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甲午战争前后的远东国际关系

2020-02-13 21:09:47

甲午战争前后,远东国际关系的主轴是帝国主义争夺远东霸权,具体说,就是正在向帝国主义过渡的西方列强争夺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地位的朝鲜和中国。日清甲午战争便发生在这样的国际大环境之中。

一、 俄日矛盾

19世纪末,资本主义列强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帝国主义的本质决定其必然要争夺世界霸权和瓜分殖民地。在远东地区,19世纪后半期,日本经过明治维新,急速向资本——帝国主义过渡。而朝鲜和中国(清帝国)却依然处于腐败的封

[6][7][8][9][10] ...

建的半殖民地国家境地。

1894年,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其目的在于争夺远东霸权与侵占殖民地。而俄、英、德、法、美对待甲午战争的态度与立场,本质上均以自身殖民利益为基准,丝毫没有支持朝鲜、中国民族利益之性质。

沙俄本是一个欧洲国家,但16世纪后期,它越过乌拉尔山向东扩张。清军进入山海关时,沙俄乘机强占了我国雅克萨和尼布楚等地区。1685、1686年,清康熙帝派兵打败了入侵雅克萨之俄军。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确定了以格尔必齐河、额尔古纳河和外兴安岭往东至海一线为中俄两国边界。尼布楚条约在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中国领土。19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沙俄向军事封建帝国主义之过渡,加紧了对远东地区的侵略扩张。早在1858年英法联军侵略中国时,沙俄借口“调停”有功,趁火打劫,强迫清签订了《中俄爱珲条约》,侵占了我国东北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1860年,沙俄又强迫清签订《中俄北京条约》,又侵占我国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40万平方公里领土。从而使沙俄实现了在远东夺取到出海口的目的。并在陆上与朝鲜毗邻,在海上向太平洋扩张。恩格斯在1858年10月曾指出:沙俄在远东“除了分占英法所得的一切明显的利益以外,还得到了黑龙江沿岸地区”,“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

[6][7][8][9][10]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第39、37页。)

进入19世纪80年代,列强争夺远东地区朝鲜、中国的矛盾主要是俄英、俄日矛盾。1884年朝鲜“甲申事变”后,日本在朝鲜实际上取得了与清的对等地位。80年代初,沙俄对太平洋沿岸更加关注,加速向远东地区移民,在海参崴设立了移民局。1883年,沙俄在宫廷特别会议上,决定把东西伯利亚总督辖区中的远东各省划归阿穆尔地区专设的总督管辖。俄国还要求租借在朝鲜北部的永兴湾。针对沙俄的这一行动,英国在1885年4月占领了朝鲜南部的巨文岛(至1887年初退出)。日本则于1886年1月租借扼釜山咽喉的绝影岛。在此背景下,1888年5月俄国举行的远东特别会议认为,俄国“在这些地区的*利益主要集中在朝鲜”。(《红档杂志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130页。)但又认为,如果俄国立即占领朝鲜,当时在远东的实力还不够;反而会使俄国同中、英两国关系尖锐化。因此,俄国表面上仍承认清对朝鲜的宗。

[6][7][8][9][10] ...

1891年5月19日,沙俄致北京公使喀西尼的训令指出:“同中国发生冲突对我们来说是极不适宜的”,“朝鲜问题是远东最重要的*问题”。“为了我们的利益,……就要用一切办法使朝鲜动荡不安的国内秩序稳定和巩固”。(纳罗奇尼茨基:《远东国际关系史》第1册,商务印书馆,第217页。)实际上,沙俄把当时朝鲜的宗主国(清帝国)和已经侵入中国的英国势力看作是沙俄向朝鲜与远东扩张的主要障碍。因而采取挑拨日本进攻中、英的政策,以打击、削弱清在朝鲜的力量和英国在远东的势力。诚如恩格斯指出:甲午“中日战争是把日本作为工具的俄国挑拨起来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第235页。)与恩格斯持相似观点的当时法国著名漫画家比戈特为法国报纸驻日通讯员,曾为此时的远东形势作过一幅讽刺画:日清怒目竞钓,俄国虎视桥端。一派“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画面。这就是说,当时俄国的远东政策是有利于日本发动甲午战争的。

然而,就日本而言,日俄矛盾正暗趋尖锐。1891年3月,西伯利亚铁路开始修筑。这对俄国向远东侵略扩张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旦铁路建成,俄国便能向远东输送大量人力和物资。这对英、日争夺远东霸权无疑是严重挑战与威胁。早在俄国提出兴建西伯利亚铁路之时,便引起日本军政界的强烈震动。1888年5月,日本外相青木在《东亚列国之权衡》中主张“日清结盟”以拒沙俄。而其条件是把勒拿河以东,即将朝鲜与中国东北划归日本。实际上,青木的主张不过是借抗俄之名,与沙

[6][7][8][9][10] ...

俄争夺朝鲜和中国东北。1890年,日本陆军元帅、时为首相之山县有朋曾说:“吾人应切记,西伯利亚铁路完成之日,即朝鲜多事之秋;又应切记,朝鲜多事之秋,即东洋发生一大变动之时”。(《山县有朋意见书》,第197页。)日本自由党领袖之一、1892年12月至1893年7月任驻朝代理公使的大石正已甚至说:西伯利亚铁路定会“席卷日清韩,逐英国于太平洋之外”,俄国可以“不弄一兵,并朝鲜等地于其版图”,而日本之寿命会“随着西伯利亚铁路之延长而缩短”。(藤村道生:《日清战争》,第17—18页。)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俄国修筑西伯利亚铁路和向远东扩张强烈不满。1891年5月11日,日本警察津田三藏于大津刺伤了到日本访问的俄国皇太子(即1894年11月即位的尼右拉二世)。但是,日本当时还未准备好与俄国正面争夺,因而天皇亲自前往慰问受伤的俄国皇太子,深表道歉,而且内相为此“引咎辞职”,将津田判处无期徒刑,以示对俄退让与歉疚。

1892年4月,日本驻德公使馆武官福岛安正自柏林回国途中,在西伯利亚做了深入“考察”,历时

[6][7][8][9][10] ...

504天,写成了“考察报告”。日本军国主义者把福岛安正的这次间谍活动颂之为《单骑远征之歌》。当时已任枢密院议长、甲午战争中任日军第一军司令官的山县有朋,于1893年10月看了福岛安正的西伯利亚考察报告后,在《军备意见书》中写道:“东洋祸机不出今后十年”,主张“遇有可乘之机,即应进而准备收取利益”。(《山县有朋意见书》,第219页。)然而,在当时,日本军国主义者首先的目标是针对腐败的清,夺取朝鲜和部分中国领土。日本对俄国远东之“渔利政策”采取阳奉阴违(虑),暗中远虑着未来之日俄战争。

二、英俄矛盾

19世纪80年代中期,英、俄矛盾进一步激化。在中亚,英国殖民势力侵入阿富汗,并将其矛头指向土库曼斯坦;而此时沙俄正着手征服土库曼。这就是列宁所指出的,1885年俄国在中亚“差一点同英国作战”。(《列宁全集》第39卷,第775页。

[6][7][8][9][10] ...

)

在远东,沙俄试图在朝鲜获得不冻港湾,而且,1884——1885年,朝鲜国王曾有意取得俄国的军事“援助”:请俄国教官为朝鲜训练军队。对此,英国军舰突然占领朝鲜南岸的巨文岛,并支持清在朝鲜的抗俄方针。沙俄因无充分准备,只得暂作后退,未敢向朝鲜派遣军事教官,也未获得朝鲜港湾。显然,英国在朝鲜支持清的拒俄方针,并不是为了朝鲜、中国的民族利益,而是为了巩固并扩大英国在中国和朝鲜的殖民权益。朝鲜的海关此时实际掌握在英国人赫德的代理人手中,因而清与英国在朝鲜也有矛盾。为此,当俄国暂时放弃侵占朝鲜的港湾要求后,清便坚持英国军舰应从巨文岛撤走。

1890年,清拟修筑天津大沽经山海关、奉天(沈阳)、宁古塔而至珲春的铁路,勘测设计委由英国工程师金达主持。这表明英帝国主义势力进一步伸向中国东北,并沙俄势力向“满洲”扩张之意向。对此,沙俄加速了修筑西伯利亚铁路的进程。1891年2月12日,沙俄通过决议,要把西伯利亚铁路修至太平洋沿岸。然而,沙俄力不从心,1893年,由英国工程师主持的从大沽起点的铁路修至山海关时,西伯利亚铁路才刚开工。工程进行了10年之久。沙俄财政大臣维特曾极力强调西伯利亚铁路经济意义,以掩盖沙俄帝国主义争霸远东的野心。英国在中国南方、长江流域以及东北地区的经济利益,先于沙俄。1893年英中贸易额已超过3500万英镑,英日贸易额为930万英镑。英国为巩固并扩大其在中国、日本的权益,极力沙俄势力通过西伯利亚铁路伸向中、朝。甲午战争前,英国舆论界与某些*家,主张与清、日本一起沙俄势力。甚至企图建

[6][7][8][9][10] ...

立远东反俄“三国(英、日、清)同盟”。(纳罗奇尼茨基:《资本主义列强在远东的殖民政策》,第422—436页。)然而,在外交实践中,英国为了俄国势力在远东的扩张,主要是拉拢和利用日本。这表现在19世纪80年代,英国已经开始逐步修改同日本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试图争取日本成为英国在反俄反东方人民运动中的同盟者。英国还期望资本主义经济后起的日本成为其重工业产品、船舶与*的销售市场。1889年4月,英国《》曾透露日本首相大隈重信以秘密外交同俄、美、德等签订《和好通商航海条约》,把大隈同意在“大审院”(日本最高法院)中保留外国法官的保密的修改条约方案内容加以透露。这一消息传到日本后,引起舆论界对大隈内阁的反对。1892年8月,日本新任外相陆奥宗光,决定利用英俄日益尖锐之矛盾,来修改日英之间的不平等条约。在日英双方互有所求的形势下,对日本而言,正在甲午战争前夕,双方经过谈判,特别是日本作了许多让步,1894年7月16日,英日签订了《通商航海条约》及《附属议定书》、《附属税目》、《附属外交文书》。根据条约和附属文件,取消了原先对日不平等条约规定的治外法权,日本关税基本上恢复了自主,还取得了贸易上的最惠国待遇。由此可见,从当时英日关系着眼,客观上英国不仅利用日本反对沙俄,而且有利于日本的侵朝侵华,即有利于日本发动甲午战争。

[6][7][8][9][10] ...

三、德、法与英国的矛盾

德国殖民一一帝国主义势力进入远东比之于英、俄要晚一些。1861年9月,以艾林波伯爵为首的普鲁士王国使团在天津与清签订条约,取得了与英、法在华同样的特权。1867年,巴德兰(1875——1893年任德国驻华公使)曾建议普鲁士向中国台湾进行殖民侵略。1869——1870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曾建议俾士麦侵占中国舟山岛。1872年,巴德兰又主张德国海军占领厦门港。(帕尔克尔:《中国及其历史、政策和贸易》,第251页。)同年,德国在北京设立使馆。1880年,在中国的385家外国商行中,德国占

[6][7][8][9][10] ...

65家,而英国占有236家,美国占31家,法国占16家。(巴德兰:《东亚的三十三年》第3卷,第141—145页。)因此,德国商人、企业家与,把英国看作是它在中国和远东的主要竞争对手;这与俄国和商人把英国视为远东的主要对手相似。加之,德国卡尔洛维特茨公司曾经营俄国煤油运往中国的业务,从而在外交上产生了俄德在远东接近反对英、日的倾向。1882年,德国以武力相威胁,曾在中国汕头取得一块“租地”。1884年,在法国侵略我国的中法战争期间,德国出于削弱法国在欧洲的军事力量之目的,在外交上未支持中国。俾士麦声称:“即使有10万法国人向北京进军,德国也要稳住不动。”(《德国外交文件》第3卷,第700案卷。)与此同时,1884——1885年期间,德国正在侵占新几内亚沿海地区和所罗门群岛。1887年,德国不来梅和法兰克福的银行家给清500万马克的贷款。1889年,德国金融集团参与开设德国东亚银行,在中国各大港市设立分行,与英国“香港上海汇丰银行”进行竞争。汇丰银行是1864

[6][7][8][9][10] ...

年由在香港的英国航运、贸易、工业企业中经营银行业务的部门联合组成的重要机构。它以远东及东南亚为主要经营地区的大私营银行。总行设香港,是香港发行货币的主要银行,也在旧中国发行货币,并与1911年后取得旧中国关、盐两税的存款权。然而,德国东方银行敢于与它竞争。更为重要者,德国是清陆海军武器装备的重要供应国。德国制造的克虏伯大炮、毛瑟枪、战舰和鱼雷等大量输往清帝国。德国军事教官参与清新式军队的训练。虽然*供应量还不如英国,但在这方面已是英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德国也把*卖给日本,并参与训练日军。1893年,德国经由汉堡港输往日本的货物比输往中国的要多100万马克。(纳罗奇尼茨基:《远东国际关系史》第1册,商务印书馆,第216页。)

19世纪80年代法国与英国在远东的矛盾是法、英在世界范围争夺殖民地势力范围总矛盾的组成部分。1882年英军占领埃及后,加速推行纵贯非洲的“开普敦——开罗殖民帝国计划”。而法国则企图建立横贯非洲的“佛得角——索马里殖民帝国计划”。双方在非洲的争夺处于剑拔弩张境地。因而在远东,在1885年中法战争以后,英国竭力阻挠法国在中国两广与越南取得超过其他列强的特权,对法国海军在中法战争期间封锁中国港口以及与台湾澎湖的海上交通,从而严重影响英国贸易利益深表不满。尽管英国利用中法战争后清的困难处境,于1886年迫使清同意修改烟台条约中有关提高鸦片进口税的条款而使英国获取更多殖民利益,而英国却对法国在中国以及越南、老挝、柬埔寨的殖民势力范围的扩张而加深了与法国之间的矛盾,并于1885——

[11][12][13][14][15][16][17][18][19][20] ...

巴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德阳市旌阳区中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
聊城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贵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