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层层加价服装价格虚火烧到谁

2019-06-10 08:59:05

层层加价 服装价格“虚火”烧到谁?

眼下如气温一样“高烧不退”的是物价。市场对于6月CPI涨幅突破6%的预期高涨,而普通老百姓更切实的感受是什么都在涨、涨、涨! 在北京平民“时尚地标”之一的西单,专柜林立的大悦城里,放眼望去一件普通的T恤动辄两三百元,一件品牌连衣裙打完折之后还要五六百元,甚至在主打平价“快时尚”的优衣库、H M里,去年99元能买到一条裤子,而今年最便宜的一款也要149元,涨幅接近50%。而在“淘货一族”喜欢的西单明珠、华威,往年40~50元就能拿下的衣服,今年砍到70元老板就摇头了。 然而,在1000多公里外的中国纺织重镇无锡、杭州,不少服装生产企业却并没有因此而大发一笔。一位在服装业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大概有30%的中小企业只能维持微利,能实现盈利的最多也就20%,主要是品牌企业。 价格虚火 但王保奎告诉,这次是他2008年以来第一次上调价格。 王经营的服装公司生产的自有品牌腾冠衬衫主要通过超市销售。一件成本大约80元的衬衫,在超市里的标价是120~130元左右。和去年相比,今年每件衬衫价格上调了15元左右,涨幅在15%左右。但说起利润,他表示尽管销量有所增加,和去年相比利润却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勉强维持在6%左右。可今年以来,仅工人工资的涨幅就达20% 。 “我们零售商看起来利润最大,其实商场才是最终的赢家。”上述销售主管表示,为了保持人气,商场经常要举办促销、减价活动,这些折扣都要零售商买单,不把价格标高一些,利润率直会接受爱影响。据她透露,目前标价的惯性上涨幅度在30%左右。 形势迫涨、惯性追涨,一张价签背后是多重因素构成的价格虚火。 中小企业生死关 价格涨上去了,那消费者买账吗? 以服装消费重镇上海为例。据上海服装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5月上海十大商场服装大类商品共销售96.5万件(套),同比下降28.6%。其中占据销售份额约1/3的女装2011年5月末累计销售量为195.2万件(套),同比减少8.8万件(套),同比下降4.3%,但是销售额9.93亿元,同比增长21.1%;平均销售价格为508.5元/件(套),同比增长26.5%。 显然,有品牌服饰公司从这轮价格上涨中尝到了实际的甜头。 在保定,一位给美特斯邦威做服装加工的经营者表示,这类品牌服装对生产企业有很大的议价能力。今年零售价格普遍上涨10%~30%,但是他们付给生产商的加工费用并没有相应的增加,在生产环节的费用上涨基本上要靠生产企业自己来消化。“他们有品牌,在服装业品牌决定价值。所以他们在销售环节能够几倍甚至十几倍加价销售,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从这轮价格上涨的行情中获利的。”他说。 面对商场里的“高物价”,不少精明的消费者选择转投络消费。 这个趋势从络服装销售的火爆数据中可以得到印证。淘宝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女装排在交易份额的第一位,占比达到了10%以上。男装、女鞋也在10名以内。而2010年,在淘宝上成交的女装份额已经达到了383亿元。而包括麦考林、梦芭莎在内专门做服装站的更是受到热捧。前者在美国上市,后者也拿到了8位数的风投。 “如果不讲究牌子的话,几十元一条的连衣裙并不少见,如果不讲究当季的话,一些品牌服装也能以3~4折的价格买到。”消费者唐媛说。 这些交易数字背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几近完善的供应链。 从面料到销售,房长君过去两年间把这整个供应链“走”了一遍。他透露,除了规模比较大的几家有实力的络服装运营商有自己的合作工厂之外,大部分普通销售服装的店还是在传统的批发市场渠道进货。 据了解,出厂成本价为90元的同款连衣裙,店可以以120元的价格拿到,之后店以190元的价格卖给在东莞的经销商。而这条最终出现在东莞某商店柜台的裙子标价已经是400元以上了,即使打7折,也要280元。遇到“爆款”(最畅销单品),有时一个大店的出货量能相当于一个省级代理商的出货量。 和店合作成了不少中小型生产企业维系生存的途径之一。生产环节的成本上涨压力较大,面对大的品牌合作商又没有议价能力,出路之一就是加快自己的资金周转速度。 即使是这样,现在也是低于200元的服装是销售状况最好,价格再高销量也不行了。 房长君透露,市场上一般品牌的加价率是6倍到10倍,但是店的平均加价率仅为1.~2.5倍。所以即使走量很快,没有规模优势、品牌优势的中小型生产企业利润仍然很薄,现金流都绷得很紧,一不小心就会垮掉。 “难以预期的原料价格和劳动力上涨前景,未来肯定还有一批中小生产企业会倒掉。”王保奎预测。 在王看来,劳动力价格上涨成了推高生产成本的重要因素。 继去年全国多省市宣布调高最低工资标准之后,普通企业今年的用工成本正在迅速提升。以杭州市为例,4月1日新调整之后,月最低工资标准从去年的1100元/月涨到1310元/月,提升了210元,涨幅接近20%。这个涨幅几乎成了今年人工成本上涨的标杆。 杭州本心服装公司总经理房长君最近已经开始为秋冬羽绒服备货。今年人工价格在65~120元/件,而去年的平均水平则是45~80元/件。一件标价1000元的羽绒服成本大致在300元左右,按这个计算,人工成本在总成本中的占比甚至能到1/3。 房告诉,目前在杭州一个技术熟练的工人月薪能开到3000元以上,而就这样,还不一定能招到人。 “一些工人干脆就在老家开一个厂,不来打工了,还有一些熟练的技工他们不愿意和工厂签订长期的合同,只做临时的工作,那里出价高就去那里。所以有些规模小的企业为了不停工,硬着头皮也要用他们。”房说。 而原材料价格则是另一个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 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年夏装价格普涨与去年下半年棉价暴涨有直接的关系。 去年5月底,棉价约为12500~13000元/吨,但去年第四季度,棉价最高时达到了32000元/吨,涨幅接近2倍。尽管棉价自今年开始有所回落,但目前也在22000元/吨左右。不少企业今年的春夏装原料则是在棉价高位的时候购买的,而夏装以棉布为原料居多,因而构成了这一季服装涨价的基本动因。 尽管原材料在上涨、劳动力成本在上涨,但是这两项生产企业最叫苦的涨价幅度却并不能完全覆盖成品服装标价牌上的数字涨幅。 一家女装专柜的销售主管则表示,消费者在商场里看到的价签上的价格往往是出厂价格的数倍。这是因为服装从工厂到柜台,中间可能经历多重代理销售的环节,目前这每一个环节的毛利增幅在15%左右。代理商由于要承担库存压力,以及进入商场的扣点和各种杂费,所以代理商会将进价提高数倍之后进入零售终端。 就这样,一件从工厂出门不过30元的衬衫,辗转到了省级代理商手中可能变成了40元,等流入市一级的代理商时,价格已经能涨到60元。然而它们会以什么样的价格被消费者买走,还要看这些服装最终到达的零售终端。业内人士表示,加价多少最终由品牌知名度决定。“一般品牌可能加价率在5倍左右(即进价×6),知名品牌甚至能达到10倍,国际顶级品牌更是高达几十倍。除此之外,不同的零售终端也会影响加价率。例如一般社区商场的零售价格就低于闹市商圈。最后这件衬衫的价格可能会到300元~700元区间。”

微商城分享领券怎么做到
微信小程序开发
痱子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