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真儒家真工夫儒学之外生活之中读儒家修身九讲

2019-04-11 02:08:15

在这个时代的“沦丧”忧愁中,各种各样的“修身”工夫开始遭到重视,并且从“养生”层面逐渐提升到“养心”层面,这是好事。最近读了方朝晖教授的《儒家修身9讲》(第二版),随之又读了作者所写的该书《第二版问世侧记》,有些感想,谈出来供方教授、同时也供广大读者参考。

作者之所以要作此“修身九讲”,是出于对复兴儒学的期望。作者认为:“儒学的复兴必须从两个基本的出发点出发:经学和修身。这是儒学作为活的学术传统赖以存在的基本前提,没有它们,就没有儒学和儒家了,也别再扯什么儒学现代[注: 时间名词欧美所指的时间跨度为:公元后1936年(1936 AD) - 公元后1968年(1968 AD)[现代汉语规范字典] 现今这个时代;我国历史分期上特指1919年五四运动到现今这个时期;有时也指]化。”(《侧记》)关于经学,这里不拟多谈,由于该书不是谈经学问题的,而是讲修身问题。

作者认为修身乃是儒学的起点、赖以存在的基本条件,这确切是抓住了儒家儒学的一个要点:“自天子[注: 古以君权为神所授,故称帝王为天子。网络游戏《天子》是由蜗牛电子开发运营的一款3D奇幻MMORPG游戏,故事主要围绕着秦、汉、唐、宋、明五大王朝展开,玩家可成为中的一员,或是登基成为一朝天子。]以至于庶人[注: 周朝社会的平民。后世无官爵者亦称庶人。周朝是贵族为主体的社会﹐贵族阶级由天子﹑诸侯﹑卿﹑大夫﹑士诸贵族等级构成。妻妾众多﹐子孙繁衍的贵族﹐依照宗法制度规定﹐唯嫡长子(即大宗)得继承父爵﹐嫡妻的余子和众],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这确切是儒家儒学的一个基本特点。

接下来的问题是:何谓修身?如何修身?作者自陈:“本书深受宋明理学传统影响[注: 影响(之一)yǐngxiǎng【work in concert with;support by coordinated action】∶呼应;策应内外影响,同恶相成。]。”“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发现宋明理学所代表的儒家实践传统是不能丢的,关键是它在今天能不能激活。现代新儒家学者试图结合现代性来激活它,事实上做得并不成功。”“我这本书试图从当代人的切身状态出发来做一点激活的工作。”(《侧记》)这就是说,此书意在激活宋明理学的修身传统,进而激活儒学。

但是,作者又说:“本书并不追求什么玄而又玄的形上之道,更不谈论深不可测的高人境地,而是通过不少历史故事,援用不少现代作品,来谈一些切近今人[注: 今人 拼音: 解释: 现代的人;当代的人。-jinren]日常生活的修身之道。”(《侧记》)这样一来,此书就与宋明理学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分歧。宋明理学恰恰就是一种形而上学、玄之又玄的形上之道。宋明儒家讲修身的一个基本的内在根据,就是形而上的“本体”。宋明理学的一个基本主题就是“工夫”与“本体”的关系,“工夫”就是修身,而“本体”就是“形而上者”。他们认为,现实中的人,或多或少遮蔽了心性本体,所以需要修身工夫;所谓修身工夫,就是重新朗现其作为形而上者的本体,也就是《大学》所讲的重新“明”其固有的、但是被遮蔽了的“明德[注: 第三十四任云贵总督。-mingde]”,亦即《中庸》所讲的“自明诚,谓之教”。

因此,就该书的路数而论,它其实并非接着宋明理学讲的;不仅如此,它甚至未必是儒学的。作者自己也意想到这一点:“它的内容也不完全是儒家的,正如宋明新儒家已吸收了很多佛老智慧一样,本书也吸收了很多来自《菜根谭》、《格言联璧》、《小窗幽记》等渗透着融会儒、道、释思想的明清修身杂著”;“我不讳言本书内容不代表原始儒家的正宗思想,而是充满了道家和禅宗‘气味’。”(《侧记》)

这样一来,问题仿佛就很严重了!但是在我看来,作者偏离了宋明理学,乃至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儒学,这其实未必是坏事。宋朝诗人陆游[注: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山阴(浙河绍兴)人,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幼年时遭到父辈的熏陶,怀报国之志。29岁时考中进土,因主张恢复中原,被秦桧免除。]教子学诗的名言:“尔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我们也可以说:果真要做儒家的修身工夫,工夫乃在宋明理学之外,乃至是在儒学以外。

固然,这要看是什么意义的“儒学”。假如所谓“儒学”就是那些文本——经传、注疏,那就正如《庄子·天运》所说:“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六经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后世[注: 简介阿拉伯文Ahirat的意译。伊斯兰教信奉的在现实世界毁灭后永存的彼岸世界。 宗教意义 “信后世”是伊斯兰教六大信仰之一。]的那些传注了。我曾说过,要严格辨别儒学和儒家:儒学是常新的,而儒家却没有新的。儒学之所以是常新的,是由于儒家总是在回应历[注: 耶律璟(931—970),辽穆宗,曾经改名为明,小字述律,是太宗的长子,母为靖安皇后萧氏。即位前封寿安王。天禄五年(951年)世宗被察割等人所杀,时璟随征在军中,诛察割,即帝位。]史地变动着的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不断建构着“新儒学”,这也就是作者所说的“从当代人的切身状态动身”,那末,古人的那些经传注疏未必切合于当今人的这种切身状态;而儒家之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新的,是因为儒家不外乎“实践”、“践履”,这才是“履”,亦即是“迹”之所以出。“迹”是由“履”踩出来的,儒学之“知”是由儒家之“行”走出来的,这就叫做“知行合一”,此乃修身的真谛。

在这个意义上,甚至作者提供的“守静”“存养”“自省”“定性”“治心”“慎独”“主敬”“谨言”“致诚”等等“9讲”,不论它们是儒学的、抑或是道学的、禅学的,其实也都是“迹”而已。这并不是说“迹”不重要、“讲”不重要、文本不重要。后人可以循着前人之“迹”找到路,沿着前人的足迹走下去。但毕竟“迹”还不是“履”、不是“行”,弄得不好,死守“原教旨”的经传注疏,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今天的一些儒者就是如此。因此,《庄子·外物》说得不错:“荃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我猜想,作者之所以详述“9讲”,乃至不惜偏离理学、儒学,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所以,关键的问题,在如何“履”、如何“行”。孟子[注: 孟子(约前372~前289),名轲,字子舆,邹(今山东邹县)人。约生于周烈王四年,约卒于周赧王二十六年。战国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儒家主要代表之一。]说:“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孟子·离娄下》)假如“行仁义”,仁义就成了现成地摆在那里的“路”、“迹”;而“由仁义行”,路才是自己走出来的、自得的、切己的。我们只须“居仁由义”(《孟子·尽心上》),好好生活,“见父自然知孝,见兄自然知弟,见孺子[注: 刘婴-汉孺子刘婴(5年-25年),西汉末代皇帝(6年—8年十一月在位),号孺子,乃楚孝王刘嚣曾孙、广戚侯刘显 子、汉宣帝玄孙也。]入井自然知恻隐,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传习录上》),便是真儒家、真工夫。由此可见,此“行”就在生活当中,就是真切的生活存在、本真的生活情感。这才是作者所说的“切近今人日常生活的修身之道”,而不必甚么参禅打坐、内丹外丹之类的“工夫”。

总之,儒家修身工夫唯其是在儒学之外,才是真工夫、真儒家。

《儒家修身9讲》(第二版),方朝晖著,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29.80元

责任编辑: 林杏子

男性中医治癫痫的方法
济源好的白癜风医院
苏州专治男科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