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日本医生来华趣闻段祺瑞爱生气冯玉祥羞辱军

2019-05-16 22:31:32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矢原移居德国,后又移居美国,闲暇之余,写下《谦庐随笔》。今天的读者可以将其看做“民国之趣事,正史之补充”。

段祺瑞生气

段祺瑞两眼炯炯有神,鼻梁有些歪斜。在我看来,他的言谈举止,似乎要胜过“吴玉帅”那样的人,人们当面都称他为“执政”。而他这个人的气场,则有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我听张季鸾这样说过:自从退隐以后,段祺瑞对外界的气度,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只是对他的儿子,既十分关爱,又非常严厉。有一天,段祺瑞和儿子下棋,儿子输了。段祺瑞生气地说:“下棋不过是小儿科的东西,而你在这上面都不能取胜,真是像猪狗一样笨。”

第二天,两人又下棋,这次儿子取胜了。段祺瑞又生气地说:“像你这样没有大胸怀、真才学的人,也只能在这种消遣的东西上胜过旁人了。”

张恨水笑解“凯旋餐”

那一年,日本驻军在华北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演习。2十九军也进行了一次野外演习,作为对日本的回应。

后来,张恨水邀请我出去游玩,对我说:“有没有空到海淀去尝一道新菜?我告知你什么是‘凯旋餐’。”

张恨水说:“演习的这段期间,海淀的官吏都聚集在一起。北京一家大饭店就派出十多个厨师和接待,在凉棚下面卖他们特制的‘凯旋餐’。那些官吏们认为‘凯旋餐’大吉大利,就都去那里吃。这类餐的配制很特别,把韭黄、韭菜和肉丝,还有少量的花生米,放在一起炒,然后放在荷包蛋上就可以了,味道也不错。”

张恨水看四下没人,就笑着对我说:“你知道饭店主人制作这道菜的用心吗?假设贵国的特工知道了里面的含义,这家饭店的主人恐怕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根据张恨水所说,所谓的“凯旋餐”,意思就是2十九军必胜,日本必败。韭黄和韭菜是二韭,和“二9”谐音,用来意味2十九军。花生米又叫长生果,“永生”和“常胜”发音类似。荷包蛋意味着太阳旗。把蛋放在二韭和花生米下面,表示日本一定会被常胜的2十九军打败。

冯玉祥羞辱军人

冯玉祥对待西北军中的人,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就是厚待文人,而对军人很严格,但是又重用军人,把文人搁置起来。冯玉祥对韩复榘、宋哲元、孙连仲、吉鸿昌那些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还不如一个下人。他们的地位越高,冯玉祥对他们的羞辱就越厉害。被羞辱之后还脸不变色、不发牢骚的话,立马就会有升官的希望。听说,冯玉祥曾经洋洋自得,认为只有自己得到了当年李合肥用人的窍门。在李合肥手下的人,不被他骂作“贼娘儿”的人,就没有升官的希望。

“现世报”和“眼前报”

管翼贤当时是《实报》社长,他讲了一则笑话:纨绔子弟一直遭受到社会的嘲讽,被认为没有丝毫用处,因而集体商量办一份,专门夸耀纨绔子弟。办报的钱都筹好了,社址也已经选好了,只是报纸的名字还没有确定。有一名纨绔子弟对众人说:报纸成功的最要紧的条件就是要迅速,我们这份报纸的名字,一定要体现“迅速的程度”。众人都说是。随即有一名纨绔子弟说:“我们的报纸何不以‘现世报’为名字,以体现报导的速度?”另一名纨绔子弟突然大叫道:“我已找到更适合的报纸名字了,不如就取名为‘眼前报’!”

管翼贤的话刚说完,在坐的人就全都笑喷了。

孙传芳不说日语

这个人身材瘦高,眼神中流露出杀气,而脸上还有几分清秀的气味。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笑容温和,说话的时候,不是说“有缘”就是说“善哉”,这就是当初的五省联帅孙传芳。

我听说孙传芳曾经到东京读了几年书,很奇怪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点日文也不用。我悄悄跟松本说:“孙大帅日语不是很流利吗?”

当时,孙传芳突然笑着用已经不太熟练的日本话说:“自从日本人都把我当成朝鲜人那样对待以后,我就渐渐把日语忘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