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奇才狂士诤臣论三国演义中庞统形象审美特色

2019-04-16 19:02:17

【内容提要】

在《三国演义》众多文臣武将和如云强手中,庞统可谓独具特色的一名。庞统在作品中存在时间不长,所占篇幅不多,生卒短暂。但是却以其曲折的生平、独特的个性、奇绝的才干、光辉的人生而给读者留下了回味无穷的意趣。庞统是个难得的奇才、刚正的狂士、豁达的诤臣。

(一)难得的奇才

庞统形象的审美意趣,首先源于其性格中奇的特征。奇者:一曰罕见,2曰杰出、超凡。本文称庞统为奇才,两者兼而有之。庞统的奇才大智享誉荆襄,盛传江东。孙权早闻大名,周瑜多用其计;刘备久闻芳名,孔明深服其智;鲁肃称其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并于孙吴。然而却遭受曲折。或埋没于襄阳,或屈沉于江东;或遭孙权冷落,或受刘备屈待;甚而公瑾屡用其谋,竟未授其职;为东吴建奇功,却不被吴主所认可。庞统之屈可谓奇也。正是庞统之奇才被屈待构成了其独特的审美意趣。

1.名士交口赞奇才

称庞统为奇才,首先在于庞统颇得当时天下名士贤才的赞赏,盛名布于海内。刘备为躲避蔡氏兄妹所谋杀身之祸,马跃檀溪,逃难至南漳水镜先生庄上,水镜指点道:“天下奇才,尽在于此,公当往求之。”“伏龙、凤雏,两人得1,可安天下。”(见罗贯中《三国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73年12月第3版308页)小说作者在此通过著名隐士司马德操之口将庞统作为天下奇才推荐给刘备。庞统不仅享誉襄,而且名播江东。据小说介绍,庞统因避难寓居江东期间,周瑜通过鲁肃屡次请教庞统,并多用其谋。鲁肃因深知庞统之大智奇才,在刚继任督都之职时,就向孙权推荐了庞统。肃称统:“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关于孙吴;昔日公谨多用其言,孔明亦深服其智。”(同上488页)可见,庞统之奇才大略深得当时天下名士赞赏推崇。孙权以貌相人,以偏爱取才而冷落庞统。鲁肃深感惋惜,称赞关安慰庞统道:“公抱匡济之才,何往而不利?”(同上489页)当肃得知统欲投刘备时,支持并嘱咐道:“无使孙、刘互伐,同力破曹。”统答曰:“此某平生之素志。”(同上)

可见统之见解高远,枢机超凡。倘孙、刘长时间联盟,同力破曹,便会无往而不胜。可惜孙刘两方众多文臣武将持此见解者仅鲁肃、庞统、孔明等寥寥数人。乃至连被称为世之枭雄的刘备也能认识到孙刘联明的极端重要性。否则,岂有夷陵之败?乃至孙刘两大团体最终被魏方所灭?象庞统这样才干过人,机谋深远之士也被孙权所冷待,只能证明孙权也是一个目不识珠之辈。三国之争从根本上讲是人才之争。在小说中作者对庞统之才极为欣赏推重,对其才智被埋没,被屈待深感惋惜。

鲁肃在写给刘备的荐书中推崇道:“庞士元非百里之才。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展其骥足。”并特别提示道:“如以貌取之,恐负所学,终为他人所用,实可惜也!”(同上490页)孔明在东吴吊丧期间,曾面晤庞统,并写有荐书给刘备,推荐庞统。当孔明从东吴回,问及庞统时,刘备称统“近治耒阳县,好酒废事。”孔明闻言笑道:“士元非百里之才。胸中所学,胜亮十倍。”并指出:“大贤若处小任,常常以酒糊涂,倦于视事。”(同上)刘备方根据张飞、孙乾考察的情况和鲁肃、孔明的推荐,纠正屈待大才的过失,拜庞统为副军师、中郎将,与孔明共选方略。小说在描述庞统曹冷遇被屈待的情节时,充满赞美而惋惜的审美情调。这情调是作者对人材被屈待的深深遗憾,对健全人材环境的热切呼唤。它撞击着读者的心灵,感染着读者的情绪,启示后世善待贤才。

2.巧授连环展骥才

在名士的口碑中,庞统是学识渊博而未展骥足的奇才。在实践中,庞统谋略枢机如何呢?在现实中,庞统不愧为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贤士。小说作者以极为赞赏的笔调表现了庞统在实践中所显示的奇智神谋,给读者以妙不可言、美不胜收的审美享受。

鲁肃将庞统推荐给孙权时说:“往日公瑾多用其言,孔明亦深服其智。”此非虚言。在庞统寓居东吴期间,虽未正式拜授任何职衔,但在事实上已充任着东吴谋士之职。《三国演义》第47回“庞统巧授连环记”就描述了庞统受周瑜之邀,以过人的智慧机敏向曹操巧授连环记,使操自锁战船的精彩场面。其间,庞统的谋略枢机得到出神入化的表现,到达使人惊叹的地步。

面对曹操八十三万大军压境之势,周瑜使鲁肃问策于庞统,统先献“火攻”之策,后献“连环”之计。周瑜犹伯乐得千里马,深服庞统之论,使肃请庞统出山为其施行连环记。曹操被称为世之奸雄,对其施计谈何容易!非智谋超常、胆识过人者莫敢当此大任。周瑜任人唯贤,对肃曰:“为我行此计者,非庞士元不可。”果不出周瑜所料,庞士元以杰出的才学、超凡的智慧、随机应变的高招圆满完成了巧施妙计的任务。统先装成怀才不遇、对周瑜极其不满、而遁迹于西山草庵的隐者,赢得了生性愚拙、出使东吴的蒋干信任,得以被引入曹营。得见曹操后,就根据操之心理、性格特点,用骄兵之计和献媚之词,又获得了操的信赖。从而乘机查清了曹军布阵情况。同时,极尽夸赞奉迎之能事,使踌躅满志的曹操得意忘形,完全失去了戒备,进而获得了与操同桌共饮,泛论兵机的殊遇。此时,庞统便以自己渊博的学识,与操“高谈雄辩,应答如流”,使操“深为敬服,殷勤相待”。当统获得操深深敬服以后,便开始佯装醉意,又以关心的语气、投石探路船问道:“敢问军中有良医否?”当操答:“水军多疾,须用良医治之”时,统便指出水军呕吐的原因:“大江之中,潮涨潮落,凡浪不息;北兵不惯乘舟,受此颠簸,便生疾病。”而此问题正是操所忧虑之事。如何不求良策?于是庞统伺机便授其计,使操“以大船小船各皆搭配,或三十为一排,或五十为一排,首尾用铁环连锁,铺上阔板。休言人可渡。马亦可走矣。乘此而行,任它风浪上下,复何惧哉?”(同上)操入魔也似中计,反下席而谢。真乃智者奇者庞统也!正如小说中诗曰:“赤壁鏖兵用火攻,运筹决策尽皆同。若非庞统连环计,公瑾安能立大功。”(同上)庞统能智胜生性多疑、诡计多端的曹操,可见其智绝才奇和出神入化的应变能力。小说中庞统奇智胜奸雄的情节场面闪烁着智慧的火花,漾溢着袭人的妙趣。读之,使人兴味盎然,精神愉悦。

3.明察善断理事才

若说在赤壁之战中,庞统智献火攻之策,巧授连环之记显示出庞统高超的决策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的话,那么“耒阳县庞统理事”则表现了庞统非凡的理事才能。庞统满怀匡世之志、济民之才欲意安邦济世却遭冷遇,最后只得抱屈来到山僻小县任县令。整天以酒取乐,不理政事。刘备得知便派张飞、孙乾前往巡察。统衣冠不整,扶醉而出。张飞见之,责其尽废县事。统不加申辨,“随即唤公吏,将百日所积公务都取来剖析,吏皆纷然赍抱案卷上厅。诉词被告人等,环跪阶下。手中批评,口中发落,耳内听词,曲直分明,并无分毫差错。民皆叩首拜伏。不到半日,将百日所积之事,尽断毕了。”(同上490页)投笔于地而对张飞曰:“所废之事何在?量此小县,何足介意。”(同上)在此作者以叹赏的笔调表现了庞统明察善断的洞察决断之才、干炼果决的理事之才和快捷神速的办事效率。目击此情此景张飞惊叹道:“先生大才,庞统不仅是位面对险境强敌能随机应变、智胜强手的奇才,而且是一位明察善断的理事奇才。目睹庞统敏捷干炼的理事情节,不由令人叹为观止。

4.经天纬地匡济才

庞统的满腹经伦和雄才大略,犹如蓄足能量的熔岩,直至为刘备取川时,才得以愤发。刘备取川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起决定作用的却是庞统的运筹决策。在议取西川的过程中,庞统的学识机谋得淋漓尽致的表现。

刘璋纳张松之策,拟引刘备入川,以拒张鲁入侵。璋遣法正为使面晤刘备后,刘备仍犹豫不决,独坐沉吟。刘备所犹豫沉吟者何?其实先取西川为基业,而后图谋大业之方略,早在孔明“隆中决策”中已定。刘备自起事以来,东奔西走,走征北战,无立足之地。暂时驻足的荆州,在名义上还属借用东吴之地。刘备如何不时刻想取西川?他曾对孔明、张松、法正等表示:非欲不想取荆州刘表、益州刘璋而代之,而是顾忌“同宗相攻,恐人唾骂,失信义于天下。”此即刘备困惑犹豫的根本原因。庞统以敏锐的视察、理智的思考抓住张松议献西蜀的契机,运筹谋划,制定出取西川的谋略方针。尤其是针对刘备以“仁义取天下”指导思想的偏执之处,提出了“宜从权变”的英明思想。从而为困惑中的刘备指点迷津、扒开云雾和大展宏图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清除开辟西川基业的思想障碍。

庞统为刘备消除思想顾虑,先从树立取川信心开始。他从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分析了西川优势、荆州劣势。在“天时”方面,他根据张松所讲:“刘璋禀性暗弱,不能任贤用能;张鲁在此,时思侵犯;人心离散,思得明主”的西川形势,催促刘备迅速取川。否则,将失去这1天赐良机。在“地利”方面,把益州与荆州的利弊进行了对比。他推崇张松的见解,指出:“荆州东有孙权,北有曹操,难地成业”的地理位置;又指出益州的地利优势:“户口百万,土广财富,可资大业。”在“人和”方面也分析了取川的有利条件:“今幸张松、法正为内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备,可谓千载良机。此时不取更待什么时候?

听取庞统分析,刘备如何不动心?再说刘备早有取川之意,只因有顾虑,未最后下定决心。此时,刘备便再次道出了其思想顾虑:“同宗相攻,恐因小利而失信于天下。”(同上520页)刘备在民众中碑中是“仁德弃塞四海,信义布于天下”的贤德之君。自古中国圣君贤王都信奉“得民心者得天下”之天理。但是任何理论的生命力都在于与具体实践相结合,灵活应用,不可拘执。庞统的高明在其善于变通。他首先肯定刘备思想合于孺家正统思想“天理”之处。但接着就指出:“奈离乱之时,用兵争强,固非一道;若据常理,寸步不可行也。”(同上)当年,刘表临终时,请求刘备据荆襄,辅助刘琮兄弟,孔明也劝其入主荆州,刘备就是因为“拘执常理”,不通权变而失去了取荆州的良机。落得后来巧取荆州还不被东吴所承认的结果。前车之鉴不可不记取。庞统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提出“宜从权变”的思想,并引经据典,以历史上圣君贤王的例子来说明其权变思想的正确性。他用“逆取顺守”(《汉书》)、“兼弱攻昧(《尚书》)汤、武之道也。”(同上)“若事定之后,报之以义,封为大国,何负于信义?”等开导刘备。也即等事成以后,加于补救,也不失信义,仍合于“天理”。最后,统还提示道:“今若不取,终为他人所取”,提出情况的严重性及后果,以引发刘备的重视,从而吸取荆州的教训。庞统言语至此,刘备恍如茅塞顿开,心悦诚服地感叹道:“金石之言,当铭肺腑。”刘备终于下定取川决心。

客观地说,刘备在获得孔明的辅佐以后,虽然取得一些胜利,尤其是与东吴联合抗曹,获得赤壁之战大胜。但刘备集团处于弱势的局面仍未根本改观,还不足以与魏吴鼎足对抗。庞统不仅为刘备开辟西川基业提供了理论指导,同时在实践中,为刘备建立西川基业开辟了通向成功的道路。庞统虽在取川成功在望之际,壮志未酬身先死。但其却在短暂的时间里为刘备团体开创西川基业建立了丰功伟绩,表现出奇绝的谋略、超凡的枢机、杰出的才能。这一切又无不显示出庞统形象的人格魅力,散放出怡人的审美情趣。

(2)刚正的狂士

本文称庞统为刚正的狂士。为“狂士”下的定语是“刚正”。刚正是庞统形象又一美学因素。庞统不仅是一个难得的奇才,同时也是一个刚正不阿、被屈待的人材。天下奇才或因机遇、或因个性等原因被埋没、被误解而屈沉一隅的人屡见不鲜。庞统则因未遇知己之主或埋没于襄阳,或屈沉于江东。尽管早在赤壁之战前,周瑜已通过鲁肃多用其谋。事实上,统已充当着东吴谋士,但却始终未正式授于任何职位。鲁

肃将庞统推荐给吴主孙权时,却被因貌丑“心中不喜”和偏执之见视为“狂士”而遭到冷待。

统生平应聘谋职,“欲以才气动之”。对当权者不恭维奉迎,刚正不阿。因为有封建时代知识分子难得的正气和骨气,而被误为狂士。其实被称为狂士源于孙权的偏见。《三国演义》第57回有如下情节:鲁肃向孙权举荐庞统,并盛赞其才。小说先以不无调侃的笔调讽刺孙权以貌相才的浅薄之举。作者写道:“权观其人浓眉掀鼻,黑面短发,形容古怪,心中不喜。”接着又以否定性的笔调描写了孙权以个人偏爱屈待大才的情景。孙权问统曰:“公平生所学以何为主?”统答曰:“不必拘执,随机应变。”权之所问与统之所答表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学识观。孙权重视的是专长。大概认为凡人才应当学有所长。在一般情况下,这类学识观、人才观,并没有偏颇。但在特殊条件下,尤其是在骚乱纷争的年代和复杂多变的政治斗争中,欲意争强图霸,成绩大业,仅靠一拔之长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博学多才,且能随机应变。此方为学识的高境界,人才的高标准。庞统“没必要拘执”的回答是对孙权陈腐学识观、人才观的否定。“随机应变”的回答则提出了与孙权截然不周的人材标准。初次晤面,庞统不但未有任何恭维之词、阿谀之态,反而思路见解处处与这位权贵相左,明显不仅不会令其满意,反而会被认为“冒昧”、“狂妄”。因而“狂士”一词便脱口而出。当孙权又以其偏爱之臣周瑜作为取才标准而问统曰:“公之所学,比公瑾如何?”时,统笑曰:“某之所学,与公瑾大不相同。”此1回答,不仅会令孙权大失所望,反有冒犯之嫌。作者在此议论道:“权平生最喜公瑾,见统轻之,心中愈不乐。”最后,孙权给这位应聘者的回答是“公且退,待有用公之时,却来相请。”“统长叹一声而出。”小说中庞统面晤孙权的场面颇似现今面试应聘者的情形。大凡应聘者总会想方设法迎合考官,投其所好,以搏得聘者的好感而被聘。庞统恍如不通世情,只一味按自己“欲以才气动之”的主观欲望行事,勇于在这位决定自己命运的国君眼前坦陈己见,而不顾对方的偏爱所好,其不被吴主所用是必定的。庞统虽然遭冷待,被称为“狂士”,但却赢得了人格的尊严,表现了一个刚正之士的志气和骨气,保持了一个真正大贤奇才的品德和风范。对庞统而言不被如此偏执之主所用,倒不失为幸事,否则,往后难于投合,麻烦多矣。但是,令旁观者不平的是权竟称统为“狂士”,且声言“誓不用之”。乃至当鲁肃指出统在赤壁之战中献连环记,“成第一功”时,权竟然不承认事实,胡诌什么是操“自欲钉船”。可见孙权不仅是个目不识珠之徒,且是个偏狭之辈。真正的尚贤纳才者必须具有识才的眼力,纳才的心胸,容才的气度。如孙权者流,尚贤纳才不过是个装潢门面的漂亮词藻,事实上却往往阿谀奉承之徒、趋炎附势之辈云集;真正学识渊博之士、机谋深远之才远避千里。在作品这一情节的描述中,作者对庞统人格之赞美,对孙权品德之讽喻的审美偏向强烈感染着读者。

庞统听从鲁肃、孔明的劝告,并带着二人荐书往投刘备。刘备久闻庞统大名,立即请入相见,由于庞统始终抱着以才学动人的应聘思想,所以不管投奔何处,从不卑躬屈膝、仰人鼻息。作品这样描写他投靠刘备的情景:“统见刘备长揖不拜。”这对奉行礼仪的刘备来说无疑会留下不愉快的印象。小说又写道:“玄德见统貌陋,心中亦不悦。”可见刘备也犯了“人不可貌相”的识才大忌。于是便不冷不势的问道:“足下远来不易?”庞统并不拿出拿出鲁肃、孙明两位大的贤的荐书投呈,也无恭维、嫌卑之词,仅答曰:“闻皇叔招贤纳士,特来相投。”刘备显然对统将自己排入贤士之列不甚满意,大概也有了貌丑性狂的先入之见。于是,便以托词将统派往一偏僻小县任县令。统为自己再次遭冷遇屈待而不平,叹曰:“玄德待我何薄?”统上任后,整天饮酒为乐,一应钱粮词讼其实不理睬。张飞、孙乾受刘备之派前往视察,责之“尽废县事”。统立即唤来公吏将百日所积之事,不到半日处理完毕,且“分毫不差,民皆叩首拜服。”而后,投笔于地曰:“所废县事何在?曹操、孙权,我视之若掌上观文。量此小县,何足介意”此处庞统倒颇有些特才狂放之气。但它却是一个令人叹赏的则正不阿的贤士的真实心声。有识之士面对昏庸之主、偏狭之君唯刚正狂放方可保其健全人格,有所建树,创造光辉的人生。否则,唯唯喏喏,会锐气尽堕,才干渐消,庸碌平生。刚正狂放是庞统人格中又一独具情趣的美学品位。

(三)豁达的诤臣

庞统形象审美情趣之3是其作为诤臣的品格真诚豁达。庞统对刘备的真诚、豁达在作品的众多人物形象中是突出的。无论是冷遇屈待还是嗔怪怨怒,庞统都报之以真诚,处之以豁达。《三国演义》中描写了一系列诤臣谏士形象。他们多因诤言语获咎,乃至结局悲惨。袁绍手下的田丰、许攸、沮授如此,刘璋手下的黄权、王累、李恢、刘贵、冷苞、张任、彭漾等也如此。尤其是黄权口衔刘璋衣衫而谏竟被扯落门牙两颗,王累因谏阻刘璋引刘备入川而自断悬索撞死于城门之下。袁绍因拒谏毁贤而失败于曹操,刘璋因怨诤拒谏而江山移主。诤臣多忠贞有才。因忠于所事君主,出于公心而冒险进谏,甚至不惜以生命用代价。因有非常之才,超凡之智,故有明智之见,深远之谋以资进谏。庞统为刘备手下难得的诤臣。他因有奇才大智作功底,在权贵眼前才勇于埋陈自己的真知酌见、枢机谋略,保有知识分子难能可贵的刚正之气。而这在专制主义的封建时期,在某些独裁者的心目中会被视为“狂”而不能相容。封建时代愚忠之臣颇多,诤谏之臣难得。庞统则是是的诤谏之臣。在刘备西进取川的进程中,庞统曾数次进谏使情势或转危为安,或加速发展,从而为刘备开辟建立西川基业立下了汗马功劳。称庞统为难得的诤臣,其一例是其在促使刘备决策取川中起了决定性作用。刘备在张松、法正议献西川表现出犹豫困惑时,庞统以明锐之语坦言道:“事当决而不决者,愚人也。”(同上520页)使刘备主动向庞统请教取川之策。地,统又以“宜以权变”的思想使刘备疑虑顿释,下定了取西川的决心。如此1谏,奇功也。其二例是刘备在镇守葭萌关时得知魏、吴将于濡须交兵的消息,预计胜方将吞并荆州。刘备纳庞统之言,声称拟勒兵回荆州,救援东吴。遣使赍书致刘璋,要求“发精兵三、四万,行粮十万斛。”刘璋得书后,听从刘巴、杨怀等人之言,仅拨老弱军四千人,米一万斛。刘备得此信息大怒,扯毁回书,大骂而起。刘璋使者见状逃回成都。在此因刘备不冷静行动而导致取川情势恶化时刻,庞统直言道:“主公以仁义为重。本日毁书发怒,前情尽弃。”若无庞统之谏,并立即采取紧急措施,顺利发展的取川情势极可能半途而废。刘备在庞统的帮助下,立即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求策于庞统。最后,用庞统之计,才使形势化险为夷,并在张松事发,机密尽泄的被动情况下,随机应变,巧施计谋,智取涪关,强夺雒城,为最后夺取益州扫清了道路。庞统谏主例三,在刘备取涪关后的劳军公宴上,刘备酒酣,醉意朦胧地对庞统说:“本日之会,可谓乐乎?”庞统又直言道:“伐人之国而以为乐,非仁者之兵也。”统面刺君王之语,使刘备这个声称以仁义取天下的所谓贤德之君顿时恼羞成怒,立即为自己进行辩解,并对统下了驱逐令。刘备曰:“吾闻昔日武王伐纣,作乐象功,此亦非仁者之兵与欤?汝言何不合道理?可速退。”(同上535页)本为酒后戏言,不期刘备竟如此薄情,居然对有奇功的军师下了逐客令,实有失王者风范。庞统闻言大笑而起。酒醒以后,刘备闻知酒后失言之事,大悔,关于“次早穿衣升堂,请庞统谢罪,曰:“昨日酒醉,言语触犯,幸无挂怀。”庞统依然“谈笑自若”。当刘备又自责道:“昨日之言,唯吾有错”时,庞统也恳切客观地说道:“君臣俱失,何独主公。”统之豪爽豁达,于此可见。小说这样描写了他们君臣和解的情景:“玄德亦大笑,其乐如初。”(同上534、536页)刘备、庞统可谓一对难得的诤友,庞统不记刘备对他的冷遇屈待,刘备也不记庞统直言揭短。他们为了共同的寻求志向,坦诚相处,严于律己构成的融洽的君臣关系,堪称古今君臣关系中的美谈佳话。坦诚豁达的性格美则正是庞统作为诤臣形象又一审美特点。

得了羊角疯怎样治效果果好
攀枝花整形美容院哪家好
前列腺炎久治不愈的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