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夜阑吟 第一卷第十六章:南疆出手

2020-01-17 13:39:37

夜阑吟 第一卷第十六章:南疆出手

眼见费夜就要得手,忽然一条长鞭从数百丈外远远抽来,巨大的力道和澎湃的法力,唰的一下将张口欲吞的魔脸抽散。巨兽得以喘息,立即撒开四爪,向谷外逃去,可刚走没两步又被其他圣境拦下,巨兽怒吼连连与数位圣境高手战成一团。围攻的几位圣境各怀心思,都怕对方趁乱得利,纷纷留有余力,这倒让巨兽的处境稍好了一些,勉强能在数位圣境的围攻之下有惊无险地周旋起来。

“慕容老贼,你竟敢坏我好事!”被抽散的魔脸不过一瞬便再度聚集成型,发现已错过夺宝的最好时机,立刻大怒。

貂裘大汉冷哼一声,也不理会怒吼练连的费夜,径直朝巨兽扑去。他身旁的长风剑圣眼见不仅宗门精心准备的夺宝大事被破坏殆尽,而且擎龙剑客陨落,宗门精英折损大半,真真正正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心中又悲又痛。想到刚刚貂裘大汉缠住自己,坏了好事,一腔悲愤立即有了发泄的对象。

“慕容老贼,本宗得不到的,你也休想染指!”长风剑圣一声怒吼,手中一把三尺长剑舞出万般剑影,犹如囚笼一般将正要抽身而去的貂裘大汉困在其中。此时主次异位,长风剑圣从急于退敌变为只求缠敌,而貂裘大汉则从缠敌变为急于脱身,一瞬之间二人心态正好相护转换,原本从容应战的貂裘大汉立刻体会到了先前长风剑圣的心急如焚。然而缠敌容易,抽身难。虽然二人都是圣境中期修为,但长风剑圣战力要略高于貂裘大汉,先前与之缠斗貂裘大汉还能游刃有余,但此刻他心中急躁,反而落入下风。

另外一边,与长风剑圣不同,西子剑神心想宗门已经为夺宝付出如此之多,断不能落得个颗粒无收的下场。见原本缠住他的颍川三怪已扑向巨兽,与众圣境修士战到一团,他双目一亮,计上心头,小心翼翼地接近战团,准备火中取栗,伺机夺宝。

而受到乾坤铸剑炉反噬,已经身受重伤的白眉剑仙则是收起乾坤铸剑炉,就地盘膝恢复,他一双赤红眼睛死死盯住空中的费夜,浓烈地杀机丝毫不加掩饰。

巨兽战团内,几位圣境不仅在围剿巨兽时留有余力,相互之间也各有争斗,一时间竟变为众人与巨兽一场乱战的场面。

此时天空中又有两道遁光飞至,来人向下方战团轻轻一扫,立刻对当前的局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其中一位十分英俊的锦衣青年哈哈大笑三声,朝战团外虎视眈眈的费夜说道:“前日费兄走得匆忙,我还道你有什急事,却不曾想原来是异宝现世这等好事,费夜兄真是不够意思呀。”

锦衣公子的话虽是对费夜而说,但声音滚滚而出,摄人心魄,下方一众圣境无不是觉得双耳惊雷炸响,对说话者的修为惊叹不已。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众修士暂时停手,一齐望向来人,随即有人惊呼道:“是合欢公子和戮魔三娘!”眼见又来两位圣境后期的魔道修士,一众圣境颜色顿时难看起来。

费夜早已注意到二人到来,听到合欢公子的话,滚滚魔云闷声道:“异宝只有一份,这又不是喝酒寻欢可以分享,告诉你们让你们来跟本尊大打一场吗?”

锦衣公子手中折扇一展,呵呵笑道:“那费兄来此多时,可是已经得宝?”

魔云见合欢公子明知故问,知道他想奚落自己,冷哼一声不再开口。合欢公子却满意一笑,提议道:“也罢,苍蝇嗡嗡乱叫,扰人心神,怎有兴致享受美酒佳人?眼下只有费兄与我二人三位圣境后期,不如我们联起手来,我与三娘拦住苍蝇,费兄趁机夺宝,等宝物到手我们再来商量分配归属如何?”

众人眼见三位大魔头旁若无人地商量起夺宝之事,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中,既怒且惊,神色变化不定。

费夜听到提议也有一丝动心,却没有当场答应下来,反而犹豫问道:“你就不怕本尊夺得宝物之后一去不归?再者,若是事后你二人联手从本尊手中强行将宝物夺走,本尊又能如何?”

合欢公子轻摇折扇,怡然笑道:“费夜兄多虑了,极北魔道就这么大,坏了规矩的人下场之凄惨就不用本公子多言了。”合欢公子说到一半,他身边那位姿容俏丽的紫衣女子冷冷开口道:“费夜,这**对我觊觎已久,人所尽知。我若与他联手害你,让自己在极北魔道走投无路,最后就只有无奈委身于他一个下场。我自问还没有如此之蠢,所以你不必担心。”合欢公子脸上一阵尴尬,却没有反驳。

“好,你们拦住众人,我去夺宝!”魔云沉思片刻,终于有所决断。他凝成一个模模糊糊的八尺大汉,朝巨兽射去。

合欢公子笑意不变,手中折扇一扇,一股冰寒之力如狂风海啸般拍向离他最近的几位圣境高手,戮魔三娘则手中血光一闪,将一柄小巧血刀握在手中,血刀在她手中上下翻飞,挽出一朵刀花,刀花之中一只血红蝴蝶凝聚而出,扑向另外几名圣境修士。

三人堂而皇之地商量联手之事,一旁众圣境高手再蠢也都做好了应对准备,眼见三人果真动手,便纷纷祭出杀招相迎。场面再度混乱起来。

战团之中除了地黄子、无意禅师、颍川三怪等人外,还有七位先后赶到的圣境高手,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修为却都只有圣境初期,唯二的两位中期高手貂裘大汉和西风剑圣还在另外一头缠斗,此时在合欢公子和戮魔三娘两位圣境后期修士的联手拦截之下,十二位圣境初期修士反倒落入了下风。

躲在外围中低阶修士战团之中的贺梓川密切注意着这一切,眼见形势急转直下,心中不禁想到“十二位圣境初期修士的战力自然要比两位圣境后期修士强,但一方是心思各异、相互提防,另一方却是配合默契、全力尽出,相比之下高下立判。可以断言,这十二位圣境初期修士想要突破两位后期修士的联手纠缠将十分困难。只要时间充裕,合欢与戮魔联手,甚至可以将这十几名圣境初期修士各个击破,要当场斩杀几人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这并不能说明这两位联手的魔道高手很强,在不考虑功法等阶差异的情况下,修士的修为与战力基本相当,如果大境界相同,每高一个小阶战力成倍增长,可是如果考虑功法等阶差异之后,情况就会更加复杂,简单来说,五大仙门拥有超一流的功法,其修炼一流高阶功法的嫡系弟子战力在同阶之中远胜其他修士。比如陌颜仅仅只有中期修为,但如果她愿意寄出所有实力拼命,那么即使合欢与戮魔联手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就算她无法将二人击杀,但要重伤对手还是能够做到。而自己修为只有圣境初期,但凭借功法强大,也可与这二位后期修士中的任意一人勉强打个平手。如果再计算法宝兵器……这世间又有哪个宗门能够与五大仙门匹敌?如此看来,五大仙门嫡系修士的战力实在不是这些草莽修士可比。”

正当贺梓川胡思乱想之际,空中传来一声哀鸣,那只巨兽空有圣境后期的力量,但其本身灵智低下,不懂运用,就像一个体格健壮的傻子,手握巨斧胡乱挥舞,看似势不可挡,可只要是稍懂弓马之术的少年都能在几丈之外一箭将其射死。

在合欢公子与戮魔三娘挡住众人之后,费夜再无阻拦,一头扎到凭借本能逃跑的巨兽背上,巨兽身体强壮,刀剑不能伤,但他遇到的是费夜。费夜所修魔功不凭刀剑之利,却有十分奇特的功效。只见那道黑色模糊人影朝巨兽脊背一掌拍下,深厚的法力犹如江河破堤,从掌心击入巨兽体内,巨兽哀鸣一声,背脊大片血肉腐烂溃散,化为丝丝魔气,汇入费夜身躯,直到露出森森白骨。费夜如同享受美食一般,发出舒爽的颤哼。可这点程度还无法令他满足,紧接着他又拍下第二掌,直接将巨兽脊梁打断。巨兽虚弱地哀鸣一声再也支撑不住身形,化为一股金光,四散一圈之后重新汇聚成一个巴掌大小,贴满无数精妙符咒的玉盒。

“这才是真正的异宝!”费夜手捧玉盒,大笑之声响彻整个山谷,仍在激战的圣境高手们纷纷脸色一变,盯向模糊人影。

正当费夜得意之时,一道长鞭无声而至。费夜得宝后心情激荡,放松了警惕,当他发现长鞭击来时已为时太晚。只见长鞭一缠,裹住玉盒,随即向后一收,刚刚到手的宝物就从费夜手中飞了出去。

“慕容老贼,你找死!”刚刚到手的宝物还没有捂热,便别人从手中夺走,费夜登时大怒,模糊人影瞬间崩溃,重新汇聚成一头魔蛟,魔蛟张口一声长嘶,朝异宝咬去。

“长风老儿,还不罢手?!”貂裘大汉趁长风剑圣被合欢公子几人吸引注意之时,抓住一闪即逝的机会,以手中长鞭突袭,出其不意地抢到了异宝。可眼见长风剑圣回过神来就要再度纠缠,只要被他缠住一刻,等到费夜追上,这宝物十有八九就将得而复失,这怎能不让他心急如焚。

“快住手,我们宝物平分!”情急之下,貂裘大汉脱口喊到。

哪知长风剑圣似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对他的提议半点兴趣没有,冷笑一声纠缠而来。

“好机会!”见到此景,西子剑神与白眉剑仙同时低呼。

此刻长鞭裹挟着异宝,飞速拉向貂裘大汉,费夜所化魔蛟虽紧追不舍,但终究还有七八丈距离。忽然间,西子剑神横剑杀出,长剑斩出数丈剑芒,如月牙一般横扫而去,正好将裹挟着异宝的长鞭尾端切下,西子剑神左手一探便将异宝抓在手中,再一翻手,异宝已经消失不见,被他装进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之中。

“小子,你也找死!”费夜见此爆喝一声,魔蛟瞪圆,立刻转身扑向西子剑神。西子剑神得宝之后马不停蹄直接朝天边飞去,但他毕竟是圣境初期修士,速度比费夜差得太远,费夜距他不过七八丈,转瞬之下便已追上。魔蛟张开大口怒不可遏地咬向西子剑神,似要将其生吞。就在魔蛟锯齿离西子剑神仅仅数寸之时,忽然一道剑光凭空而现,直插魔蛟后脑,竟是白眉剑仙杀到。

“魔头,还我师弟命来!”白眉剑仙双目赤红,手持白玉长剑,化作一道剑光,带着无匹威势直刺魔蛟。

“坏了!”眼见此景,贺梓川心下一凛。白眉剑仙受乾坤铸剑炉反噬,受伤很重,又被擎龙剑客的死激得惊怒交加,此时不惜自损修为一剑刺敌,根本未留半点法力防护自己,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可就算如此,在所修功法等阶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费夜毕竟是后期修士,白眉剑仙虽是偷袭,但料想也不可能一剑将费夜斩杀。只要费夜不死,那么白眉剑仙必死无疑。这白眉老儿脾气实在太过刚烈。贺梓川在心中不住叹息。

果然,空中魔蛟意识到危险,立即放弃撕咬西子剑神,反而扭头喷出一道红黑**火,魔火刚刚出口便被白色剑光斩碎,可这却为费夜赢得了一瞬之机。魔蛟在半空腾龙摆尾,强行扭转身躯,白色剑光一斩而下,与魔蛟后脑擦身而过,仅仅斩中蛟尾,切下数丈长的一段蛟躯。

魔蛟在半空一声痛吼,被斩成两段的身体同时奔溃,化为魔云后才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对已经凝聚了不灭仙体的费夜来说,这不过是皮肉之伤。而白眉剑仙一剑力尽,已是油尽灯枯,被反噬的内伤无法压制,他脸色一红,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魔云重新凝聚出一张硕大魔脸,狂怒的情绪使魔云不断翻滚沸腾。魔脸狰狞怒喝一声,张开大嘴朝已无力动弹的白眉剑仙一口咬下。白眉剑仙看着已经逃走的西子剑神,露出一抹惨笑。

“师弟!”长风剑圣痛呼一声,眼睁睁看着白眉剑仙被费夜吞下,骨肉、元神一无所留。

听到身后长风师兄的痛呼,西子剑神不用回头便已知白眉仙逝,心中悲痛欲绝,可他不能停下,更不能转身。此次夺宝剑宗已经损失了两位圣境修士,和大半中低阶精英,更得罪了诸多势力,除了自身实力大损,还要面对此事之后的各种清算,可只要他和长风师兄还在,有异宝在手,不出几百年便可让宗门复兴。

西子剑神一边逃跑,一边暗自发狠,许诺将来定要杀那费夜!就在此时,他眼前忽然出现一柄长剑,迅疾无声地向他斩来。西子剑神陡然一惊,手中长剑一抖一横,将来袭之剑荡开,接着随手劈出一道剑芒,将已欺身到他身前的偷袭之人逼退。正当西子剑神就要趁此机会逃出生天之时,他忽然感觉后背一紧,胸口一凉,低头望去,一柄长枪透胸而出,将他插了个对穿,护体灵光的破碎之声此时才姗姗来迟。

只见一位红发白裙少女将手中长枪一抖,把西子剑神抛飞起来,接着左手凌空一爪,一道淡白色半透明的元神便被她从西子剑神身体中揪出。白衣少女面色冷峻五指深深抠入西子剑神的元神之中,极快地施展了一个秘术,接着手上突然加力,那道元神便“嘭”的一声被强大的法力挤爆。做完这一切之后少女左手再度一探,半条手臂消失不见,似是凭空伸进了另一个空间,不到半刻缩回手来,竟然抓着那个被西子剑神收入他一方小世界的异宝。

“师弟!”长风剑圣再度痛呼一声,接连失去三位圣境师弟和大半宗门精英,让长风剑圣一直为之奋斗的理想顷刻泯灭,因数百年来一直无法进阶圣境后期而累积下的心魔,瞬间爆发,悲愤交加、心乱如麻的长风剑圣在这一刻道心轰然破碎。他状若疯虎,毫无章法,如白眉剑仙一般孤注一掷,持剑杀向那位白衣少女。然而还没等他飞到少女身前,便被一剑削去了脑袋,元神消散在天地间。而削去他脑袋的凶手,一位中年修士则闲庭信步地从空间裂隙中走出,缓缓站到白衣少女身边。

可怜能在池州排到前三的剑宗竟然一夜之间痛失所有圣境高手和大半宗门精英。可想而知的是,随后必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势力对实力大损的他们进行掠夺或报复,在这场清算之后,这个极北曾经的一流大派恐怕就将沦为四五流的附庸角色。

“你们是谁?”突如其来的剧变,让包括三大魔头在内的所有圣境修士停下了争斗。眼见白衣少女和中年修士十分眼生,合欢公子罕见地收起了笑容,露出一抹疑虑之色。

白衣少女轻轻瞟了合欢公子一眼,淡淡道:“南疆圣域南府第九道镇抚使,唐素翎。”枯瘦老者也微微抱拳说道:“南疆圣域南府第十道镇抚使,李文忠。”

众人闻言,纷纷倒抽一口凉气。这两人虽然只有圣境初期修为,但南疆圣域南北两府就如同金川的内外两门,北府控制南疆外围二十一道,南府控制南疆核心区域十三道。每一道设一位大都督统辖,而镇抚使就相当于金川七剑堂的督堂一职,是南疆真真正正的核心嫡系。

一众圣境修士面色各异,显然都在打着各自的算盘。短暂的沉默过后,合欢公子忽然将折扇一展,哈哈笑道:“南疆圣域的二位大人鬼鬼祟祟躲躲藏藏,怕是没有向金川通报吧?”

唐素翎与李文忠双双皱起了眉头。见到二人反应,合欢公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继续说道:“极北乃是金川的势力范围,就算二位是圣域的大人,也不该平白插手极北之事。何况异宝出自极北,虽然金川一向不插手宝物争夺,但若是被极北之外的势力所得恐怕又另当别论。如今我等大打出手也有些时辰,如此大的动静,恐怕金川的巡察使马上就到。”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被对方身份压下去的贪念又再次蠢蠢欲动,只有贺梓川苦笑不已。合欢公子说得很对,金川对极北控制很严,通常这样的大战一定会有金川的夜莺观察,如果情况升级就会派出巡察使干预。可如今清风堂在梧州几乎被连根拔起,白虎卫遭到渗透情况不明,金川在梧州多半已经成了聋子瞎子,这巡察使合欢公子几人怕是等不到了。

“说了一大堆,你到底想说什么?”唐素翎不理众人反应淡淡问到。

合欢公子冷笑一声,说道:“我的意思是,两位只要留下异宝,我等也不追究你们滥杀极北高阶修士的罪名。”

唐素翎轻蔑一笑,微微侧身,根本没有半点想要回答之意,更不可能交还宝物。

合欢公子脸色一变,恨恨说道:“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南疆圣域是条强龙不假,可这里毕竟是金川的势力范围,金川可不仅仅是地头蛇那么简单。既然你们不识时务,可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说完合欢公子又对极北众圣境修士说道:“诸位,金川巡察使定然就在附近,我们人多势众不必怕他圣域之人,只要宝物不被外人夺走,谁能凭本事拿到宝物我合欢公子事后都绝不出手报复。”

此话一出,立刻将在场众位圣境修士心中的贪欲点燃,他们本就十分排斥外来修士,只是一来担心对方南疆圣域嫡系的身份,二来怕白忙一场到头来反而为三位魔头做了嫁衣。被合欢修士这一说,加上费夜和戮魔三娘也微微点头,刚刚还打生打死的一众圣境高手,此刻竟然空前团结,摩拳擦掌,渐渐将南疆二人围在中间。

贺梓川眉头紧皱,这南疆二人就是刚才带领南疆众人闯入彩稽谷夺宝的二位圣境修士,那位斩杀了长风剑圣的中年修士正是在芥子须弥之中险些发现贺梓川的家伙。他们自身修为本就不低,加上还有一位没有现身的少主,合欢公子等人眼下虽人多势众,但最后胜负几何还未可知。

极北是金川的势力范围,极北之内所有的门派都是金川的势力拼图,他们奉金川为宗主,金川也有保护他们的义务。按照金川的规矩,除非是金川必得之物,一般不会干预极北众门派的争夺,但若有极北之外的势力出手,金川就必须给予维护。眼下贺梓川已经预料不会有巡察使出现,那么他自己就成了金川的唯一代表。此时若他不出手,金川威信必然遭受打击,在神秘组织企图瓜分金川的情况下,这一点有可能导致极北众门派与金川离心。可一旦贺梓川出手,不管能不能打赢,他都得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样一来,不仅他暗中查探神秘组织底细的计划将彻底落空,而且如果南疆一众人真的是神秘组织的一部分,那么他自身将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半空之中的圣境高手们再度开战,贺梓川心中却天人交战,陷入了两难的挣扎之中。

上海455医院预约挂号
滨医烟台附院预约挂号
佛山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扬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