假贼旗号,方不见疑而易行,使他击其后而兵弁攻其前,则贼必破矣。○至兵弁民壮,俱宜禁他白(自?)掠人财物、妄捉无辜、烧毁房屋(圈点为原图所加—引者按),则民心安而情悦矣。

图左下角的文字为:

如石门上水深海阔,上纳江村白泥金溪诸流,下通横沙峰冈槎头诸海,宜经常使用二3拖船及快蟹,泊此处以堵截金溪白泥沙滘往来贼船。○近又闻贼在江村、高唐现装二丈龙艇一百六七十只,以备夜间水战,又欲买旧船数十,载草灌油,乘风纵火云云。

[6][7][8][9][10] ... >>

图一原来没有标注绘制时间,英国国家档案馆在线目录注为1850年代,据此可初步推断,图1反映的是咸丰年间广东洪兵围攻广州的情况。按咸同两广洪兵起事,首发于东莞。咸丰四年五月十五日,何六(又称何禄)、袁玉山等在东莞石龙镇竖旗公然反抗当局,2十二日攻占东莞县城,远近震动,各处会党聚而应之者众。六月十一日,陈开等竖旗攻占佛山,随后即有李文茂等在广州北郊竖旗响应。到六月中旬,李文茂与甘先同称“统领水陆兵马兼事粮饷大元帅”,扎营于江村等地。陈显良等又随而起于广州东郊一带,进驻燕塘。各地洪兵很快对广州城形成了联合围攻之势,并于2十六日大举进攻。文献对此有简略记载,称陈开起后,“省北何子海、朱子仪、豆皮春、李文茂等亦聚众数万应之,以江村为老巢,以佛岭市为大营,萧冈、龙塘观为辅翼。迄西自石井、石门、金山、官窑直接佛山,东以燕塘为老巢,三宝圩为后应,环逼省垣。”[⑤]图一所示情况,与此隐约相符,可见图1的绘制时间,当在咸丰4年六月中旬以后,不会早于六月10一日

[6][7][8][9][10] ... >>

。又六月十九日,甘先与朱子仪、曹春林等在花县远龙墟竖旗起事,并于翌日攻占县城。尔后甘先率兵南下,与李文茂汇合,并联系东、西两路洪兵进军广州北郊,会攻广州。因此图一的绘制时间,还应在六月二十日之后。而六月2十四日洪兵在牛栏冈伏击清军,阵斩副将崔大同、游击洪大顺、把总容腾龙等,[⑥]并乘势直趋三元里,逼至北郊,于2十六日分三路进攻广州,在西关青龙桥一带与清军激战。[⑦]这是震惊广州内外的重大事件,如当时守卫西关的草场汛外委黄贤彪曾在驷马庙斩获洪兵首领一名,“即命兵携贼首领绕城示众。众知贼败,人心遂定。”[⑧]但图1对此只字未提,且牛栏冈、三元里等地亦未纳入重点关注范围,故可推断绘图日期应在咸丰4年六月二十四日之前。

由此可初步考证,图1绘制于咸丰四年六月二十日至二十四日间(西历

[6][7][8][9][10] ... >>

1854年7月14日至7月18日),反映的是洪兵首次围攻广州前夕的进军路线与驻扎情况。据文献记载,洪兵进驻广州北郊后,广东当局命崔大同等率兵往江村等地弹压,“探报至,崔大同不信,不整队而出,遂遇害。”[⑨]其中提到的“探报”,是不是与前述图1有关,尚无法考实。但崔大同出城前有可能见到过此图的有关内容,因图中还没有提到洪兵势力已及于牛栏冈、三元里等地,崔大同等又可能受到图上“第日间进动,兵进一步、贼即退一步以逃避”等文字的暗示,方于日间大意进军,而有牛栏冈遇伏阵亡之事。如果这1推测成立,则图一也许就是洪兵围攻广州前夕清方根据有关人员的“探报”绘制的军事性舆图,绘成于六月2十二日到二十三日的可能性最大。

图二编号F.O.931/1892,在线目录注为:c.1854, Military map showing one sector of Canton and the area north-northwest of Canton, including Shih-chiao, 60 km. from Canton。原图很大,彩色,尺寸为131.7 × 65.2 厘米。无方位标识,以所绘广州附近地名,并参照前图,大约为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但无严格的方位与比例。所绘范围,南起广州北门,北至竹料墟、车公潭、黑泥迳一线,西自石角墟、潭村、缯步、南岸村等地,东到龙眼洞村、长湴村、岑村一带。图中形象地绘出并标注广州城北附近主要村落、山脉、河流及道路名称(详见附图二)。 图 2

图中城北保厘

<<[11][12][13][14][15][16][17][18][19][20] ... >>

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要如何选择
庆阳治疗妇科医院
牛皮癣怎么治疗比较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