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明皇粮仓变身博物馆展示漕运仓廒文化图

2019-05-17 09:24:21

摄影/孙永红郝飞

■藏馆名称:明皇粮仓博物馆

■藏馆地址:东四十条22号(东四十条立交桥西南角),南新仓3号仓

■开馆时间:2010年1月 10日(对外预约参观)

■镇馆之宝:有600多年历史的南新仓古仓廒

南新仓,元、明、清三朝的皇家粮仓,是京城乃至全国保存最为完全、也最有范围的古仓廒。与故宫、长城、胡同、四合院,一并成为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的城市标签。南新仓,作为元、明、清时期南粮北运的产物,已成为中国古代南北方生活资料调解的见证,作为南粮济京的重要代表性建筑,也成为我国古建中的一个特殊类型的建筑留存。对研究我国运河史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是研究古代仓储制度和仓房建筑的宝贵实物。自1984年被北京市肯定为文物保护单位后,古仓的保护、修缮日趋引起各方领导和专家学者的关注。近几年,一个保护性利用、以文化养文物的方法正在这里开始全新的尝试。走进南新仓,在600多年前修建的皇家粮仓里,你可以欣赏到一样诞生于600多年前竹苞松茂的昆曲《牡丹亭》;可以看到传承了中华5千年的精美书法绘画作品、丝绸、陶瓷工艺品;也可以听到充满现代元素的声像、影像作品;还可以陶醉在茶艺餐饮文化的品尝中。今天,这本就令人流连忘返的地方,又多了一个好去处:新开的明皇粮仓博物馆。

在东四十条立交桥西南角新保利大厦的西侧,但见在高楼林立中有一排排略显低矮、却气势非凡的古建筑群,那就是南新仓。进南新仓东门,向北从古仓新韵雕塑和莲花水景喷泉中间穿过,在明朝著名水利专家郭守敬铜像前伫立片刻,然后走过那一片竹林掩映的甬路,在眼前豁然开朗中,你见到的就是3号仓——明皇粮仓博物馆。

&n

bsp;镇馆之宝——有600多年历史的老仓廒

在具有600多年历史的老仓廒中兴修展现京都历史、漕运历史、仓储历史的博物馆,本身就是有识之士的聪明之举、智慧之举。

位于东四十条22号的南新仓,是在元代北太仓的基础上,于明永乐七年(1409年)扩建而成的。虽然历经600多年风风雨雨,站在博物馆的门口,今天我们仍能感觉到那老仓廒的皇家尊贵。

在古代,仓是总称,廒就是贮粮库房。据史料记载:在京城十三仓中,南新仓范围之大,在当时为京城之最。由于是京师储粮重地,为长时间保存粮食,要求储粮的仓房保持干燥与恒温。在外观上,仓廒与城墙一样按军事标准建造,全部用大城砖砌成,保证其坚固耐用。廒砖产自山东临清县,大城砖每块长约45.5厘米,宽约22.5厘米,高约11.5厘米,重约25公斤。仓院墙砖要小一些,重约12公斤。仓房都是砖砌,5花山墙,廒的墙体很厚,底部厚约1.5米,顶部约为1米,墙体收分很大。廒架结构基本采用独棵圆木的中国传统木架结构,七梁八柱。厫内可使用的空间约2800立方米。屋顶悬山合瓦清水脊顶,前有罩门。瓦则产自山西。为了防止水淹,每座仓廒所选地址都比较高,四周筑有高大围墙,地下修有排水管道。

总督仓场——京都仓廒总管和管理机构

走进博物馆的大门,迎面看到的是两尊身着明朝服装的塑像坐在八仙桌两侧。讲解员告诉我们:这是明朝仓场总督正在接待江南运粮官员。

说到粮仓,因其关系着京师的食粮供给和社会安危,一直遭到最高统治团体的重视,从元建大都起,就在城内建起各种仓廪50余座,可存粮百万石,并特设京畿都漕运使司对仓廒进行管理。

到了明朝,因当时的运输条件,漕船不再上溯什刹海,而转向东城了。因而,在齐化门附近,7座粮仓沿城而建。即朝阳门的禄米仓、东四的南新仓、旧太仓、兴平仓、富新仓和北新桥的北新仓、海运仓。听说,这七座仓可储粮518万石,除了供应百官禄米外,有时也用于平抑市场粮价和赈济灾民。

在明代时的最高管理机构为总督仓场,总督仓场尚书或侍郎的办公地点原在旧太仓内。主管机构是通粮厅和京粮厅。这两个厅负责外河、里河、驳运及京通二地漕粮入仓等一系列繁杂事务,需要和30多处衙门调和工作。因而可知,明代漕运就已建立起一整套成熟的管理体制。

除专司贮粮的仓廒外,另有许多附属建筑,其中龙门、官厅、科房、大堂等都是各级人员办公用房;警钟楼、更房,为报警巡更人员所用,还建有仓神庙、土地祠、关帝庙等,为祭祀之用。另有多眼水井,为救火水源。当然,一般的仓库周围都是严禁烟火的。不仅是在仓区,就是附近的胡同里,火神庙、关帝庙也比比皆是。

京杭漕运——皇城官民的命脉

随讲解员右转踏过小桥,我们被一幅巨大的壁画吸引:但见画中河道弯弯、银帆点点;桥上、岸边人流如织、冷冷清清。画下粮垛排排、斗满筛忙。真是当年的情形再现。

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将征自田赋的部份食粮称漕粮,其运往京师或其他指定地点的运输方式称漕运。漕运事关国计民生,是关系朝廷生存命根子的重要政治经济活动。漕运起源很早,秦始皇北征匈奴,曾自山东沿海一带运军粮抵于北河(今内蒙古乌加河一带)。汉建都长安(今陕西西安),每年都将黄河流域所征粮食运往关中。隋朝初年,除自东向西调运外,还从长江流域转漕北上。隋炀帝动员大量人力开凿通济渠,联结河、淮、江三大水系,构成沟通南北的新的漕运通道,奠定了后世大运河的基础。

随着元朝强盛,城市扩大,人口增多,食粮供应难以保障。因此,开凿纵贯南北的大运河势在必行。公元1275年,元朝著名水利专家郭守敬沿江淮至大都各处访问视察,决定把隋、唐时代弓形的河床“截

弯取直”,不再绕道河南,而直接从淮北穿过山东,进入华北平原,最后到达通州。1292年,郭守敬又主持开凿了从元大都到通州的运河,翌年竣工。建设中,他沿河建造了24座水闸,通过上下闸的相互启闭来调节水位,解决了北京地区地势西北高东南低的难题,从而使货船可以由低向高行驶,直达积水潭码头。元世祖忽必烈亲赐这条河为“通惠河”。通惠河的开浚,大大增进了京城仓储事业的发展。之前供应京师的粮仓,大多建在距离北京50余里的通州。通惠河开浚后,城中陆续建起了一批范围宏大的粮仓。于是就有了我们后来所说的“京城十三仓”。

皇粮储放——历代皇上的定心丸

博物馆内还向我们实景展现了当年漕粮储放的状态:为了防潮,每座仓廒的地基,都是用三合土夯筑。然后,均匀铺洒一层白灰,再用砖铺作地面,上加楞木,铺满松板。墙壁有护墙板,门有门罩。为了透风,每座仓廒顶都有气楼、闸板,以透泻湿蒸郁热之气。并用竹篾编成隔孔,就像如今的纱窗一样,钉在窗上以避免飞鸟进入。

俗话说得好:手中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不管是位高九重的天子,还是芸芸众生的庶民百姓,都逃不脱这句俗语的束缚。如此完备的储粮方式,当然会让皇上心舒气爽。

漕运船模——他曾带来东四一带繁华

壁画的尽头,一艘仿造的木船紧贴画面停靠在码头,船上粮包、水桶、铁锚、缆绳一应俱全。讲解员介绍说:就是这样一艘艘的木船,把京城百姓所需的粮食和江南盛产的茶叶、陶瓷、丝绸等各类生活必需品,经过大运河源源不断地送进京城。

大家都知道,东便门大通桥是漕运卸粮之地,但是由于粮多船多,大通桥一处不够使用,必须有一部分漕粮在通州卸下。不管是在东便门卸下的食粮,还是在通州卸下的食粮,都要改用大车、骡马,运至京城进朝阳门入仓。众多的车马、马夫、搬运粮食的夫役和管理粮仓人员的喝水、吃饭、休息自然需要解决。朝阳门周边的街巷,与仓储漕运相干的行业,也就应运而生,东四牌楼一带也日益成为繁华的商圈。著名的四大恒钱庄、供奉天地水的大慈延福宫、隆福寺庙会、灯市口灯会、东四清真寺、东升祥绸布店、瑞芳斋饽饽铺、宏仁堂药铺、天源酱园、爆肚满、恒和庆酒店,以及古玩铺、银楼、米店等众多店铺在这一带开张营业,火爆一时。就连这一带的胡同名,仿佛都刻着当年的印记。像东门仓胡同、豆瓣胡同、烧酒胡同、椅子胡同、美人胡同、鸡爪胡同等。

这一片的繁华,不但影响了进出京城的官员商贾,甚至也影响到了皇上。据说:始建于明成化年间的大慈延福宫,因供奉天、地、水府三元的神,俗称三官庙。三官庙遗址就在今天老外交部大院的东侧,现仅存一座东路庙院。这座庙规模大,香火旺。每逢开庙之时,香客摩肩接踵。东至朝阳门,西至东四都是络绎不绝的人群。传说,明成化以后的皇帝,都曾到三官庙上过香,特别是崇祯皇帝常常去。在李自成起义军打到山西太原危及北京时,惊骇万分的崇祯就又来向三官神求签。1抽,正好是个“有”字,崇祯皇帝非常高兴,这明显是说大明江山“有救了”。可没过几天,起义军就兵临城下,这下,崇祯可慌了神,急忙找来测字先生想问个明白。先生问:圣上抽的甚么签?崇祯说:我抽的是个“有”字呀。先生掐指算来缓缓答道:圣上莫怪,大明江山,气数已尽。崇祯忙问:这明明是有,怎么会没有呢?先生说:请圣上看,“有”字拆开,上面是大字少了一捺,“月”是“明”字少了一个“日”,这“大明”二字不是都没有了吗?崇祯一听非常生气,当即口谕:此庙永久不得香火!也是皇上金口玉言无人敢背,三官庙从此无香火。但大明气数终不能回,城破后,崇祯皇帝走投无路,自缢于煤山东麓一棵槐树下。直到清乾隆年间重修后,此庙才开始有人进香。

木制粮垛——可移动的廒外储粮仓

在博物馆内我们还见到了一排高大的木桶样装粮器具。

漕运南粮到京仓的时间和数量,根据收获情况、气候和运河水势情况而不同,一般集中在夏、秋季。漕粮来

得多时,廒库常常不够用,只好露天寄存。因而,各仓场纷纭采取不同方式应对存粮难题。这些可随时移动的木制粮垛,具有透气性好、占地小、立体存储量大、装卸简易等诸多好处。如图所见,只要有1架木梯,由人工将粮食从顶端倒入库中,封上伞状顶便可。取粮时打开木垛下端的出粮口,便可自由掌握出粮多少。

等到垛内粮食用完后,在仓场院内的木垛,便会移至闲处,集中堆放。

鼓风机——晾晒场之必备物

在博物馆中间,我们还见到了如今北方不多见的石臼和鼓风机。木质的鼓风机已显现年头的久远,上边的毛笔字清晰可见:宣统2年。

我们了解到,在南方的一些地方现在还会使用这类石臼和鼓风机。石臼用于舂米,鼓风机的机顶,是漏斗形灌粮口,右边的圆形木盘中间,有一个手摇把,转动摇把盘内风叶,会将机顶流下的食粮分离成稻米和糠皮,稻米从下边的出口流进箩筐,而糠皮则从左边的出风口吹落在地上。

因新运到的漕粮,往往湿气较重,必须先行晾晒。所以当年京城各仓均在廒外设置晾晒场。而常年存放的廪粮,也要翻倒、除糠。鼓风机也就成为各仓场必备之物。

至此,漕粮开始进仓,分别装进各廒,储满一廒,再装一廒,廒满关门,贴封上锁,用时开启发放。

“样米”制度——保证仓粮质量的有效方式

为了保证仓粮质量,朝廷还制定了“样米”制度。规定“各处起运京仓大小米麦,先封干圆洁净样米,送户部转发各仓收,候运粮至日,比对相同,方许收纳”。以防止运丁在中途偷换劣米。

清末有这样一个传说:一位御史大人向慈禧老佛爷举报禄米仓发放的禄米、饷粮都是些快要发霉和虫吃鼠咬过的碎米,为证实他的举报,特地奉上了一包“样米”。老佛爷一向关心八旗人家的生活,听御史这么说,自然十分关心,就让大太监李莲英将样米呈上来。老佛爷看后大怒,随手就把那包米摔在这位御史头上,大声怒斥道:“这么好的白米不吃还要吃甚么米!”立马将此人革了职。这位御史状没告成,倒落得个卷铺盖回老家的结局。原来这位御史要检举的事儿,被人家知道后,先给了李大总管一些好处。结果御史呈上的那包样米被调了包,转手呈给太后的是早准备好的精白米。

话还得说回来,主持仓场的大员中,并不是都是贪官污吏。名臣海瑞就曾当过仓场监督,禄米仓的仓场监督题名刻石上就有他的大名。

征收毛竹——透泄污蒸之气的竹气通

照片中的竹竿在仓粮存储进程中有着举足重轻的作用。

据说在雍正三年的一个秋季,正逢新米到京之时,由于北京大雨连绵,京仓各廒多被雨水所浸。雍正皇帝派遣内务府总管来保,查勘各仓情况。来保在勘察过程中发现,由于海运、禄米两仓地势较为低洼,仓廒被淹的情况较为严重。而南新仓并无大碍,心中颇为宽慰。他无意中看到一大廒内,有几根大毛竹高出米堆之上,不解其意。仓监督急忙解释说:这是仿效江南藏米之家的做法,于收贮新米之时,采用竹气通,高出米顶之上,透泄污蒸之气。

来保听后大喜,回去后即禀报皇帝:京仓收储新米之时,虽有廒房上下气楼,恐不足以泄中间之郁热。诸仓应效仿南新仓贮米之做法,多用气通,每廒需用5根或6根较大毛竹。雍正皇帝采用了他的建议,下令除不产竹之山东、河南两省之外,其他各省漕船赴京时,每船带运大毛竹2根(长2丈,中径5寸),中毛竹10根(长1丈2尺,中径2寸),并对南新仓的仓监督予以褒奖。

增建八井——乾隆帝救仓于火患之前

在博物馆西南角,有一座石碾,大大的碾盘底座由青砖砌成。解说员告知我们:其实这是一物两用。既是石碾底座,又是水井。这里隐藏着一个源自清朝的传说。

>

据说在乾隆年间,南新仓在京师十三仓中仓储容量第一,其作用和影响当然不小。一天,内务府官员、总督仓场侍郎陪同一名神秘的“大人”来南新仓巡查。此位“大人”下轿后,一言不发,健步跨入南新粮仓大门。在仓场内仔细巡视一番后,该“大人”悄然离去,令在场官役诚惶诚恐。不多时日,乾隆皇帝下旨拨白银若干,命工部在南新仓一次增建8处水井,以备不时之需。而在此之前,偌大粮仓内用于防火的水井仅有1处。众官役纷纭猜想,南新仓增井之事会不会与日前视察过南新仓的那位神秘“大人”有关……说来也巧,水井建好后不久,与南新仓一墙之隔的旧太仓突然失火,火势迅猛,6座仓廒毁于一旦,损失食粮10万石。而南新仓凭借9处水井,全力防范,竟奇迹般的幸免于难。后来,关于当今圣上为南新仓建井的传说不胫而走,成为歌颂乾隆功德的一段佳话。

河源最好的性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常用药物有哪些
内服外用中药治疗前列腺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