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老红军忆抗战初期贺龙如何给官兵作动员

2019-04-16 02:42:02

核心提示:贺老总接着说:这是为了抗日!我们戴上这个玩意(他顺手接过一顶缀有青天白日帽徽的军帽),这只是外观变了,而我们红军的本质一点也没有变。外表是白的,头脑里仍然是红的。我们是“西瓜政策”。外绿里红。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0年8月7日第7版,作者:邵君 齐明利 杨维国,原题:《贺老总给红军战士作动员》 人物小传:刘达,江西宁都人,1911年生,1929年参加革命,兰州军区联勤部拱星墩第二干休所副军职离休干部。红军时期任中央纵队红星医院第一所(中央高干休养所)看护长时,护理过董必武、邓颖超、蔡畅、徐特立、林伯渠、吴玉章、何长工、罗炳辉、张宗逊等党和红军的干部。长征路上,因掩护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而负伤。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经历了反扫荡、百团大战、延安保卫战、晋西北战役、成都战役等重大战役战斗。 8月1日,笔者在兰州军区联勤部拱星墩第二干休所造访了老红军、原西北军区总医院院长刘达。抗战初期,刘达曾凝听贺龙在一次动员大会上作的报告。那个报告通俗、管用,鼓舞人。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不久,部队传达了毛泽东、朱德的命令:我红1、2、4方面军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二方面军列序为120师。这1突如其来的变化转达到各基层单位时,大家议论纷纷,很不理解。接着上级又发来国民党军队的青天白日帽,红军战士看了更是群情激奋。一些人讲风凉话,有的干脆拒绝佩戴,甚至将其踩到脚下。 那时,刘达任红2方面军休养所1所所长。他记得,为了疏通大家的思想,红2方面军总部决定在庄里镇召开直属单位动员大会。大会由甘泗淇主任主持,贺老总作动员报告。贺老总首先讲到日军大举进攻,红军应当誓死抗日。接着他说:张、杨爱国将领“西安事变”之举与“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有利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构成,这是我党和全国人民在政治上的重大成功,是国家和民族之幸。讲到我军当前的任务时,贺老总提高了声调。他说:同志们!长征的胜利,“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民族统一战线的构成,这一连串的事变和发展,迫使国民党同我党合作,共同抗日。有的同志对换上国民党军队的帽徽感到迷惑不解,头脑一时转不过弯;有的闹情绪、发脾气、骂娘,这都是出于气愤。现在我要给大家讲清楚一件事:国民党反动派是我们的死敌,可我们现在还得换上国民党军队的帽徽。这是怎么回事啊? 贺老总接着说:这是为了抗日!我们戴上这个玩意(他顺手接过一顶缀有青天白日帽徽的军帽),这只是外观变了,而我们红军的本色一点也没有变。外表是白的,头脑里依然是红的。我们是“西瓜政策”。外绿里红。贺老总讲到这里时,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笑声四起。贺老总手中掂着那顶军帽,也意味深长地哈哈大笑。“红军万岁!”“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响彻会场。 贺老总的一番话,驱散了笼罩在红军战士心头的迷雾。甘泗淇主任指导各基层单位要讨论贺老总的讲话。贺老总补充了1句:思想通了,也可以不讨论。 刘达回想当时的情形感叹道:我军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管用。自从听了贺老总的动员后,红军战士如释重负,部队情绪十分高涨,很快就斗志昂扬奔向抗日的战场。(解放军报)

治疗癫痫的中药有哪些
开封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男性阳痿诊治方式是什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