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虚实战纪 外传一、三人行(中)

2019-10-12 22:32:45

虚实战纪 外传一、三人行(中)

烦死了。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热闹的人群充满了张龙潜的视野,嘈杂的声音穿过她的耳膜,却无法激起她心中一点波澜。

烦死了。

目光毫无焦点,张龙潜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不断的重复这一个念头。

真的,烦死了,这些人。

她停住脚步,看着往来不息的人流,心中浮现出阴暗的想法。

为什么你们能活着?明明他都已经不在了,为什么你们还能这么开心的活着?

为什么……只有他不在了?

张龙潜转过身,朝着僻静的街道走去。

这是一条充满了老旧建筑物的街道,一些很有年头的房子静静地立在街道两旁,这里开的店也是一些不受年轻人欢迎的没有任何时尚气息的店,就算是酒吧看起来也像是八九十年代的感觉,因此就算是白天,这里也相当冷清。

张龙潜在一家名为“尚武”的老旧酒吧前停下,看也没看门上挂着的“暂停营业”,她径直走进酒吧旁一条有些昏暗的巷子。

小巷比一般巷子略宽一些,里面虽然阴暗,却意外的整洁,还有几把长椅靠墙放着。张龙潜在最里面的那张长椅上坐下,双目无神地看着正对面的小店,却似乎看着什么不存在于世的影子。

一个洁白的,永远不会被污染的影子。

“咦?龙潜?”

甜美可爱的白露突然出现在张龙潜的视野中,她一脸惊喜的看着张龙潜,身旁还站着一脸淡漠的周邈。

“龙潜你也喜欢这家店吗?”白露毫不犹豫的在张龙潜身边坐下,一脸微笑地看着她,“这家书店虽然很旧,但是里面的书意外的很齐全呢!龙潜你也喜欢书吗?”

听见那兴奋的声音,张龙潜立即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转身离开。

“龙潜!”白露“哒哒”的跑到张龙潜身前,一脸开朗的笑容,“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的!”

张龙潜看也没看她,绕过她离开了。

“唔……”白露一脸大受打击的样子看着张龙潜的背影,“为什么她都不理我呢?”

周邈随意翻着手中的书,没有理会白露。

白露看了看周邈,随即坚决地望天道:“我一定会让她变成我的朋友的!”

周邈合上书,终于淡淡的开口。

“不要总是把你的坚持用到奇怪的地方。”

走出小巷口时,那里果然也有几个聚在一起的小混混,这个城市就是这样,到处都能见到这种人的身影。没有丝毫害怕迟疑的从那几个小混混身边走过,张龙潜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们的存在一样,她默默地走到街对面上了一辆公交车,坐下,静静的看着窗外变幻的景色,双眼却没有一点神采。几站之后,她下车,走进了墓园。

在一座还很新的墓碑前停下,张龙潜安静的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想要哭,却已流不出泪水。

静静的凝视那个名字,许久许久,张龙潜慢慢抬起了手,轻轻触碰自己那看起来十分杂乱,就像是胡乱剪成一样的发梢,她用力的握住自己的发丝,用力得指节都发白了,手也不禁微微颤抖,然后她就那样颤抖着慢慢蹲下,埋下了头。

“……为什么会这样?”

轻微的呢喃同样也微微颤抖,嘶哑的,低沉的,宛如恸哭一般。

中午回到家,父亲一脸担心的看着张龙潜,还没等他说话,张龙潜就看着自己的父亲,露出一个微笑,轻声说:“没事的,爸爸,只是现在还不习惯而已,会慢慢好起来的。”

知道自己多说无用,父亲叹了口气,露出慈祥的微笑:“去洗手吃饭吧,下午要上课吗?”

张龙潜点点头,换了鞋进屋。

面对着一脸温柔的父亲,一直阴沉的张龙潜脸上总算是稍微有了些生气,吃完饭帮忙收拾了桌子之后,她便跟父亲说了一声,慢慢走去学校。

“龙潜,你来啦!”

刚进教室,一个开朗得有些过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张龙潜无视声音的主人,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可惜声音的主人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她看着自己的同桌,一脸微笑:“我们当朋友好不好?”

张龙潜趴在桌上,无视白露。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要学会一直无视白露还是很有难度的。

因为是同桌,所以上课的时候白露总是会悄悄跟张龙潜说话,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老师从来没有发现过,而且每天她都能说着不同的话题一个人在那里开心,天知道她怎么会有这么多话题。下课之后,张龙潜本来是更加愿意一直在座位上发呆的,但由于白露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便学会了到处乱晃,等到上课再回来,可是不管她走到哪里,白露都会出现,哪怕走到厕所也是一样。放学的时候白露会拉着周邈跟张龙潜同行,虽然一开始只是跟张龙潜一起走顺路的部分,但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会拖着张龙潜和周邈两个人一起去逛街,不过,结果当然是每次她一碰到张龙潜就被甩开了,然后张龙潜就会独自离开。

对于张龙潜来说,她倒是没怎么在意身边出现了一个很吵闹的人这种事,毕竟她早已学会把不感兴趣的声音过滤掉了,但是若是被接近,她依然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很远的距离。

但是,只有在一个地方,她不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那家名叫“尚武”的老酒吧旁边的小巷中,有一家没有名字的旧书店,也是张龙潜第一次在学校外面遇见白露和周邈的地方,她总是会坐在那家书店对面的长椅上,盯着书店发呆,目光不知道看向了何处。这个时候,如果白露或周邈坐到她身边,她是不会马上离开的。也许是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的不同,白露在这个时候总是很安静,当然更可能是她只顾着去书店看书的缘故,所以这时坐在张龙潜身边的通常只有安静的周邈一个人。

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她们三人几乎每天都会到这家书店来,然后张龙潜安静地坐在书店外的长椅上,白露则欢快的跑进书店。

几乎都不开口的周邈在张龙潜身边坐下,眼睛看着手中的书页,突然淡淡的说道:“小露她让你很烦吧?”

张龙潜只是看着满是书架的书店,没有回答。周邈也只是看着手中的书,不再说话。

过了半晌,张龙潜突然开口。

“你们最好离我远点。”

声音淡淡的,却充满了死气。

周邈看了她死气沉沉的脸一眼,淡淡说:“这样把自己一直隔开没有任何意义,不仅对于过去无法挽回,就连现在你也会错失。”

似乎被戳中了不可触及的地方,张龙潜一下站了起来,她眯着眼俯视低头继续看书的周邈,声音中出现一丝淡淡的愤怒:“你又知道什么?凭什么这么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周邈合上书,抬头看着张龙潜,“对于已逝的人来说,看到所爱的人珍惜现在才是最好的事。”

“珍惜现在?”张龙潜移开目光,抬头看向被小巷分割成一长条的天空,“我的生活当中没有需要珍惜的,全都是些烦死人的事物而已。”

“朋友呢?”

“我没有朋友,也永远都不会有朋友。”张龙潜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因为害怕再度失去吗?”

身后传来周邈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但张龙潜却似乎在里面听到了一丝叹息。她停下脚步,没有回答。

但是她的心中,却再清楚不过。

是的,就是害怕再度失去,怕自己无法守护想要保护的事物,然后陷入无尽的悔恨中。

所以,宁可不再触碰。

“咦?龙潜你已经要走了吗?等下,我请你吃雪糕。”白露从书店窗户看见张龙潜就要离去的样子,便放下手中的书走向门口的冰柜,同时在自己身上到处翻钱。

周邈走过去,掏出钱说:“你的钱已经都拿来买书了,今天我请。”

闻言白露一脸震惊的看着周邈:“咦咦咦!?小邈居然会请客?平时连公交车钱都不愿意自己掏的小邈居然会请客?难道今天太阳是从东西南北一起升起来的?”

“你再说多余的话就不教你功课了。”说着,一直都很淡漠的周邈唇边似乎荡开一个微笑,“毕竟偶尔请朋友吃一次也不错。”

看了看伸过来的雪糕,张龙潜又看向拿着雪糕的周邈,原本毫无表情的短发少女脸上似乎有了一丝笑意:“不要吗?我可是很难得请一次客的。”

张龙潜又看向那支巧克力口味的雪糕

,却似乎看到一支白皙纤细的手向她递来同样包装的事物,这让她目光动摇了一下,然后在白露以为她不喜欢这种口味时,她终于伸出手,接过了周邈手中的雪糕,然后捏着袋子转身慢慢离开。

白露一手拿着雪糕一手使劲挥着:“龙潜拜拜!”

捏着雪糕袋子朝巷口走去,张龙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手中那再平常不过的包装袋上,耳边似乎响起了温柔清澈的声音。

“如果只是害怕,却什么都不做的话,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哦!……于你……于我……都是。”

改变?我吗?

失去了我的英雄,如此软弱的我吗?

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况且……

没有你的世界,改变又有什么意义呢?

“……狐哥哥……”

轻声呼唤着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人,张龙潜难以抑制心中喷薄而出的痛苦,禁不住闭上了眼睛。

这时,几句小声的谈话被她过人的听力捕捉住,清晰的传了过来。

“那个书店一向关门关得很准时,嗯……还有两分钟。嘿嘿,老板应该马上就走了吧?”

“嗯,然后那两个小萝莉会在那里的长椅上看半个小时左右的书,不会错的。”

“走吧!去跟两个小妹妹玩玩吧!况且那个长发小妹妹每天都来买书,很有钱的样子,说不定身上还有不少呢!嘿嘿嘿!”

张龙潜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四个小混混走向长长的小巷,然后她收回目光,却没有折回去,而是依旧朝着小巷外的街道走去。

佛山癫痫病医院
茂名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邢台牛皮癣治疗方法
佛山癫痫病医院费用
茂名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