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努爾哈赤的妃子努爾哈赤的大福晉與太子偷情

2019-05-26 10:59:57

后金大汗努爾哈赤的大福晉富察氏被控與太子代善私通,被賜死。隨后代善亦被廢太子。最后告發大福晉的人也被迫殉葬。整件事,唯一的得益者只有皇太極。皇太極繼位以后,號天聰汗,也叫聰明汗。  后金天命五年(公元1620年)三月,關外建州出了件大事,后金大汗努爾哈赤的大福晉突然被廢黜,宮幃以內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據《清史稿后妃傳》載:繼妃,富察氏。歸太祖亦在孝慈皇后前。天命五年,妃得罪,死。子二:莽古爾泰、德格類。女1,名莽古濟,下嫁鎖諾木杜棱。《清皇室四譜》則說:繼妃富察氏,名袞代,天命五年二月以竊藏金帛,迫令大歸,尋莽古爾泰弒之,葬赫圖阿拉。再查《清史稿莽古爾泰傳》,其中有皇太極于天聰五年與莽古爾泰發生沖突,其時曾指莽古爾泰是固嘗弒其母以邀寵者!莽古爾泰后因在此事中對皇太極拔刀相向,被指大不敬,褫奪其和碩貝勒,降為多羅貝勒,又削五牛錄,罰白銀萬兩及甲胄、雕鞍馬十、素鞍馬二。  以此而言,則天命五年被廢的努爾哈赤大福晉乃是富察氏,也就是袞代皇后,她在被廢后為其子莽古爾泰所弒,此事看來仿佛事實清楚無甚可疑,其實不然。  按《清史稿》等書,雖對富察氏之被廢和死亡均言之鑿鑿,但究其根本,卻是出自皇太極與莽古爾泰沖突時的1句責罵,其他則并沒有詳細敘述,乃至連富察氏為什么被廢等等,亦全無交代。  關于這1事件,在建州入關前的皇家秘檔《滿文老檔》中,倒遺存了篇幅頗大敘述相當詳細的記載。然而,大約因當時人人都知這位大福晉是誰,是以記錄者雖然寫了事件過程及其大福晉的身份,卻獨獨未記載其姓名是什么,口口聲聲只說大福晉如何如何。于是這1細微疏忽,導致了后世對這位福晉的身份始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最終竟成了一樁糾纏時間幾近四百年的公案。  這樁公案,還是得從皇太極那句責罵說起。  據《滿文老檔》載,后金天聰五年(公元1631年)八月,皇太極率領八旗貝勒與后金大軍,赴大凌河與大明關外第一名將祖大壽所統的關寧鐵騎決戰。十三日,皇太極與四大貝勒中的3大貝勒莽古爾泰,因部伍之事發生爭執,兩人幾乎發生肢體沖突,當時莽古爾泰拔刀相向,結果為其弟德格類拳毆阻止。  皇太極回營后,當著侍衛們的面,(清朝歷史 )對空大罵莽古爾泰道:爾年幼時,汗父曾與我一體養育乎?并未授以產業!爾所衣食,均我所剩,得依我為生!后因爾弒爾生母,邀功于父,汗父遂令附養于其末生子德格類家。爾眾豈不知乎?爾何得砍我耶?爾原系肌瘦將死之人也!。  細察皇太極的話語,其中有后因爾弒爾生母,邀功于父,汗父遂令附養于其末生子德格類家一句,此話看去似可兩解:一可說莽古爾泰弒母邀功,努爾哈赤令莽古爾泰以后在德格類家生活;二可說莽古爾泰弒生母不成,努爾哈赤令其母在德格類家生活。  但如果當前1解說,因前語說莽古爾泰弒母邀功,若此附養者是莽古爾泰,則此處當云汗父遂令附養于其弟德格類家,而不應該說其末生子,無論是從前言延續還是語義而言,相對于末生子的,可以是長子,而不會是兄或弟。因此,附養于其末生子家的只能是兩人的母親富察氏,而不是莽古爾泰。  除此言語之外,需知富察氏袞代皇后于明萬歷十四年(公元1586年)歸努爾哈赤,若其卒年真的是產生此事的天命5年(公元1620年),期間就有三十五年之久,而這段時間正是努爾哈赤努力擴張最艱苦的階段,頻頻爆發大戰,《清史稿》尚有袞代皇后與努爾哈赤共抗九部聯軍時連床夜話之記載,夫婦2人可謂休戚與共。因此不管其有何過失,若莽古爾泰膽敢有犯上弒母此類大逆不道的舉動,絕無不受處罰之理。但是終努爾哈赤一世,卻并無對莽古爾泰進行處罰,更無剝奪其牛錄等財產令其附隨德格類生活之記載,附養之說根本沒法成立。  所以或有莽古爾泰對其母不敬,努爾哈赤遂令其弟德格類照顧其母之事,故皇太極始有此言,但不應說富察氏就此被殺。若其果為莽古爾泰所殺,又何來附養于其末生子德格類家之說,因而可知,富察氏應并未被莽古爾泰所殺。且這么一來,此事發生的年代也就變得相當不確定,可以是莽古爾泰兩兄弟成家后到富察氏去世之間的任何一個時間段,未必一定在天命五年三月。  又考皇太極這段話,幾近全為夸大其辭,至于并未授以產業!爾所衣食,均我所剩,得依我為生!爾原系肌瘦將死之人也云云,其可信度幾乎是一絲也無有。  莽古爾泰為富察氏袞代皇后嫡出,成年后共領有2十一個滿洲牛錄,而皇太極則是側妃孟古姐姐庶出,領十八個滿洲牛錄。因此不管身份還是實力,努爾哈赤時期莽古爾泰始終在皇太極之上,四大貝勒中反是皇太極的實力和地位最差。如此,又怎能說莽古爾泰并未授以產業!爾所衣食,均我所剩,得依我為生!爾原系肌瘦將死之人也!凡此種種,純屬皇太極當時為泄憤而憑空捏造之語,近乎潑婦罵街,不可認真。  皇太極此種對莽古爾泰的憤恨之語,除權利斗爭和莽古爾泰之粗暴態度外,其中應該有相當部份是因兩人母親的身份而起。  努爾哈赤的元妃佟佳氏,有子諸英和代善,記載不多。以后就是莽古爾泰的母親袞代皇后富察氏。她于明萬歷十四年(公元1586年)為努爾哈赤所娶,卒年按《清史稿》記載為天命5年(公元1620年),但所謂得罪死和被莽古爾泰所軾之言,都出自皇太極的泄憤之語,不足為信,因此其卒年和是不是便是那年被處罰的大福晉,也均屬不確實之事。  又據《滿文老檔》第一函第三冊記載,德格類于明萬歷四十二年(公元1614年)十二月成婚,聯系前說皇太極之附養于其末生子德格類家語,則富察氏之死最少不會早于此年。而在另一皇家系譜檔案《愛新覺羅宗譜》附冊《星源集慶》中,更明確說富察氏死于天命5年二月。按此說,則產生于三月的廢大福晉事,根本與富察氏無關,其時富察氏已死。此先按下不表,容后再論。  而皇太極的母親孟古姐姐,也就是所謂的太祖孝慈高皇后,生于萬歷二年(公元1574年),于明萬歷十年(公元1582年)被許配給努爾哈赤,本來應該是她做皇后的,可努爾哈赤真正迎娶她卻在明萬歷十六年(公元1588年),比迎娶富察氏晚了足足三年,致使其無法成為皇后。孟古姐姐早逝于明萬歷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年二十九歲。  先不論富察氏的卒年爭端,即便天命5年三月所廢的大福晉是富察氏,則孟古姐姐也早已作古多年,無法繼承皇后之位;如富察氏是卒于德格類成家之明萬歷四十二年前后的,依然還是同樣的結果,除非努爾哈赤在明萬歷三十一年之前有廢后之舉,否則孟古姐姐沒有可能繼承富察氏的皇后位置,但所有的史料記載都表明,努爾哈赤惟有在天命5年三月曾有廢大福晉之舉。所以孟古姐姐到死時,應當還是個側室的身份。  至于努爾哈赤后來的大妃、皇后阿巴亥,據《清史稿后妃傳》記載:歲辛丑,歸太祖,年十二。孝慈皇后崩,立為大妃。其于明萬歷2十九年(公元1601年)為努爾哈赤迎娶應該是沒錯的,但說她繼承了孟古姐姐的皇后位置,那就是皇太極其抬高自己母親地位而一相情愿撒的謊了。  不說孟古姐姐和富察氏的卒年,假設阿巴亥繼承的確實是孟古姐姐的皇后位,那就應該是在孟古姐姐去世的明萬歷三十一年(公元1603年)做的皇后,可如此一來又致富察氏于何地?再有,此年即使莽古爾泰也不過十七歲而已,德格類生于明萬歷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其時更是年幼,才八歲而已,遠未到成家年齡,自此上溯則富察氏根本不可能也無法因得罪努爾哈赤而附養于德格類家,倒應該是德格類尚由母親富察氏在撫養才對。  因此,皇太極所說的汗父遂令附養于其末生子德格類家這句話,無論是對其母身份還是莽古爾泰弒母事而言,都是個致命的破綻。  綜上所述,繼袞代皇后富察氏以后的,只能是大妃阿巴亥皇后。皇后這事,和皇太極的母親孟古姐姐無關,這里邊壓根就沒她什么事。但是,皇太極卻因此在爭奪汗位繼承權的道路上,遇到了一個極大的障礙,那就是他的庶出身份,他由此對莽古爾泰母子產生憤恨之情而大肆攻擊,應在情理之中。  既然皇太極的這些話都不怎么可信,那《清史稿》所說的袞代皇后富察氏于天命5年,妃得罪,死,自然也多是空穴來風了。:

张居正奔父丧回乡路上究竟有多奢华

美国媒体如何评价宋美龄

中国古代疯狂皇帝:带领整支大军吃人肉作战

强扭的瓜终究不甜安东尼的迷失基调早在20库里后撤步被吹NBA聊天群炸锅了哈登说出掘金已经裁掉前锋伊曼努尔特里

正月初三将迎来冷空气武汉或降温12
国外高校如何预防极端事件?北京网教育培训
实验室气体减压器的分类和操作要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