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清朝御史钱沣每根骨头都是铁打的

2019-05-18 04:08:18

清代御史钱沣在历史上留有清名,他的人品一直为人称道,他的书画也自成高格,如果按“字如其人、画如其人”的标准来看,在钱沣身上,人生气度、字画风格都清逸高标,其立德、立功、立言,人品、官品、艺品,都达到很高的境界,堪为后人楷模。

在乾隆朝,云南出了一个令天下瞩目的人物,人称瘦马御史。别看瘦,但却精神抖擞,每根骨头都是铁打的,他就是钱沣。

钱沣,号南园,生于乾隆五年(公元1740),卒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是有清一代名满天下的清官和书画大家。他出生在一个寒素的银匠家庭,母亲腹有诗书,对自幼聪慧过人又懂事较早的他寄与厚望。但由于贫困无钱买书,母亲便用古圣先贤“树枝为笔,河沙为纸,窗外偷听念书”的故事激励他,使他立志发奋直追古人。没有钱,他就上山多砍柴来多积几文铜板。没有书,他就从惜字炉旁的残篇断简中捡出一些较完整的,熟读深思。他的努力终究得到了回报,在乾隆三十六年得中进士,并授翰林院检讨,从此步入仕途,先后任职通政司副使,提督湖南学政、江南道监察御史、通政司参议加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钱沣为人刚直不阿,为官清正廉洁,《清史稿》中赞他“以直声震海外”。

铁骨铮铮 一心为国

钱沣从小养成不媚世俗、不阿权贵、不畏豪强的品格。二十余年的为官生涯,矢志为国为民,从未有过任何动摇。特别是身为御史后,更是置毁誉得失祸福死生于不顾,敢为他人所不

[6][7]

敢为,言他人所不敢言。使得贪枉之徒无不心惊肉跳,惶惶不可终日。

恰恰有的官员不甚了解钱沣的个性,自以为位尊权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不会有哪一个不识相的不买账。浦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以巡抚的身份到湖南任职,一到任,先大办寿诞贺典,以此与官员们联络感情,同时也检验一下谁最“忠于”他,趁机大发其财。当时湖南正发生着多年不遇的大旱灾,灾情日甚一日,每个有良知的官员无不忧心如焚。可是攀附之辈争相拜见,谄媚之徒蜂拥献礼。钱沣作为湖南学政,不得不应邀随些人情。对这些事情,真是难为他了,一是他实在拿不出什么值钱的寿礼来,2是他从内心鄙视和愤怒这类卑劣之风。思来想去,他决定礼要送,但是,也要把自己的态度明确地亮出来。最后,他送上了一对烛炬和几斤莲藕,作为贺寿的礼品。每一个明眼人看了都十分清楚,这不是一般的寿礼,而是有着很深的寓意:“直”和“节”是士人的高标,希望新任的巡抚大人成为一个这样的好官,同时也间接表达了对巡抚的不满和批评。浦霖对钱沣的贺寿很不满意,但是,他又害怕这位刚正的学政参他一本,只得退回所有的贺礼,停办了这次寿庆。钱沣的表现让很多委曲求全的官员从内心赞许不已。

如果说,这只是钱沣为官生涯中一个寻常插曲的话,那他一生引以为傲的亮点就是敢于与权臣和珅叫板。

乾隆一朝,最为受宠的就是权臣和珅了。满朝文武有几个不对他噤若寒蝉?可是钱沣就不买他的账,不但不买账,还屡次谢绝他的笼络,乃至当面痛斥他。山东巡抚国泰是和珅的死党,又是皇亲国戚,为人夙来骄横无礼,横行霸道,为官后更是贪纵刻薄,为所欲为。钱沣决心以一个6品监察御史的身份和胆略,将这个贪官扳倒,打狗震主。他决然上书乾隆帝,参奏弹劾山东巡抚国泰、布政使于易简“贪纵营私”、“纵情索贿”,“吏治败坏”、“仓库亏空”等行为。钱沣深知,依清朝当时的法律,参奏重臣,有可能触怒龙颜,反被治罪。因此,递上奏疏,钱沣即回府整装,做好随时被发落的准备。不料乾隆帝亲自召见,详细问他所奏情况,并立即命和珅为首,刘墉、钱沣协同,共赴山东,查办国泰一案。

钱沣事先得知和珅将派人去山东,便提早派手下于半路等候,暗中记下这人的长相。后来,就在钱沣等人快到济南时,又见和珅所派之人完成任务往北京赶,钱沣

[6][7]

当即下令抓住这人,并从其身上搜出了国泰给和珅的回信。国、于2人准备借银填库、蒙混过关的秘密顿时一清二楚。钱沣当行将此信以快马奏报乾隆帝。和珅信息挺灵,感觉事情不好摆平,想要收买钱沣,但是遭到视操守如生命的钱沣直言拒绝。当和珅、刘墉和钱沣等人来到历城县时,该县事先已知朝廷派来了钦差,便早早地做好了准备。和珅知道帑银已补齐,便令抽查数十封,查得数目并无短缺后,就轻描淡写地想收兵撤退。但钱沣却敏锐地发现了破绽和漏洞,不同意就这样草草回京,提出封存府库、完全清查的意见。和珅心里有鬼,不敢固执己见,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表示同意。钱沣便命令贴上封条,次日继续查检。当他们将所有的库银逐包拆开后,问题马上就出来了,银子成色不一致,这不符合统一的库银标准,倒像商人的私银。钱沣贴出告示于各大街上,要求商人在规定期限内自行领取属于自己的银两,否则罚没充库。商人们闻知,争先恐后地前来取银,银库顷刻一空。结果查出银库亏空4万两;接着又盘查粮仓,结果缺少3万余石,复查各县的结果也都差不多,库库皆亏,全省共亏空200多万两白银。至此,山东的问题水落石出。乾隆大怒,令国泰、于易简两人服法自尽。钱沣大获全胜,朝野震动。

在封建独裁时期,朝廷对言路一直控制很严,言官们本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角色,稍有不慎,就会因言获罪,被安上妄参大臣罪名。因此,言官们常常为了自保,对大臣们的出圈行动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恐遭到打击报复而惹祸上身。这次钱沣的惊世之举,无异于铤而走险,虎口拔牙,他的胜利,令其声名鹊起,好评如潮。

国泰倒台后,和珅对钱沣怀恨在心,处处刁难、掣肘、压抑钱沣,故意安排许多棘手的案件给他查,让他早出晚归没完没了地办差,使其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对此,钱沣不屑一顾,坚持原则绝不畏缩,于乾隆五十九年,他再上1本《请复军机旧规书》,直接参劾和珅身为军机大臣,不到军机处办公,却偏偏坐在值班官员的休息室内办公。当时除了军机大臣阿桂以外,其他军机大臣都学和珅的做法,各自找地方办公,这类做法违背常情,多有营私舞弊之嫌。乾隆帝接到参状后,马上任命钱沣兼任“军机处稽查”1职。

公元1795年,正值56岁壮年的钱沣,因过度疲劳而一病不起,几个月后就驾鹤西去了。他的儿子在整理其父诗稿时,在其枕下发现一份多达数千言的参奏和珅的草稿,详细列举和珅犯有的20余条大罪,这些罪状无论哪一条都能够将和珅送上断头台,遗憾的是这份奏稿在他生前没能送到乾隆手上。他死后,朝中不少人觉得惋惜。但聊

[6][7]

以告慰其英魂的是,他罗列的和坤这诸多劣迹和罪行,恰成为后来嘉庆皇帝处死和坤的有力依据。

坚持原则 一清如水

钱沣一生,极其清廉,极为节俭,甚至都到了不可思议的贫困状态,是一个可与海瑞、汤斌等齐名的清正好官。

钱沣在翰林院上班,一干就是十来年。由于薪水微薄,钱沣无力将家迁至京城,一直过着居无定所寄人篱下的漂泊生活,或留宿故乡会馆,或客居朋友、学生家,浮云柳絮,处处为家。所幸还有看不完的书来陪伴他,还有那么多抒情言志的诗文要他来作,还有他爱之惜之生死与之的书画让他沉醉其中。他生活俭朴,不慕虚荣,粗布衣衫,粗茶淡饭,安之若素,怡然欣然。遇有客人来访,不论贵贱,一律家常便饭,然后是敞开心扉,神采飞扬,诗词字画,作长夜谈,士子同乡都喜欢和他同享精神盛宴。他从未像他人那样高头大马、华丽车饰、前呼后拥、官派十足地招摇过市。平时上班出行,只是徒步而已。后来在友人的一再鼓动下,才买了匹骡子当坐骑,而且骡子还是瞎了一只眼睛的。遇到躲不开的宴请,他就有意不吃桌上的美味佳肴,唯恐吃馋了,以后不习惯俭素的生活,这类律己自节,简直到了刻薄的程度。他这样说,我出身寒门,少年辛苦如在目前,现在为官吃了俸禄,那都是皇恩,是民脂民膏。为官应清廉,不可搜刮骚扰百姓,如果专在车、马、衣服、童仆婢女、府第宅门等事情上用心、攀比,又怎样可能做到奉公守法清正廉洁呢?

钱沣虽没有钱,但却不爱钱,从不随意接受别人特别是权贵的馈赠和恩惠,更不接受贿赂。在他与和珅、刘墉等人一同前往山东办案的过程中,和珅见他穿得破旧单薄,就关心地拿出新衣服请他换上,以笼络和拉拢他,结果被钱沣一口拒绝。

[6][7]

在这之前,他突然来到一个好友家中,开口便说:“你借我十吊钱,我有急用。”朋友1愣,这区区小钱,一个堂堂御史居然向他张口,一定非比寻常。立即痛快地答应了,钱沣告知他:“这笔钱将来我儿子会代我还给你的。”

后来,他的好友知道了他借钱的原因,原来,他是准备万一参奏国泰、于易简失败,就要面临被发配边疆的恶运,这是准备在路上用的。他的好友欷歔不已,要是真到了那一步,长路漫漫,就凭这点钱也不够用啊!这哪像一个朝廷高官的生活啊!

钱沣说:“我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吃点牛肉,有这些钱在身上,已足够我在路上吃的了。”

钱沣任湖南学政时,要到各县视察,按当时的规矩,学子们都要上门拜见,以表示本地学子对学政远道而来的欢迎、慰问和敬意,这被称为“棚规”。钱沣对此官场规矩深恶痛绝,一概不受。钱沣吹来的这股清新之气,令湖南各界惊喜非常,心悦诚服地传诵着“钱沣来了不要钱”的民谣。

乾隆五十八年,钱沣在昆明任职期满要回京复职,窘迫得连路费都没有凑够,当地官员打算赠他路费,却被他婉言谢绝,最后他向几家亲戚借钱上路,才回到北京。父母去世时,钱沣宁愿典当家产甚至去借高利贷,也不收取任何人的任何馈赠。

虽然他清贫得入不敷出,但他看重乡情乡谊,对本已十分微薄的薪俸还舍得拿出一部分去维修云南会馆,资助贫苦的同乡和学生。同乡同寅戴斯琯病逝,家里贫穷无力送葬,钱沣就出面在同乡中募集白银400两,为他办理丧事和赡养老母、幼子。

[6][7]

风骨峭拔 字画大家

钱沣的人品和政声,世之高标,他的书法和绘画也卓尔不群。

钱沣是清朝享有盛誉的书法大家。他的书法,笔力雄劲,气势开阔,布局紧密,端穆整肃,有凛然不犯之气。以颜真卿为本,参以欧阳询、褚遂良、王羲之、王献之、钟绍京、米芾的笔法,行笔颇为沉着痛快,亦有八面出锋之势,苍劲雄健,峻拔多姿。小楷刚健婀娜;大楷笔力遒劲,力透纸背;行书、草书风神独绝,别具一格,自成一家。后之学颜者,常常以他为宗,如清末何绍基、翁同龢、近代谭延闽、谭泽闽兄弟等都是学钱沣而卓然成家者。

钱沣书法能有如此成绩,与其人品气质是密不可分的。他为人正直,疾恶如仇,刚正不阿,勇于斗争,与颜真卿颇为相似,因此,他于书法先贤中景仰颜真卿、独尊颜真卿且毕生不变。其楷书代表作有《枯树赋》、《冒雨寻菊序》、《守株图诗》、《端阳竞渡序》,行书代表作有《桂花厅记》等。

钱沣还是个成就很高的画家。他的画以画马为主,尤喜画瘦马,他笔下的瘦马形象,风鬃雾鬣,筋骨显露,苍浑有力,神姿逼人。时人争相收藏,以至洛阳纸贵。因其官拜江南督察御史,所以人又称他为“瘦马御史”。当人们问他为何这样画马时,他回答说:“人都吃不饱,马焉能不瘦。”其实,内行人一看便知,这哪里是马,分明就是他人格追求的一种宣示和表露。他还专门写过咏叹瘦马的诗:“蹴踢边沙岁月深,骨毛消瘦雪霜侵。严城一夜西风疾,犹向苍茫倾壮心。”淋漓尽致地写出了钱沣骨子里崇尚的那种刚正和直节的“瘦马精神”。

[6][7]

钱沣不单书画出类拔萃,诗文对联也有极高成绩。其诗文苍郁劲厚得古意,其身后著作有《钱南园遗集》、《南园诗存》、《南园文存》等传世。书联,结构严谨而刚劲清润,如著名的西山华亭寺弥勒佛对联:“青山之高,绿水之长,岂必佛方开口笑;徐行不困,稳地不跌,无妨人自纵心游”;筇竹寺华严阁联:“已作真金,讵复成矿;是惟狮子,乃解逐人”,都是珍品。

钱沣的立德、立功、立言,人品、官品、艺品,都达到很高的境界,被后人无比崇敬地誉为“滇中第一完人”。

责任编辑: 林杏子

[6][7]

癫痫最新治疗方法有哪些
佳木斯最好的男科医院
沈阳最好的妇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