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1949年后邓颖超与宋美龄的私下交往图

2019-04-16 12:54:43

1938年3月10日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在汉口成立。 宋美龄(中排左四)任理事长,李德全(中排左五)任副理事长,安娥(二排左二),后排右一为邓颖超, 右3为郭秀仪。(郭秀仪女儿黄平提供)

邓颖超与宋氏三姐妹,曾在抗日战争期间,因为保护儿童运动而走到一起。几位夫人常常一起去重庆,看望保育院儿童。此后的五十多年,邓颖超与宋美龄一直有书信来往,保持了良好的友谊。

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邓颖超自然而然地保持了海峡两岸之间的私谊,恰是坚固了民族大义的根系,为80年代两岸打破老死不相往来的僵局营建了良好的基础。

赵炜说,在邓颖超80岁大寿的时候,宋美龄还曾经送了一份厚礼,送的是一只做工精美的水晶兔,因为邓颖超是属兔的,她还记得邓颖超是属兔的。现在这只友谊兔,仍被保存。

尽人皆知,邓颖超与宋美龄有书信来往,虽然在政治问题上对方有歧见,在历史问题上对方有恩怨蓄积难解之忧,但历史的渊源性、延续性昭示海峡两岸的不可分裂性。明显,邓颖超的一系列言行和特定身份赢得了海峡对岸的积极响应。

邓颖超在祖国统一事业上的决心和强大的感召力,非常亲切的诚挚态度和“润物细无声”的工作方法都融合在她的人格气力之中,产生了深远影响。

下面是一九八八年邓颖超致宋美龄的信

(见为记念邓颖超同志诞辰90周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邓颖超文集>>中1988年5月邓颖超致宋美龄的信)

蒋夫人美龄先生大鉴:

庐山初识,忽忽五十年矣。山城之聚,金陵之晤,犹历历如昨。别后音问阔绝四十余年,诚属憾事。幸友谊犹存,两心相通。每遇客从远方来,道及夫人起居,更引起怀旧之情。近闻夫人康健如常,颇感欣慰。

令姊孙夫人生前,极为思念夫人。每每言及夫人爱国情切,势必致力于中国之统一。孙夫人手足情深,亟盼生前能与夫人1晤;曾亲笔致□□□,然未能如愿,终成遗憾。

尝读夫人之《我将再起》,思感殊多。回首当年,国难方殷,夫人致力全民抗战,促成国内团结,争取国际支援,弘扬抗日民气,救助难童伤兵,厥功至伟。今夫人年事虽高,犹时时关心国家之强盛,民族之再起,于海峡两岸关系之和缓,亦多所推动。

夫人谋国之忠,诚如令姊孙夫人所言,我极其敬佩!

环顾当个今世界,风云迭起,台湾前途令人不安。今经国不幸死,情势更趋复杂。其间诸友及我甚为关切,亟盼夫人与当政诸公,力维安定祥和局势,并早定大计,推动国家早日统一。

我方以为,只要国共两党为国家民族计,推诚相见,以同等之态度共商国是,则一切都好商量,所虑之问题均不难解决。

我亦年逾八十。今虽卸却政务繁荷,然念念不可置之者,唯国家统一一端耳。“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我与夫人救国之途虽殊,爱国之心则同。深愿与夫人共谋我国家民族之统一,俾我中华腾飞于世界。

我与夫人交往,数十载矣。历时弥久,相知愈深。直率陈言,尚祈谅察。海天遥隔,诸希珍重。临颖神驰,期待回音。

即颂

大安

邓颖超

一九八八年五月

邓颖超晚年

晚年宋美龄

文革结束后的中国,引起世界广泛关注,为了让世界了解中国,了解文革结束后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组织代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1977年至1980年,邓颖超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身份先后访问缅甸、斯里兰卡等8国。给各国朋友带去了鲜花般的友谊,邓颖超的优雅、热情,遭到了国际友人的普遍赞誉。

尼克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他说一个卓着的总理,他有一个一样卓越的夫人。周夫人有着传奇式的革命经历,可是她的外表,是那样的平静,谦和,这是尼克松总统在回忆录上对邓颖超的评价。

1992年7月11日上午6时55分,邓颖超与世长辞,享年八十八岁,死后,依照她的遗言,骨灰撒在了天津的海河。

1938年3月10日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在汉口成立。 宋美龄(中排左四)任理事长,李德全(中排左五)任副理事长,安娥(二排左二),后排右1为邓颖超, 右三为郭秀仪。(郭秀仪女儿黄平提供)

邓颖超与宋氏三姐妹,曾在抗日战争期间,因为保护儿童运动而走到一起。几位夫人常常一起去重庆,看望保育院儿童。尔后的五十多年,邓颖超与宋美龄一直有书信来往,保持了良好的友谊。

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邓颖超自然而然地保持了海峡两岸之间的私谊,恰是坚固了民族大义的根系,为80年代两岸打破老死不相往来的僵局营建了良好的基础。

赵炜说,在邓颖超80岁大寿的时候,宋美龄还曾送了一份厚礼,送的是一只做工精美的水晶兔,因为邓颖超是属兔的,她还记得邓颖超是属兔的。现在这只友谊兔,仍被保存。

众所周知,邓颖超与宋美龄有书信往

来,尽管在政治问题上对方有歧见,在历史问题上对方有恩怨蓄积难解之忧,但历史的渊源性、延续性昭示海峡两岸的不可分裂性。显然,邓颖超的一系列言行和特定身份赢得了海峡对岸的积极响应。

邓颖超在祖国统一事业上的决心和强大的感召力,无比亲切的诚挚态度和“润物细无声”的工作方法都融会在她的人格力量之中,产生了深远影响。

下面是一九八八年邓颖超致宋美龄的信

(见为记念邓颖超同志诞辰90周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邓颖超文集>>中1988年5月邓颖超致宋美龄的信)

蒋夫人美龄先生大鉴:

庐山初识,忽忽五十年矣。山城之聚,金陵之晤,犹历历如昨。别后音问阔绝四十余年,诚属憾事。幸友谊犹存,两心相通。每遇客从远方来,道及夫人起居,更引起怀旧之情。近闻夫人康健如常,颇感欣慰。

令姊孙夫人生前,极为思念夫人。每每言及夫人爱国情切,势必致力于中国之统一。孙夫人手足情深,亟盼生前能与夫人1晤;曾亲笔致□□□,然未能如愿,终成遗憾。

尝读夫人之《我将再起》,思感殊多。回首当年,国难方殷,夫人致力全民抗战,促进国内团结,争取国际支援,宏扬抗日民气,救助难童伤兵,厥功至伟。今夫人年事虽高,犹时时关心国家之强盛,民族之再起,于海峡两岸关系之和缓,亦多所推动。

夫人谋国之忠,诚如令姊孙夫人所言,我极为敬佩!

环顾当个今世界,风云迭起,台湾前程令人不安。今经国不幸逝世,情势更趋复杂。此间诸友及我甚为关心,亟盼夫人与当政诸公,力维安定祥和局势,并早定大计,推动国家早日统一。

我方以为,只要国共两党为国家民族计,推诚相见,以同等之态度共商国是,则一切都好商量,所虑之问题均不难解决。

我亦年逾八十。今虽卸却政务繁荷,然念念不可置之者,唯国家统一一端耳。“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我与夫人救国之途虽殊,爱国之心则同。深愿与夫人共谋我国家民族之统一,俾我中华腾

飞于世界。

我与夫人交往,数十载矣。历时弥久,相知愈深。直率陈言,尚祈谅察。海天遥隔,诸希珍爱。临颖神驰,期待回音。

即颂

大安

邓颖超

1九八八年五月

常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好
无锡整容医院割双眼皮
白斑用什么办法治疗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