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抗美援朝老班长邱少云就牺牲在我面前

2019-06-07 22:55:28

甄文禄(左二,时任副指导员)与邱少云生前所在9连排以上干部合影。

  
  离休老干部甄文禄左腿疼痛已有10年不明病因,近日到医院拍片检查才发现,两块拇指盖大小的手榴弹片,竟在他身上“潜伏”了60年。记者昨日闻讯探访,才知甄文禄不仅是志愿军老战士,还在抗美援朝时担任过特级战斗英雄邱少云的班长。
  昨日,83岁的甄文禄在武昌都府堤家中谈起战争岁月,笑称两块弹片是随身60年的纪念章。
  甄文禄含泪回忆战友邱少云:1951年4月,一场恶战之后,他所在的8207部队9连伤亡近半,上级给他们6班补充来3名战士,他作为6班班长热情接待,其中就有邱少云。邱少云半年后又被调到3班,作战勇敢,训练吃苦。
  1952年10月12日,9连奉命攻击南朝鲜军驻守的391高地,当天全连秘密潜伏在距敌数十米的草丛中,敌军打燃烧弹引燃草丛,邱少云为了不暴露战友,任凭烈火烧身纹丝不动,壮烈牺牲。入夜,甄文禄与战友们发起总攻,全歼南朝鲜守军。战斗中,敌军一枚手榴弹将他掀翻在地,他左耳失聪,左腿血流不止,仍然坚持战斗,战斗结束后也只让卫生员做了简单包扎。
  回国后,甄文禄先到天水步兵学校学习,1965年转业到武汉,先后在武汉拖拉机厂、市第三机床厂任武装部长,1985年离休。
  昨日,原第三机床厂干部、现都府堤社区居委会书记岳富珠告诉记者,平时老甄偶尔也会跟同事们讲起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的往事,但出了厂门后十分低调,英雄事迹从不为外人道。
  1985年,老甄离休后经常回故乡河南孟州居住。2000年,中国国防报记者曾专程赶到孟州采访,并写出《与邱少云并肩战斗》的长篇通讯,我省《党史天地》杂志随后以《老班长回忆邱少云》为题,刊发了对他的报道。
  甄文禄说,战后他的腿伤很多年都没发作。10年前左腿开始发麻发胀,他也以为是骑车摔的。去年10月,腿痛加剧,不久前到武汉陆军总院拍片才发现,原来是两块潜伏近60年的弹片作祟。遗憾的是,医生说因他年事已高,手术会有危险,只能让弹片继续留存体内。
  邱少云就牺牲在他面前
  “多少战友在我眼前牺牲,相比他们,我的生活非常幸福”。昨日,记者专访志愿军老战士甄文禄,一提起战场往事,他的眼眶就会湿润。1948年底加入解放军时,甄文禄只有19岁,1954年从朝鲜归国时已经25岁。朝鲜战场上峥嵘岁月,成了甄文禄现在回忆的主要内容。
  紧急赴朝,船上吃年夜饭
  甄文禄属于二野第10军29师87团。当时部队正沿浙赣铁路追敌,突然接到命令,折向四川解放大西北。甄文禄记得在进川的路上,1949年9月在湖南桃源入党,几天后就传来了新中国建立的消息。
  他们从湖南、贵州入川,与国民党军激战。解放成都后,又奉命驻内江、简阳一带清剿残敌。1951年初奉调入朝参战。当年除夕,他们坐船从重庆到武汉,年夜饭是在船上吃的,每人两个煮熟的鸡蛋、一碗汤圆。
  三个新兵,两个成了战斗英雄
  甄文禄所在的部队编入15军后,从安东(今丹东)入朝。战斗条件异常艰苦:作战的武器弹药、粮食、挖战壕的工具全要战士背负,为了减轻负重,棉衣和棉被里的棉花都被抽出。
  1951年4月,在与美军一场恶战之后,他所在的8207部队9连打得只剩5个班。上级给他们6班补充来3名战士,其中就有邱少云和李元兴。邱少云性格腼腆,不爱讲话,但做事认真,训练刻苦。平时住朝鲜老乡家时,邱少云在训练之余主动为老乡劈柴担水,跟朝鲜老乡关系和睦。
  当时每个班都组建了爆破小组,负责打坦克、炸碉堡,6班爆破小组由邱少云、李元兴搭档。
  后来邱少云壮烈牺牲,李元兴独身炸掉敌人巨型暗堡,两人都成为特级战斗英雄。
  邱少云牺牲在他面前
  1952年10月,我军决定拔掉敌人插入我阵地前的一颗“钉子”——391高地,由9连主攻。
  当时我军武器装备落后于美军,白天与敌军作战伤亡很大。后来,我军就发挥自己的特长,经常夜间作战。
  甄文禄回忆,进攻391高地之前,团里召开动员会,会上政委强调了潜伏对于作战胜利的意义,要求战士“即使子弹打到身上,也不能暴露目标”。
  攻击391高地的时间定在10月12日晚,9连提前于11日晚悄悄潜入距敌阵地不到100米的灌木丛中潜伏。第二天中午,敌人感觉有异,先后向阵地前方打枪并发射多枚燃烧弹试探。其中一枚燃烧弹在邱少云前方爆炸,燃烧液溅到了他身上,邱少云为不暴露战友一动不动,光荣牺牲。
  甄文禄当时就潜伏在邱少云身后不远处。他说:“当时邱少云已经调到3班,因为是爆破手,所以他潜伏在部队的最前面,用他的牺牲换来了战友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
  攻上391,全连只剩40人
  12日天刚擦黑,总攻的命令下达了。在我军的炮火延伸后,甄文禄与战友们一跃而起,攻上了391高地。敌人扔出的一枚手榴弹在他身前爆炸,甄文禄被掀翻在地,当时只觉耳朵嗡嗡作响,左腿麻木无知觉。他伸手一摸,左腿没断,立即爬起来继续冲锋。在战斗中,他先后消灭了7名敌军。
  攻上391后,排长、副排长全部负伤,全连120多人只剩下40人,排长命甄文禄代理指挥全排战斗。
  战斗结束后,甄文禄让卫生员对左腿进行简单包扎。几天后,他又与战友一道投入上甘岭战役。

清晨,甄文禄携妻子散步。

  
  他比石光荣过得舒心
  如今的甄文禄外表看上去和普通老人没什么两样。82岁高龄的他精神矍铄,十分健谈。唯一和过去的战争岁月相联系的,只有家里一堆发黄的老照片,和他大腿里两颗埋了近60年的碎弹片。
  “我没什么文化,就会打枪,那命中率都是百分之百!不过现在都没用咯。”甄文禄无奈地笑道,神态酷似《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石光荣。
  退休生活三件事
  甄文禄在工厂做过20年武装部长,退下来后并没有像“石光荣”那样强烈不适应。他说自己的退休生活有三大“指导思想”:一是锻炼身体,二是帮子女一把,三是照顾好老伴。
  甄文禄如今住在漂亮的都府堤社区,每月能领到5000元退休金,但他仍很节省,省下的钱多用来补贴下了岗的子女。
  火车上不忘练功
  甄文禄说,他还在工作时就患了不少病,可他觉得上医院没用,自己摸索了一套养生法。
  “每天早晚各练功一次,每次40分钟,再配合头部按摩;早上用热水敷眼,晚上热水泡脚,各加水三次;每天逛武昌公园两次,每次1小时……”甄文禄认真地介绍。他以一个老兵的自律,将这些坚持了20多年,如今竟是百病皆消。
  去青岛、上海旅游,他在火车上轮船上也要练功,现在身体比以前还好。
  教老伴按摩治脑瘤
  老伴曾患脑瘤,在甄文禄的照顾下,病情十几年没有复发。当时,各家大医院都劝他老伴做手术,可甄文禄多方咨询打听,担心这样反而加速病情恶化,执意不让,组织上给的1000元医疗费也给退了回去。
  “从那时开始,我就教她练功教她按摩。”就这样,甄文禄把自己的养生法悉数传授给了老伴。现在两人天天你给我按按头,我帮你搓搓脚,相亲相爱,羡煞旁人。

鹤岗专治牛皮癣研究院哪家好
沈阳治疗妇科专科医院哪好
安顺哪家整形美容医院排行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