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绝唱一曲徽商梦图

2019-04-09 11:40:10

■徽商除发财,也有出资鼓励乡里孝行。图为安徽歙县棠樾村牌坊群。(资料图片)

皖南出差,投宿徽州古城时,意外闻知城西十里,有一处天下罕见的旅游胜地,那便是著名的徽州棠樾牌坊群。想来不过一箭之遥,又是顺风顺道,景点还就在路边,这对爱好旅游的我来讲,岂不是天赐良机么!翌晨早起,我们便兴冲冲上路了。

正是春暖花开时节,晨曦中的徽州大地,就像那首脍炙人口的歌子里唱的那样,“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一派盎然生机。车子在沥青路上箭一般地飞驰,道路两旁的薄雾飘飘渺渺,似仙似幻,如诗如画。难怪《牡丹亭》作者汤显祖要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了!

所谓“徽州”古指皖南一带。战国时期先后归属过吴、越、楚;秦扫六合,在这一带置黟、歙二邑;汉、晋、隋、唐,又多有变动。北宋末年,方腊在此起事,得杭州、歙州五十二县,朝野震动,宋徽宗调重兵弹压下去,于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依自己的帝号,将这里改名为徽州。

不过,徽州之名噪古今,并非沾了他赵某人什么光,而是因为这里曾是徽商的发祥之地。

明清以来,以地域为分野的中国民间商帮,拈得上筷子的大概有十来支,其中称得上龙头老大的,恐怕也只有两拨,那便是财大气粗的晋商和满腹经纶的徽商了。

对于晋商,我曾在平遥领略过他们的风采,给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他们的经营之道、管理制度等生意经,也不是他们的精明、阔绰、气派等“商业文化”,而是他们的理想与追求。

平遥古城不足2平方公里,是块名不虚传的弹丸之地,却麇集着二十二家票号,此外,还有若干腰缠万贯的当铺跻身其间。平均不到0.1平方公里就有一家“玩”钱的,其密度之大,恐怕举世无双。这种金融字号遍地开花的景象,就等于把晋商骨子里的那点寻求和盘托了出来。原来,晋商们在外面发了财,回到家乡还是老调重弹,不是办银号,就是开当铺,依然在“利”字上兜圈子。

而徽商的寻求与晋商迥然有异,他们在外面发了财,回到故乡一不办钱庄,二不开当铺,而是办学校、盖祠堂、修族谱、建牌坊。很显然他们是在教育、教化上下功夫,搞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文章做在“人”身上。公允地说,即使撇开儒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价值取向的影响,树人与逐利,孰高孰低,也还是不言而喻的……

我这么一路胡乱想着,大约一二十分钟后就到了棠樾地界。说来哭笑不得,除了高耸的围墙恭候如仪外,几乎就没见到什么人和景,一番周折以后才好不容易找到“庙门”。

进入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也不是我们急欲见到的牌坊群,而是拥挤不堪的商铺字号以及游击地摊,什么古玩字画、工艺饰品、烟酒副食、香烛冥币……应有尽有,无所不有。游人无几,倒是“导游”多余。

我手里捏几张门票,兀自急切地四面张望,可就是不见牌坊踪影,不觉好生惊讶,徽州不是“没有围墙的牌坊博物馆”么,怎样居然连个牌坊影子都见不着呢?直到在另一个检票口再次验了门票,穿过一条似街非街、似巷非巷的通道后,我们才豁然看到矗立在村头官道上的一溜牌坊。我不由暗暗叫绝,棠樾人好手段呵,明明田野上一群建筑物,裸露在天地间,任谁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可硬是能让外地游客一叶障目,不到最后一刻你见不着它!

当然,更令我惊讶的是赫然在目的那一溜牌坊了。举目望去,只见它们拔地而起,次第排列,首尾迤逦约有三四百米长,皆四柱三门,骑道而建,高耸巍峨,煞是壮观。

一位尾随不去的农妇“导游”见我们面露惊讶,急忙上前要讲解。这类“强听”令人很是不快,我们不谋而合地婉言谢绝。可是,你哪里制止得住?她不管你听不听,也不看你烦不烦,兀自讲了起来:

“棠樾牌坊是我们徽州最大最典型的牌坊群,由七座建筑牢固、雕刻精美的牌坊组成,其中明代的三座,清朝的四座,依照‘忠、孝、节、义’的次序排列,每座牌坊都有一个动人故事……”

随着非契约“导游”背台词般的讲解声,我们来到“鲍灿孝行坊”。抬头看去,只见牌坊上镌刻“旌表孝行赠兵部右侍郎鲍灿”的额题,挑檐下的“龙凤板”上“诏书”两字镶在其中,横梁正反各有浮雕雄狮一对,威武异常。四柱嗓墩安放在较高的台基上,使整座牌坊典雅厚重。

此坊建于嘉靖十三年(1534),“旌表”的是明弘治(1488至1505)年间书生鲍灿的孝行。据说,他对母亲极其孝顺,在老母双脚生疮,延医多年无效的情况下,昼夜吮疮去毒,终究治愈。他的孝行感动乡里,因而向朝廷请旨建造此坊。鲍灿毕生没有做过官,但其曾孙鲍象贤曾任兵部左侍郎,在平叛抗倭中屡建奇功,所以明王朝追赠他为兵部右侍郎。

听到这里,我不胜惊讶。这不是天下奇闻么!历来就只听说“封妻荫子”,水往下流的,何曾见过有水往上流的?虽然这个“右侍郎”对已死去多少年的鲍灿来说,没有丝毫实际意义,但它用追赠官爵的形式,“重奖”孝行的“政策导向”则是不言而喻的。这类产生在中国封建时代,孙辈报国受封惠及祖先的奇特现象,出现在有着“三更灯火五更鸡”苦学风气的徽州,不正是徽商百年梦想中翘首以待的么!它是对徽商骨子里那点寻求的最好回报。可以想见,当年请下“旨”来,掏腰包建此牌坊的徽商们,该是何等地自豪与骄傲啊!

走过“鲍灿孝行坊”,便是著名的“慈孝里坊”。它是棠樾牌坊群中资格最老的一座,其背后隐藏的故事更加感天动地。它始建于明永乐(1403至1425)年间,重建于弘治十四年(1501),重修于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两朝景仰,长达三百多年。该坊上镌刻着“御制”、“慈孝里”、“明弘治十四年”,为的是“旌表”宋代德佑年间鲍宗岩、鲍寿孙父子争死的感人事迹:

杀人越货的强人(一说为朝廷叛将)抓获了鲍宗岩,将其绑在

村口大树上正欲杀害。在这危急关头,藏身草丛中的儿子鲍寿孙急忙跳出,情愿代父赴死。鲍宗岩见状不由大吃一惊。刚刚面对死亡还能安然的父亲,这一刻倒是真的急了,他要求能人速速用刑,将自己杀死,以求儿子生还。这一幕感天动地,鬼神惊泣,连手举屠刀的强人都愣住了,渐渐地,那高举的尖刀落了下来……后来鲍寿孙做了官,朝廷特给棠樾鲍家御制“慈孝里”石坊一块。乾隆下江南经过此地,听到这个故事时也不由感叹欷歔,提笔写下“慈孝天下无双里,锦绣江南第一乡”。

此坊为卷草式牌楼,系用浙江淳安茶园镇有名的“状元石”建成,4柱冲天,笔立挺立,正好显示出鲍氏父子在危难时刻慈孝凛然的不屈精神。明间额枋较低,平板枋以上为枋木结构的一排斗拱支持挑檐。明间二柱不通头,厚重相宜,风格朴质无华,体现了徽商做人谋事的一贯作风。游览它,犹如品味徽商精神家园里的陈年老酒,越品咱越回味无穷。

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中药泡脚治少女痛经
通化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