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现代我国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与整合研究

2019-05-17 06:19:29

课程与教学谁主谁从的关系问题一直是困扰现代教育理论与实践的重大历史问题,拥有这1问题的20世纪的教育以课程与教学的分离为特征。虽然伟大的教育哲学家杜威在20世纪初就曾为课程与教学的整合做出过第一次努力,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杜威提出的课程与教学整合的理念并没能改变20世纪课程与教学分离的历史状态。新世纪伊始的课程与教学领域正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改革,课程与教学改革的发展趋势对两者的整合提出了现时代的要求。在新世纪这个课程与教学蓬勃发展的春季里,如何抓住当前的机遇,在课程与教学观上回归杜威并在实践中超出杜威,实现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的跨越式发展,就成为摆在教育研究者眼前的重大理论与实践课题。但是,课程与教学的整合研究须以各学科在此方面的研究为基础和条件,只有各学科的相干研究均获得长足的进展,才有望取得整个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领域的大面积丰收。因此,从这类意义上说,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就成了整个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加强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不但有利于丰富整个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领域的理论宝库,而且有利于解决当前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改革中沉积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故而具有重大的理论及实践意义。不尽如人意的是,在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领域我国体育学者至今鲜有人涉足,研究成果几近空白。所以,致力于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已显得尤为迫切和必要。希望本文的研究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发更多的同行对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作出探讨。

1 现代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相干概念释义

何谓“现代”?尽管关于这方面的著述汗牛充栋,但对于“现代”何指,学者们至今各持己见。我国著名学者王岳川先生认为,“今天,‘现代’一语大概基本上是指已经过去的时代。” 依照我国史学界的观点,一般把1919年“五四运动”以后时期称为现代史阶段。鉴于此,本文所论及的问题是指已过去的“五四运动”以来我国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与整合问题。相对于“后现代”而言,“现代”表征为追求进步、技术、理性、效率、封闭性、确定性、同一性、中心性、普适性、控制性,了解“现代”的以上特点对理解后文的“制度课程”大有裨益。

所谓体育课程,是指以发展学生体能、促进学生身心健康为主的一种特殊的教育性课程,它与德育课程、智育课程、美育课程、劳动课程相配合,共同促进学生身心全面发展,是全部学校教育的一个方面的课程。本文的研究也是把体育课程视为一门学科课程而言的。什么是体育教学呢?体育教学是教学的下位概念,一般是指在学校体育教学目标的规范下,以体育教学内容为中介,由体育教师和学生组成的一种双边教学活动。

2 现代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

2.1 分离的缘由

2.1.1 “制度课程”是造成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分离的主要本源 “制度课程”并非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其产生有其历史渊源。众所周知,现代课程研究起步较晚,大多数学者均把其视为一个20世纪的现象,正如资深课程学者坦纳夫妇(D.Tanner & L.N.Tanner)指出:“课程有一悠久的过去,但只有短暂的历史。” 博比特、泰勒就是初期著名的课程研究专家,以他们为代表创建的课程研究模式可谓代表了一个时期,该模式寻求科学化的方法,以“技术——控制”取向为特点,以“技术理性”为原则,因而被视为“泰罗(有“科学管理之父”之称)模式”。“制度课程”就是这1模式的最好映照。所谓“制度课程”,是指特定社会在特定历史时期规定并实现的合法化的学校教育内容,具体体现为官方的课程文件(课程标准、课程指南、教材、教具等)及这些课程文件的操作形态。但纵观其历史征程,不难发现其仍然没有脱离“制度课程”的范畴,是我国社会在每一特定历史时期对学校体育作出的计划和规定。

“制度课程”有着密切联系的外部和内部功能。从“制度课程”的外部功能来看,是学校系统传递社会需求的方便且有效的工具,这一点从历届我国体育教学大纲(课程标准)规定的学校体育的培养目标上可见一斑;从“制度课程”的内部功能来看,实际上是一个管理和限制体育教师工作的规范框架,由于以往体育教学大纲的制定终究是以广大体育教师为阅读对象的,因而为了到达有效控制的目的,官方规定的课程指南往往对体育教师的教学实践作出“苏州园林式”的策划,以排除教师可能作出的与官方认可的社会需求相悖的课程变革。

在制度层面,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极易成为两个分离的领域,两者的关系也被视为一种线性关系。体育课程是学校体育的实体或内容,它规定了学校体育“教什么”,体育教学是学校体育实施的进程或手段,它规定了学校体育“怎样教”;体育课程是学校体育的方向或目标,是体育教学过程之前和体育教学情境以外预先就有的“人工合成物”,体育教学的过程就是忠实而有效地传递体育课程的进程,而不应该对其作出任何变革。故此,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就被割裂开来,二者之间产生难以逾越的鸿沟,并机械地、单向地、线性地发生关系。

2.1.2 “二元论”是造成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分离的认识论根源 从认识论或思惟方式进行深层思考,可以发现,五花八门的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分离的观点或做法均源于以下一种或几种性质的二元论。

(1)内容与过程二元论(content-process dualism)。这类二元论认为,体育课程即体育学习内容或教材,体育教学则是内容的传递进程与方法。其中,内容与过程、教材与方法是分离的、独立的。这类传统的二元论思想,不单单体现在体育课程与教学领域,而且在现今全部课程领域也很有市场。例如,美国著名教育学者布劳迪(H.S.Broudy)等人认为,“课程主要由某些组织成为教学规范的内容组成,……严格地说,教学方式不是课程的一部分”[6]。英罗(G.M.Inlow)也认为,“课程是一组学习内容,教学则是通向学习的方法、渠道”[7]。

内容与过程二元论的实质是把学校体育的内容与内容由以产生和传播的进程割裂开来。这样,原本有机统一的实体就被人为地分割为内容和产生及传播这些内容的进程与方法,导致二者相互独立,机械地发生关系。殊不知,正如某些学者所言,任何知识都既是探究的产物,同时也内在地蕴含着探究的过程与方法,还是未来探究过程的原材料[8]。

(2)目标与手段二元论(ends-means dualism)。此种二元论认为,体育课程是有计划的学习目标或结果,体育教学则是实现目标或到达结果的手段。同内容与过程一样,目标与手段也是分离的、独立的。走出体育课程与教学领域的局限,放眼整个课程与教学领域,这种二元论的观点仍然夺目。比如,约翰逊(M.Johnson)曾指出,“课程是一系列有组织、有意识的学习结果。课程规定了教学的结果,但它并不规定用以达成结果的手段,这些手段包括活动、材料,乃至教学内容。”[9] 美国著名课程学者塔巴说:“课程是学习的计划。”[10] 奥利沃(P.F.Oliva)则说:“课程是一组行动目标。”[11] 以上皆属于目标与手段二元论的观点。

目标与手段二元论的实质是把体育课程与教学中本来具有内在统一性的人的完全的活动割裂为目标(计划、结果)与手段。由此致使的结果是:为了达到目标,可以“不择手段”;一种特定的手段也可以被泛化并被滥用于不同的目标。例如,为了到达增强学生体质的目标,学校体育教学采用的“学运动技术”、“教运动技术”、“考运动技术”的模式一直沿袭至今,其手段已倍显单一和僵硬,但是,这一模式却一直被广大体育教师津津乐道地采纳。毋庸置疑,现今学校体育改革提倡的“毕生体育”、“快乐体育”、“健康第一”的学校体育指导思想,是反诘这1模式的最佳利器:难道只有这1模式才能达到增强学生体质的目标吗?难道这一手段仍然适应现时代学校体育“健康第一”指导思想的内在要求吗?

2.2 分离的结果

2.2.1 产生了两个领域,两批专家 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致使了体育课程领域与体育教学领域、体育课程专家与体育教学专家的产生。体育课程专家建树于体育课程理论的研制,体育教学专家造诣于体育教学领域的研究,两者分道扬镳,各守自己的一方净土。用辩证的观点来看,虽然这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各自领域的研究向纵深方向拓展,但另一方面,实则不利于二者的横向融合,不符合当代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的发展趋势。

2.2.2 束缚了体育教师和学生对体育课程的创生 “制度课程”下的体育课程对体育教师和学生而言无异于“元叙事”(指能够为科学立法的哲学话语)[12]。体育教师和学生只是既定课程计划的实施者和执行者,而不是体育课程的开发者和设计者;体育课程的研制与开发被误认为是体育课程专家的事,体育教师和学生只能是体育教学的实践者,不能具有对体育课程的话语权。这显然不利于体育课程的创生,不利于体育课程由静态的“跑道”(curriculum)向动态的“‘跑’(currere)的进程”的回归。

综上观之,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虽然有利也有弊,但全盘审视之,不难发现其弊大于利。因此,进行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就不无意义。以上既可视之为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分离的结果,也可视之为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整合的缘由。     3 现代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

3.1 整合的理念

通过对以上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分离的缘由和结果的分析,结合当前我国体育课程和体育教学的实际,提出“体育课程教学”的理念。“体育课程教学”理念的内涵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3.1.1 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进程的本质是变革 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进程的进行总是包括着对学校体育内容的不断变革,即使是在“制度课程”的层面也是如此,如上一世纪我国诸多体育学者在对“竞技运动体育手段化”的探讨中,就曾呼吁要对传统学校体育竞技运动教学内容进行改造,其目的就是使体育教学内容具有适恰性,符合学校体育教学实际。因此,对学校体育内容的变革也是有效传递内容的手段。现时代学校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开始指向人的主体性的提升,指向人的自由与解放,而学校体育内容的不断变革与创造正是人的主体性充分发挥的展现。所以,体育教师与学生在具体学校体育活动中不断变革与创新内容,从而不断建构本身的意义,正是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过程本质的反映。

3.1.2 体育教学在本质上是一种体育课程开发进程 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是在从“技术理性”、“制度课程”走向“解放理性”、“体验课程”基础上的整合,当前素质教育背景下我

国学校体育改革正体现着这一趋势。在此基础上的体育教学不仅仅是一种师生交往过程,而且是一种体育课程的开发过程。在体育教学情境中,体育教师的主体性充分发挥的进程即是体育教师创生体育课程的进程,这时体育教师和体育课程专家一样在“创作”体育课程,只不过是现场“创作”,而体育课程专家的作品是预先创作好的;学生的主体性充分发挥的时候,学生积极地参与到体育课程的创生进程中,实际上也是在“创作”体育课程。由上观之,在体育课堂教学中,体育教师与学生的主体性充分发挥的进程即是共同创生与开发体育课程的过程。正如有的学者所言,教学过程中实现着课程的精细加工及再生和演绎[13]。

3.2.3 赋予体育教师和学生对体育课程的话语权 “制度课程”下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分离,导致体育课程的编制只被看做是体育课程专家的事,体育教师和学生被看作体育教学的主体,而非体育课程的主人。这1现象是致使以往体育课程研制中“见物不见人”的弊端的重要原因,也是致使体育课程缺乏生机和活力这1顽症的关键所在。如何冲破以往体育课程研制的樊篱?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赋予体育教师和学生对体育课程的话语权。由于只有体育教师和学生才是体育课程的终究实践者,是体育课程的灵魂和生命力所在,而且体育课程的创生需要由他们在体育教学实践中共同完成。赋予体育教师和学生对体育课程的话语权,并不是指要体育教师和学生直接参与体育课程的编制,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现实的,而是指体育课程专家和体育教学专家在共同研制体育课程的过程中,要明白体育课程是为学校体育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而设置的,其内容要具有适恰性,适合体育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体现以人为本的特点,不断创生“人本课程”。

4 结束语

20世纪以来我国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长期处于分离的状态,“制度课程”与认识论上的“二元论”是造成二者分离的重要原因。需要指出的是,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不是两者的机械相加,而是二者的有机融会,不是形式上的合并,而是两个领域之间的相互渗透与交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而需要和全部课程与教学领域的整合不相上下,也需要及时汲取其他学科以及全部课程与教学整合研究中的公道内核。因此,在体育课程与体育教学的整合研究中切忌出现急功近利和胶柱鼓瑟的做法。

【参考文献】

王岳川,尚水.后现代主义文化与美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158-159.

汪霞.课程研究:现代与后现代[M].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3:11-12.

吴志超,刘绍曾,曲宗湖.现代教学论与体育教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3:311-312.

Tanner D,Tanner L N Curriculum Development: Theory into Practice[M].New York: Macmillan,1980: 3-4.

See Doyle W.Curriculum and Pedagogy,in Handbook of Research on Curriculum[M].New York: Macmillan,1992: 487-488.

[6]Broudy H S,B O,Burnett J R.Democracy and Excellence in American Secondary Education[M].Chicago: Rand McNally,1964: 69-70.

[7]Inlow G M.The Emergent in Curriculum,2nd ed[M].New York: Wiley,1973: 41-42.

[8]张华.课程与教学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79-80.

[9]Johnson M Jr.Definition and Models in Curriculum Theory[J].Educational Theory,1967,(17): 129-130.

[10]Taba H.Curriculum Development[M].New York: Harcourt,Brace & World,1962: 213-214.

[11]Oliva P F.Developing the Curriculum[M].Brown Company,1982: 5-6.

[12]Lyotard J.The Postmodern Condition: A Report on Knowledge[M].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84: 23-24.

[13]郝德永.课程研制方法论[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27-28.

[14]王策三.教学论稿[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5:171-172.

[15]陈侠.课程论的学科位置和它同教学论的关系[J].课程·教材·教法,1987,(3):26-27.

[16]Peter F Oliva.Developing the Curriculum[M].Little,Brown & Company Limited,1982: 11-14.

[17](美)约翰·S·布鲁贝克.王承绪,郑继伟,张维平等译.高等教育哲学[M].浙江: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61-62.

北京治疗妇科的医院
鼻部整形修复手术选择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