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就在崔浩死后1個月公元450年7月劉義隆

2019-05-26 11:00:14

閑話南北朝之天下歸一——烽煙再起(1)就在崔浩死后一個月,公元450年7月,劉義隆正式下達詔書——

向北魏开战!

一场惊天动地的南北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宋军兵分三路,由东向西依次——

东路军,由辅国将军、青冀二州刺史萧斌统帅,主力6万余人,其中1万水军由宁朔将军王玄谟、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镇军谘议从军申坦率领做为全军前锋;武陵王刘骏率预备队随后跟进。东路军的作战任务,扫清鲁南之敌后,转兵向西,策应中路军对河南的攻势。

中路军,由太子左卫率臧质统帅,部下骁骑将军王方回、 建武将军刘康祖、右军参军梁坦等从寿阳北上;主力10万大军;南平王刘铄率所部做为中路军预备队。中路军的作战任务很清晰,直扑许、洛(许昌、洛阳)。

西路军,由雍州军和梁州、南、北秦州部队组成;前者以随郡王刘诞为统帅;后者以梁、南北秦三州刺史刘秀之为主。两支部队前者走洛阳盆地,从武关西进;后者从汉中出发,向北魏仇池、陇西地区发起进攻;得手后掉头向东,与雍州军夹击北魏关中地区,乘机攻占长安。

为了协同指挥各路大军,刘义隆在他和各路大军之间还设立了一层指挥机关——

江夏王刘义恭负责协调东路和中路大军的作战行动;司空刘义宣负责协调宋军西线的作战行动。

安排终了,3路大军择日出发。

战役之初,各路宋军均进展顺利;东路宋军在萧斌指挥下,连克碻磝(山东省莊平西南)、乐安(山东省章丘县北),此处的北魏官员闻风丧胆;宋军缴获了大量粮食。其后,萧斌带沈庆之驻防碻磝,掩护东路大军侧后,由王玄谟单独率部西进,目标直指北魏黄河防线上的重要据点——滑台(河南省滑县)。

中路宋军由汝南、寿阳动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便顺顺利利的打到了虎牢关下。

而宋军的西线战场更是异常顺利;八月份,宋军出兵,边走边打,连续击多支北魏军;最大的一场胜仗,当场斩杀了3千多魏军,俘虏了2千多;西路雍州军不仅超出河南攻克了陕城,乃至连潼关都一并拿下;而另一支部队,也顺利实现了第一阶段战役目标,扫荡了仇池、陇右之后,掉头东进,按计划准备跟雍州军合击长安;北魏关中动摇,“四山羌、胡咸皆请奋”。

这么看,北伐情势一片大好啊!

但是,接下来,宋军自己掉链子了;准确的说,东路宋军崴泥儿了。

崴泥儿的地方,滑台;崴泥儿的人,王玄谟。

从写拙文《闲话两晋》起,滑台就一直是文中的常客,老早之前的石勒、慕容垂、慕容德、桓温、刘裕,都曾在滑台逗留过;而本文中,远的不说,之前到彦之北伐的时候,曾把滑台拿下来,可惜后来没守住;也就是从那会儿开始,滑台被北魏收入囊中。

可能有大胸弟会好奇,滑台为啥有这么高的出镜率?

简单说几句吧——

那会儿的滑台,大体上就是现在河南省滑县;翻翻地图,这地方离黄河非常近;按照一些史料记载,当年的滑台城就建在黄河边儿上,城外二十步就是黄河。

当然这不是滑台牛的地方;滑台真正牛的地方,是她离黄河上一个重要的渡口——白马津非常近,出城往北30里。哦,对了;说到这儿,看过三国的大胸弟应当有印象,关羽斩颜良就是在这儿(“公乃引军兼行趣白马,未至十馀里,良大惊,来逆战。使张辽、关羽前登,击破,斩良。遂解白马围,徙其民,循河而西。”)。。

所以历朝历代各路神仙对滑台的争夺,其实是对滑台覆盖的白马津的争夺。

那末白马津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白马津是黄河下游最为重要的津渡之一,说她是个要命的地方,一点儿都不为过;从白马津向东南,随随便便就能抵达徐淮地区;从白马津向北,过黄河就是广袤的河北大平原;从此地动身,顺黄河、转渭水,可以直达关中长安城下;而从白马顺流而下,则是青、齐地区。

而对白马津的军事地理价值,汉代郦食其给刘邦分析天下形势的时候,说过这样一段话,‘收取荥阳,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大行之道,距蜚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效实形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高阳酒徒不止能喝,眼光也非常老辣,他把白马津和荥阳、成皋、蜚狐口并列看成争天下的关键,可见此处的价值不菲。

反过来,就北魏和刘宋而言,白马津在拓跋焘手里,等于建了个南下的前进基地;而对刘义隆来说,那意义就更大了,滑台和白马津在手,不仅意味着身后的淮河平原有了屏障;更进一步说,拿下此地,相当于为下一步继续北伐找到了一个坚实的立足点。

这么要命的地方,按说宋军就该派个靠谱儿的人来;遗憾的是,来的这位王同学,也确实能要人命,要自己人的命!

王玄谟,字彦德,山西祁县人。咱上面提到这位,在下说他是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武将。其实说他是个武将,真真儿辱没了武将这个称呼,这就是个废物,而且还是个自以为是的废物。

王玄谟资历很老,老到可以追溯到刘裕时代,不过他在刘裕手下没混出来;这点跟到彦之挺像。

王玄谟跟到彦之类似的第二点,这俩都是从荆州起家的;到彦之是刘义隆到荆州后,拿着自己的老脸当船票上了后者的大船;王玄谟到荆州跟的是谢晦,后来谢晦对抗中央,被刘义隆出兵击败,谢晦被杀,王玄谟却很神奇的被刘义隆免了死罪。

打这儿起,王玄谟算是傍上大款了。

由于之前有案底,洗心革面之后,王玄谟突然焕发出惊人的工作热忱,这主要体现在不停的上书,要求刘义隆北伐中原。

这马屁算是拍到点子上了,自打上次到彦之失利,刘义隆其实一直惦记着,啥时候再次发动北伐。现在王玄谟这么积极,不由得刘义隆不大起知己之感。

但是,刘义隆看人的水平真的不灵;史书记载,这位王同志既不能带兵,又不能打仗;宋军将士曾私下里评价王玄谟,“宁作五年徒,不逢王玄谟。”;意思是宁可蹲五年大牢,都不愿意碰见王玄谟;可见其人品之次。

现在就这块料带兵取滑台来了。

要么说这货水平次呢,王玄谟包围滑台,是公元450年7月底,到10月份,拓跋焘的援军都来了,这货还没把滑台打下了呢。

这么一耽搁,北魏开始反击了。

那位说了,你不是说刘义隆要北伐的事儿,拓跋焘知道吗?怎么看前面说的,北魏军除了在西线对付了一下外,中路和东路好像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以致与宋军轻而易举的就从淮河打到了黄河。

这里边儿的原因说白了,其实也简单,北魏跟刘宋什么关系?老对手了!因此对怎样对付刘宋的攻势,北魏已有一套很成熟的方案了,那就是防守反击,我让出黄河以南的地方,稀释宋军的兵力,等你一线部队从野战军变成城防军,这时我再打你反击;这一招屡试不爽,从拓跋焘他爸拓跋嗣时期开始就用,一直用到现在。

这次也不例外,宋军大举北伐的消息传到平城,北魏群臣纷纭建议,赶紧向黄河南岸增派援军;拓跋焘说急啥,看看再说,宋军势大,大不了我们先去阴山避避风头。

不过,别看拓跋焘嘴上说的轻松,实际上他可没掉以轻心;一面悄悄儿的集结兵力,一面密切注视着战局的走向。

注视了2个月,拓跋焘眼中的战局,已然清晰了——

咱们前面说过,宋军北伐,兵分三路。

其实如果各位大胸弟翻翻之前拙文《闲话两晋》部份,您可能会注意到,刘义隆这次北伐的套路很眼熟。

这个,还真没法儿不眼熟。由于这次刘义隆几乎就是克隆了他爸当年灭后秦的套路;同样是兵分三路,同样是东重西轻(兵力配置上)。

但是,套路虽然一样;可仔细比较一下您就会发现这里边儿有几个差别。

其一,刘裕的战略目标和指向性非常清晰,我就是要打到长安,灭了后秦;其二,刘裕北伐时,北方还是乱烘烘的,做为重要变量——北魏,自己周边还一团浆糊,尤其是更北还有个柔然,时时威胁着鲜卑人的安全;其3,对手变了,还记得崔浩当时给拓跋嗣分析战局时说的话吗,当时的后秦甚么状况?四个字:风雨飘摇;其四,刘裕本人亲身带兵上阵,手下将领皆是跟着他从尸山血海中滚出来的北府兵一脉;换句话说那都是久经战阵相当能打的;而且刘裕身旁还有个刘穆之帮他操持后方的一切,老刘同志根本不用为后勤保障费心思。

再看看刘义隆这次北伐,说战略,基本没有;宋军的目标顶多是战役层面的,那就是把黄河以南的地方抢回来。

说对手,刘裕北伐的时候,北方尚未统一,各路政权林立;南方的东晋跟整个儿北方比,个头儿显小,但是如果比单个的身量儿,东晋绝对的大头儿。而宋军这次北伐,北方已完成统一,刘宋的对手是一个蒸蒸日上的整体——北魏;比国力,北魏根本不怕你。具体到统帅个人,刘裕不用说了,基层军官起家,一路厮杀上来,风格强悍;看看他的对手姚泓,完犊子了,小姚同学体弱多病,就是个药罐子;这1比,俩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上。而刘义隆和拓跋焘,以前在下罗列过二人的事迹表,这儿就不多说了。再有,双方参战的将领,刘裕手下都有谁?檀道济、沈田子、王镇恶,这些都是能独当一面的沙场悍将;您再看刘义隆手底下,有扎扎实实的战绩,能叫的响的将领,除咱们前面说过的刘康祖、沈庆之,没他人了。

最后一点,对拓跋焘来说是长处,可对刘义隆而言就是短板了,这就是双方的后勤理念和保障能力。

跟这儿简单说说中国古代战争的后勤保障吧;拜天朝那帮傻逼导演所赐,人们对古代战争的印象停留在打群架的档次。其实如果这么看待战争,那可真真儿小瞧了古人。

古代作战,尤其是古代汉族政权出兵作战,明面儿上是刀光剑影;其实还有一条看不见的战线,那就是后方的补给线。

补给线能延伸到哪儿,政权的边界就固定在哪儿,这是铁打的套路。否则,军队再牛逼,四方征战,开疆拓土;后勤跟不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打下来了,但是守不住,最后不得不撤。

这里边儿挺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诸葛亮六出祁山;军队出动,那就意味着米山、面山;这一点没问题,四川人民勤劳、勇敢、善良,再加上天府之国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虽说没有袁隆平培育的高产水稻,但也能攒下大批粮食;但问题是,这些食粮你怎么送到前线去?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啊,四川北面是莽莽秦岭,路极其难走,有些地方乃至没有路,只能在峭壁上搭栈道;如果有大胸弟旅游去过的话应当对此有深刻印象,先在峭壁之上凿出方孔,然后跟填空一样往里插木头。简单说吧,这就是条单行线,而且还是条只能走人和独轮车的单行线,马车都走不了。

前线10万蜀军的后勤供应,就靠这么一条气若游丝的补给线;孔明先生能打胜仗才怪了!

所以别看诸葛丞相六出祁山,《出师表》写的壮怀激烈;但没用,粮食决定一切;每次魏军只要凭险固守,拒不出战,一段时间以后,诸葛亮就只有一个下场,粮尽撤兵。

那位说了,陆路运输很大程度限于地形桎梏,不是还有水路运输吗?没错儿,相比陆地上的肩挑手扛、车拖马曳,水路运输确切经济实惠;但是这也有个风险,那就是要看老天爷的脸色,比如,战争期间碰上枯水期,河床干涸,船只搁浅,您怎么办?之前不是没有过先例,东晋桓温北伐不就碰到这情况,北伐大军因后勤问题滞留在河南,错过了渡河北上攻击邺城的战机;前燕朝廷迅速启用慕容垂统军,桓温被一战击败。

那为什么说这点是刘义隆的短板,是拓跋焘的长处呢?

说白了吧,这里边儿既有习惯问题,也有现实问题。

如上所述,汉族军队作战,对后勤体系的要求很高;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已经成了历朝历代国家军事行动的指导思想和决策习惯;宋军的统帅部当然也不能例外。而现实问题,那就更现实了,刘义隆的北伐军行将出征的地方,往好了说,那叫游击区,北魏和刘宋你来我往打了好多年;往坏了说,那叫敌占区,你敢指望北伐大军的粮食完全由当地老百姓们‘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来解决吗?

可是后勤这事儿到了拓跋焘手里就简单多了!

怎么说呢?

人这这哥们儿出征从来不带后勤,什么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去他大爷的,用不着;我鲜卑骑兵向来是走一路抢一路,因粮于敌(当然,打到后面他也由于这个观念吃了大亏。)。

好了,这几条儿一摆,刘义隆这次北伐有多大的胜算,您心里估计也就有数儿了。

接着说拓跋焘,视察了两个月,对于战局走向,这哥们儿已然门儿清了——

东路(青州、兖州)的宋军主力已停止前进,仅派出一部向西围攻滑台,而在滑台城下的宋军虽然说把城围的挺死,但并没有争分夺秒的攻城;中路宋军虽然说打到虎牢关下,但急切之间难以攻破此处,也是驻足关前。再看看西路,拓跋焘有点儿闹心,关中地区北魏军几近被宋军压着打,基本上堕入只有招架之功的份儿;但也还在抵抗。

3路战况一综合,拓跋焘得出结论,宋军北进的企图并不强烈,换句话说,刘义隆野心不大;图的,不过还是那点儿地方而已!

这就好办了。

拓跋焘开始着手部署反击。

本文作者:碧血黄沙2016(今日头条)Tags:刘义隆 北魏 崔浩 关羽 黄河

哈登MVP悬了大批美媒名宿反对勇士解说和美记巴特勒是更衣室的麻烦他会严苛对待富尔场均1分的小人物坐了72天冷板凳也能顶替

又香又甜的泰式炒饭怎么做 推荐3种做法
房事未毕,续假一周。
49岁的许晴直播卸妆网友卸了妆就能跟年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