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脑瘫男女网恋7年未谋面此生只求恋人一个真

2019-06-25 23:43:21

脑瘫男女恋7年未谋面 此生只求恋人一个真实拥抱

原标题:脑瘫男女恋7年从未谋面

3年前PS合影举行络婚礼

图文:此生只求恋人一个真实的拥抱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姚德春

图为:艾娜和孙文广通过视频聊得很开心

图为:艾娜房间里,孙文广送的蝴蝶风铃

图为:两人结婚时PS的合影摄影:胡九思

7月26日早上7点,汉阳翠微街一条小巷,人声逐渐喧嚣,城市开始苏醒。36岁的脑瘫残疾人艾娜准时起床,艰难地移到桌边,打开电脑。屏幕上,头像不时闪动,看着来自老公的一条条问候,她嘴角露出了笑容。

一阵晨风吹过,房间挂着的蝶形风铃叮当作响,艾娜甜蜜地扭头看了一眼。风铃底下的桌子上,精美相框中是他们的幸福合影。

但甜蜜过后,是难以掩饰的伤感。电脑那头的老公,是和艾娜恋7年的孙文广,一名来自山东烟台的脑瘫残疾人。他们在上互订终身,甚至还在聊天室里举办了一场虚拟婚礼,但由于身体原因至今未能见面,合影都是PS的。武汉到烟台千里之遥,成为他们无法逾越的天堑;让温暖的臂膀代替冰冷的屏幕,是他们今生最大的渴望。

脑瘫男女的爱情

浪漫邂逅与表白

艾娜36岁的人生里,从没尝过自如站立和行走的滋味。患先天性脑瘫的她,从记事起,就坐在父亲为她定制的一张铁轮椅中。除了哥哥她没什么玩伴,平时也很少出门,大多数时间都困在自己不足8平方米的卧室内。偶尔家人把轮椅抬到门口,她就傻傻地坐在那里,看着行人来来往往。

2005年,哥哥送给艾娜一台旧电脑,从此,一个奇妙的世界在她面前打开。2007年3月19日,在一个脑瘫残疾人的聊天室,一个叫飞碟的友点播了一首《云中漫步》,这恰巧是艾娜喜欢的歌。她主没关系是爱情啊赵寅成赠剧组人员运动鞋帽网友土豪大叔动与对方打招呼,发现飞碟是烟台的一名重度脑瘫残疾人,和她一样生于1978年。相似的际遇让两人惺惺相惜,他们开始建立上联系,后来互留。艾娜碰上不懂的电脑知识,也总是向孙文广请教。

那年5月,武汉市残联组织了一场残疾人相亲交友会,艾娜报了名,临行前她告诉了孙文广,谁知他却打来让她不要去。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艾娜挂完还是去了,回家她又接到了孙文广的他对她表白了。此时,她才知道他为什么阻止自己去交友会。

这份表白,艾娜没敢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我只是感觉太不现实了。在她看来,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根本不可能谈恋爱。她选择了回避,一个月都没有理睬他。但是,看到孙文广坚持每天给她发信息,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艾娜又决定尝试接受他。

聊天室里的婚礼

结婚照都是PS的

爱情犹如一束阳光,照进了29岁的艾娜枯井般的生活。孙文广的细心与浪漫,总会不时给她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艾娜的名叫彩蝶飞,加上从博客中得知她喜欢风铃,孙文广就在上订购了一串挂满蝴蝶的风铃,寄到武汉。那一刻我高兴坏了。艾娜说,这是除了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她。那串风铃一直挂在她卧室,风一吹就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就像恋人爱的密语。在艾娜的房间里,衣柜里的白色连衣裙、抽屉里的贝壳手链、脖子上的玉石小挂件,都是孙文广从山东寄来的礼物。

这段络恋情,这对特殊的情侣小心而隐秘地经营着,连双方父母都不知道。正如艾娜担心的那样,2011年初,当她把恋之事告诉父母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极力阻止。

对父母的态度,艾娜表示理解。我们都是生活都无法自理的残疾人,不适应外面的世界,想见一面都难,在现实里结婚生活更不可能。艾娜和孙文广把目光转向了络,两人反复商量之后,决定办一个络婚礼。其实在上结婚只是一个形式,我们早就心灵相通,相许彼此了。

2011年3月19日,在相识4周年的纪念日,一切为了爱艾娜和孙文广回到他们相识的聊天室,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当天,聊天室的背景换成了喜庆的红色,标注着新婚快乐的字样,甚至挂着一张PS的合影当作结婚照。50余位友发来祝福感动的话语,在大家的见证下,艾娜嫁人了。

共同开办店

挣钱给父母买礼物

从虚拟的婚礼回到现实的生活,两人感情更深了一层。他们在生活上相互鼓励帮助,还共同开办了三家店双蝶购商城英超综述伯恩茅斯42莱斯特纽卡主场告负、娜飞购、娜飞小屋,代售手套、暖水袋等物品。

店生意不算好,代售的利润也十分微薄,三家店子每个月收入总共才四五百元。但两人十分努力,经常轮流在上守到凌晨。艾娜一天只能打200多字,孙文广也差不多,但一遇到生意,他们还是兴奋而笨拙地和亲打字交流。

我们可以努力养活自己。艾娜自豪地说,通过经营店,他们不仅减轻了家庭的负担,偶尔还能孝敬父母。每逢母亲节和父亲节,艾娜都会用开店挣的钱给父母买衣服鞋子等。父亲则向展示他的,这就是女儿挣钱给我买的。

和别的恋人一样,艾娜和孙文广偶尔会为一些琐事闹别扭,但争吵都不会超过两天。唯一的一次较大争吵是去年10月,孙文广突然好几天不上,也关了,这让艾娜感到很失落,像掉了魂一样。一气之下,她把店关了,商品的照片也都撤了。几天后孙文广生气地打来:怎么能把我们辛苦经营店说关就关了呢?艾娜反问他失去联系的原因,得知是因为孙文广母亲去世后,她十分自责,主动道歉并立下保证书:今后再也不拿店开玩笑了。

千里阻隔

此生唯愿与恋人见一面

交往越久,见面的冲动就越强烈,特别在上结婚后,这个念头几乎每天都在折磨他们。

文广,我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今生我能遇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不管现在或是以后我们能否走到一起,我今生唯一的心愿,最大的渴求,就是能够跟我的络爱人见上一见,真正在现实中相处、拥抱一次!艾娜有写空间和博客的习惯,她的博客中有这样一段话。前不久,在武汉市残联的一次接访中,艾娜还托人向市残联有关领导表露了心声。当时,市残联领导表示有意促成此事。

也有友建议艾娜慎重,见面可能会让他们更加放不下对方,为以后的生活平添痛楚。更何况,从武汉到烟台千余公里,对于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难关。此前,艾娜最远一次出门,是在2009年参加助残一日游时去了鄂州。

友的建议,让艾娜十分矛盾。她很清楚,虽然父母现在不反对她和孙文广交往,但按照双方家庭条件,两个人想见面有些不太现实。艾娜的父亲年近七旬并有严重关节炎,母亲晕车并做了肺部切除手术,哥哥更是反对她去山东;孙文广家在烟台农村,父亲年近80岁且患严重心脏病,哥哥姐姐条件也较差。因此,两人见面除了经济上的困难外,出发一方还需要有热心志愿者的陪同。

若是这一辈子不能见他一面,我终生都会感到遗憾。艾娜说,她希望能有好心人士帮自己圆了这个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