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我国的传统医疗和大众文化中吃什么补什么正确吗

2019-04-11 10:18:12

我国的传统医疗和大众文化中,还普遍相信“吃甚么补什么”,如吃血补血、吃肺补肺、吃脑补脑。其实其实不正确,由于吃进任何食物都要经过消化,分解成基本的化学成分才被吸收。吃虎骨酒和牦牛骨髓不能“强筋壮骨”,牛鞭、鹿鞭和狗鞭等动物的阴茎(有时包括睾丸)和海狗肾(海豹的睾丸),都不能“补肾壮阳”治疗阳痿。阳痿的原因很多,雄甾酮杯水车薪,更不用说主要是结缔组织的阴茎。虽然对动物药材进行过大量研究,但是没有发现其中所含的成分足以支持其入药的信仰。只有甲状腺(甲状腺素)和肝脏(维生素B12)等曾被用作药品,不过这些成份已由工业化生产,制剂精纯,运用安全方便,疗效更好。龙骨(哺乳动物的骨骼化石)和牡蛎壳虽然都含有钙,但吸收极差,远不如钙盐制剂,“龙骨、牡蛎壮骨”没有证据。动物血液所含的铁虽然可以利用,但无法与硫酸亚铁等的医治效率相比。

古人相信形状拟人或其内脏的植物,具有治疗相似器官疾患或滋补的用处,这类观念称为药效形象(signature),例如人参。过去“上海的报纸充斥着‘肺形草’的广告,被宣传为治肺结核的良药”。动物药中也有类似的信念。鲁迅的父亲生病,“水肿逐日厉害”,用过“一种特别的丸药:败鼓皮丸”,因为“水肿一名鼓胀,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伏他。“有些中国药物完全来自文字游戏或怪诞的联想:蟾蜍皮肤有皱折,所以用来医治皮肤病;一种生长在山涧里的田鸡,由于涧深水寒,就被认为对身体具有‘清凉’作用。”“中国人的这种思惟方式有蛮荒初民思惟特性的残遗。由于不受科学方法的检验,‘直觉’有任意的空间,常近于幼稚的空想。”当今这类怪诞联想仍不减当年,如珍珠粉可以美容使女人的皮肤白嫩;蛇皮光净,因此蛇和蛇蜕用来医治各种难治性皮肤病。蜈蚣、蝎子等虫子善钻爬穿越,因此具有“攻毒散结,活血通络止痛”的作用,用来治疗心脑血管疾病。露蜂房(即黄蜂窝)可以“驱风攻毒”、“祛风止痛、祛风止痉”,治“风惊颤掉”,乃至“煎水浴身,治小儿癫痫” ,似在“蜂”与“风”音同。

参考:http://shss.sjtu.edu.cn/shc/article5/guanyu.htm

男人怎样治好早泄
肛周尖锐湿疣如何治疗能彻底痊愈
治生殖器包疹的医院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