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老课本责任编辑谈老课本迟来的热销

2019-05-25 11:12:54

陈宁宁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另两种“老课本”。

没有想到,“老课本”会突然火暴,遮天蔽日雪片般飞往出版社的订单,互联网上数以百万计的如潮热评……这一切,是发生在“老课本”发行面世的5年以后。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在选题申报时我就提出:这些图文并茂、琅琅上口的百年老课本,曾滋养了我们的先辈,并启发过他们的智慧,我相信,今天对我们的家长,对语文老师和教材的编写者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繁体改简体国际大32开本

在编辑“老课本”之前,我曾做过宋朝版本《鉴诫录》的影印出版工作。如果不是考虑到“老课本”的受众面,整本书影印既省力又省事。但我们的读者对象是语文老师的教学参考和学生的课外阅读,今天的读者大都是受中文简体教育的,浏览习惯是横排简体,所以在编排时,请人将繁体改成简体,采取了可以容纳原书版面和简体文字的国际大32开本。为了给读者减轻负担,将原来薄薄8册课本合并为上下两册,还删去了一些不合时宜的内容,比如原书刊登的青天白日旗等。

对现行教育的殷切期望

在印刷之前,我带了清样拜访了《萌芽》杂志的主编赵长天。在我心目中,赵长天连续几年展开新概念作文大赛,说明了他对中国的语文教育是有思考的。他很慷慨地答应了撰写前言的要求。在他为丛书撰写的叙言中,他表达了对教育的看法和出版老课本的看法:“简单地对现行教育表示不满是最容易的,但也最没有意义。在一片教育不满的讨伐声中,出版这套书,从对历史的回顾中,总结现代教育的经验,倒是对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有着实际的意义。”

请徐根荣写序,不但他是上海市小学语文教材的主编,而且还是小学校长。作为现行小学语文教材的主编和当过语文老师的校长,他对我们编辑的“老课本”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呢?他的叙言很快写好给了我,并回答了我的疑问。他相信昔日的“老课本”会给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以有益的启示,会在今天的孩子中找到自己的知音。

两位大家对先辈的追思

《开明国语课本》有叶至善和丰一吟的叙言。他们是《开明国语课本》一书两位作者的后人。我们要出版其父

辈的作品,必须得到他们的授权。我分别给他们写了恳请同意出版的信,并取得了他们的授权。我还记得,丰一吟的回复是写在印有丰子恺绘画的笺纸上的。我非常感谢他们,那末大的年纪了,还应我之邀,为本书撰写前言。他们从家人的角度,为广大读者留下了大师的记忆。如今,叶至善老先生已作古,他为本书撰写的《老开明国文课本始末》1文,成为近距离见证《开明国语课本》诞生的最后篇章。还有丰一吟,她不但为本书撰写前言,还在我们组织的新书发布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我还记得,那些媒体记者蜂拥采访她的情景,那是对她的父亲丰子恺先生的热爱。

(作者系“老课本”责任编辑)

解析小儿癫痫能治吗
中医治疗白癜风的方法有哪些
天津治疗牛皮癣最好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