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季羡林遗产被盗案今日开庭333万鉴定价款成焦点1

2019-05-18 04:10:02

今天上午,备受社会关注的国学泰斗季羡林遗产被盗案,将在北京[注: 北京有着三千余年的建城史和八百五十余年的建都史,最初见于记载的名字为“蓟”。民国时期,称北平。新中国成立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市一中院开庭审理。季先生生前秘书[注: 秘书岗位是与领导岗位相伴生的,有了领导才有秘书的存在。秘书与领导的关系是一种有别于同事关系的特殊关系。这类关系处理的好坏事关全局工作的开展和秘书工作的成败。]李玉[注: 李玉[戏曲家],李玉[导演],李玉[宋朝词人],李玉[中国工程院院士]]洁的干女儿王如[注: 北大公共经济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概述王如,是季羡林前秘书李玉洁的干女儿,在季羡林追悼会上闹出“乌龟被抢风波”的神秘白衣女子。]和季先生前管家方咸如被控在季羡林先生去世后,盗走季先生位于北大朗润园家中的近6000册古书和塑像等物品,鉴定价值总计333万余元。记者昨日获悉,在公安机关对被盗物品估价中,故宫博物院专家等4名国内专家经过一天的现场鉴定,终究定出了333万余元的起诉数字。

4位文物专家参与被盗物品定价

“包括故宫博物院请来的专家在内,4位国内文物专家在我们家的储藏室里一本一本地查看、讨论,弄了整整一天,最后才肯定的这个数字。”对于起诉书指控两名被告人偷盗的季羡林遗产价值333万余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季先生之子季承先生昨天向记者透露了鉴定经过。

据悉,王如和方咸如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二人所盗物品全部被警方追回,并发还给了季羡林之子季承先生。

季承先生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二人偷走的主要物品是近6000册古书,其中包括明版、清朝[注: 清代(公元1636年~1912年,一说1616年建立,1644年起为全国性政权),又称大清,简称清,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由少数民族(满族)建立并统治中国全境的封建王朝。]的古书,如资治通鉴、陶渊明[注: 陶渊明(约376~427),字元亮,自号“5柳先生”,晚年更名“潜”,卒后友人私谥“靖节征士”,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人。]诗词等,还有季先生本人的铜质塑像及铜质、木质的佛像等,其中文物并不多。

季承告知记者,案件侦破后,如何确定被盗物品的价值非常关[注: 工关,明清税关,掌征收竹、木、船钞。因隶属工部管辖,故名”工关“。]键。据他了解,侦破此案的海淀公安分局为了确定被盗物

品的价值,专门请来了海淀工商局的专业人员帮助工作。由于古书定价不同于一般的商品[注: 商品流通企业外购或拜托加工完成,验收入库用于销售的各种商品。商品的基本属性是价值和使用价值。价值是商品的本质属性,使用价值是商品的自然属性。],海淀工商局请来了包括故宫专家在内的4位国内专家,专门来到他保存发回物品的储藏室进行定价。按照公安机关的意思,在每套书的定价范围内就低不就高。定价组在他家储藏室里“开了一天会[注: 天会,经穴别名。出《针灸甲乙经》。]”,最终肯定被盗物品价值333万余元。

季承称,被发回的季先生遗产藏书,目前已经被他专门找了个地方妥善保存起来,具体上述古书今后是不是会捐给国图等国家收藏部门,他要和同样有继承权的其姐姐的儿子商量后再做决定。

记者问季承先生开庭当天是不是会到法院旁听此案?季承表示,此案开庭法院和检察院[注: 释义:(1). 唐监察御史的官署名。(2). 明改御史台为都察院,简称察院, 清因之。御史出差在外,其驻节的衙署亦称察院;京师巡城御史称五城察院。]都没有通知他,他是上周从媒体记者处得知此案开庭的消息,但是他不会去参加旁听,因为他得知两名偷走其父亲遗产的犯罪嫌疑人受审“心里并不觉得很安慰,反而心情非常复杂”。

“父亲的藏书被盗后把我气得够呛,我和王如和方咸如过去都很熟。特别是王如,在李玉洁要和我争房子[注: 住宅是提供人居住的房屋。客家人称作屋家,广东人称作屋企,福建人称作厝。为民间信仰的风水区分由于生人居住;称阳宅、以别于已身故入土之阴宅(墓)。]和父亲遗产时,说话还挺明白。没想到最后是这两个人作的案。”季承说。

季承称北大还没有归还其父遗物

据了解,除去被盗的近6000册古书外,国学泰斗季羡林生前的大部分有价值的收藏品目前还由北京大学负责保存。

季承昨天告诉记者,从父亲季羡林去世后,他就开始和北京大学交涉发回父亲遗产的事项,但是北大方面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发还父亲的遗物。季承表示,他的底线是今年年底前如果北京大学还不将父亲的遗物返还给他,他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季承告诉记者,据他了解,父亲季羡林的贵重遗物目前都在北大收藏,仅字画就有500多幅,其中古画200多幅。

季承说,季先生的遗产归属曾有过两次起伏。2001年,父亲季羡林曾经有过一次“裸

捐”,就是把包括其母亲财产在内的家中所有物品,都捐给了北大。他得知父亲“裸捐”后对此提出异议,表示父亲无权处理母亲的生前财产,父亲的“裸捐”违背法律规定应属无效。

2009年父亲住院期间,北大的主要领导来到医院看望季先生,再次提到遗产捐赠问题。北京大学领导表示,捐与不捐以季先生的意思为准,季先生当场表示“不捐了”。当时北京大学方面进行了录像和照相。父亲去世之后,他就要回父亲遗产的事情屡次与北大协商,但是对方一直拖到现在。

阳痿吃什么中成药对治疗好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原则
哪种方法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